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葦月】預料之外 上

*跟 @尊田系 聯動搞出來的小小合作

*兩個人的風格差好多,光是要勉強統合就好難

*尊田覺得我寫得有像他,可是我覺得差很多,歡迎大家看完評論評論

* @Kamino Hana 花花花花花美西時間生日快樂!

*明年也要好好活著不可以死掉喔(´・ω・`)




  「月島的話、」難得的訓練間隙,赤葦坐在月島身旁,隨手放下用在擦汗的毛巾,平淡無奇地問道。「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唔、」月島愣了愣,對於赤葦前輩的詢問他向來不會太輕視,於是認認真真思索了片刻。「想不出。」

  「想不出?」赤葦的眼睛一閃,悄無聲息地落在了若有所思的後輩身上。

  「嗯。」月島點點頭。「赤葦さん,如果說回到幾年前,你會想到如今的你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嗎?」

  赤葦沒有回話。

  「我是絕對料想不到的。」月島更加用力地抱緊膝蓋,這讓他看起來像一個彆扭而又固執的圓。「前途怎麼能料想到呢,對比賽的熱情也好、對王者大人和小不點的不服輸也好,還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他說著,用餘光看了一眼赤葦,同他偷偷看著自己的眼神對了個正著。仿佛他早就知道赤葦的小動作,正如赤葦一直以來都知道他這敏感後輩的小心思。

  「你看、赤葦さん,一個高中生涯,才剛剛過去一年,我才堪堪抵達高中二年級的水準,生活就多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東西,你讓我去規劃以後——」他對著赤葦露出了一個輕車熟路的乖僻笑容來。「太難啦、赤葦前輩。」

  「有些東西,太難去預測了。」


  有些東西、太難去預測了。就這點來說、比他小一歲的月島能看清,更別提能駕馭前主將的梟谷二傳手了。

  你能預料到球的路線、對手的意圖,再往過分點說——能預料到木兔前輩犯病的前兆,曾經二年級、也就是第一次遇見月島螢的那一刻的赤葦京治,絕對想不到三年級的自己會對他的後輩產生這樣逾矩的情愫。

  說不上丟人,只是容易帶給別人麻煩。他們離得太遠,僅有的交流只是排球,平常只有合宿的機會有空說說話,再匆匆忙忙回到各自的隊伍裡訓練。

  他裝作若無其事地同月島交談、若無其事地同他在某些程度上達成了默契,若無其事地在給他抵過毛巾時擦碰到他的手、若無其事地感受到了他的敏感。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正如月島也都知道一樣。

  和平年代,年輕人的愛戀純粹而又潔白,沒有刻骨銘心,更談不上轟轟烈烈。他和月島是這樣冷靜的兩個人,理智到令人害怕,將那份呼之欲出的情感牢牢壓在胸口,堪堪被他們壓在了名為「好感」的刻度線以下。

  那年赤葦京治十八歲,他覺得他或許還不夠格。

  不夠格去擁抱自己喜歡的人。


  有些東西,太難去預測了。

  正如同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會喜歡上一個人,就如同你不知道自己會同他的命運會有多坎坷。

  越是理智的人,就越不會去期待未來。太難了、也太容易讓人失望了。


  赤葦想著,於是沖著側頭看向自己的月島微微一笑。

  「你說的對,月島。」他說著,心中仿佛有一塊石頭落了地,轟隆一下,將他的胸口砸得稀巴爛。「是我唐突了,問了你這麼一個沒頭沒腦的問題。」

  月島靜靜地看著他,藏在鏡片下的雙眼,是驚人的淡漠。

  然後他轉回頭,重新將自己的腦袋擱在了大腿上。那是一個自我保護的姿態。

  其實他想要的不是這個回答。月島心裡暗自想到。他希望赤葦さん能對他說——

  「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東京強化合宿了吧,當然不是梟谷和烏野,」赤葦這樣波瀾不驚地說道。「是我、和你。」

  「畢竟我快畢業啦——」

  說完,他雙手撐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們一個坐著,一個站著,誰也沒有抬頭看誰。月島知道那是一個告別的姿態。

  他一直以來都是個聰明的後輩。所以他一下就知道赤葦的意圖了。

  「再見。」

  赤葦說道。


  「保重。」



  而後全國大賽落下帷幕。

  三年級畢業。月島再也沒有聯繫過赤葦。

  那一句保重仿佛是赤葦最後送給月島的一句強有力的守護神,載著之後月島順暢的人生,就這麼昂首踏步一路向前。

  只是在那人生裡,少了一個月島憧憬的赤葦京治。

END




耶。

下一棒有請尊田選手:【苇月】预料之外 下

评论(8)
热度(4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