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三館組】Another Story

*2017年月曆企劃時給作者們的小禮物

*有依照參與作者的CP傾向在相應月份放了一點暗示

*建議可以搭配月曆的圖看

*什麼你沒買月曆?可以拉到文末看看目前還有的管道




▼二月

 

  大衣口袋傳來輕微的震動。

  赤葦掏出手機一看,發現LINE上有一則新的訊息:「謝謝前輩推薦的書,很有用。」

  露出淺淺的笑,赤葦脫下手套,在螢幕上快速動著手指回覆:「你推薦的專輯也很好聽,謝啦。」

  沒過多久,對面便傳來新的訊息:「不會,有需要的話我還有很多口袋名單。」

  「這樣啊。」想了想,赤葦才敲下新的句子:「那、」

  「咦?赤葦你在跟ツッキー傳訊息嗎?」

  結果卻被突然湊過來的木兔打斷了。

  「什麼!赤葦你居然有ツッキー的LINE?你這傢伙什麼時候出手的?」

  還有跟著木兔一起冒出來的黑尾。

  「暑期合宿的時候就要到了。」

  「真的假的!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耶!」

  「黑尾超弱哈哈哈!給你看我也有喔!」

  「可惡!居然連木兔都有……」

  似乎因為赤葦的訊息斷在奇怪的地方還遲遲沒有下文,月島等了一陣子之後,又傳來了新的訊息:「赤葦さん?」

  還附帶一隻歪著頭的貓頭鷹貼圖。

  「欸、ツッキー居然會用這種貼圖……我按!」

  「等、黑尾さん!」

  搶在赤葦回傳訊息之前,黑尾一個伸手戳下了通話的按鍵,沒幾秒對方便接了起來。

  「赤葦さん?」

  久違的月島的聲音從話筒另一邊傳來,而這回換木兔眼明手快地點了視訊鍵。

  「嘿嘿嘿!ツッキー!」

  「ツッキー晚安!」

  「木兔さん跟黑尾さん?」

  看著分別拿著肉包跟熱飲揮手的前輩們,月島皺起了眉頭,困惑地看向赤葦。但赤葦也只能聳了聳肩,回給他一個無奈的表情。

  「什麼!月島你跟梟谷還有音駒的隊長居然會私下聯絡嗎!」

  橘黃色的腦袋擠開月島出現在手機畫面中,日向興奮地對他們揮了揮手。

  「是視訊電話!好酷!啊、前輩們晚上好!」

  「什麼什麼?黑尾さん你們在跟ツッキー和日向視訊嗎?嗨!兩個人都好久不見!」

  剛從便利商店踏出來的灰羽在看到幾個前輩的舉動之後,也跟著大聲朝手機喊。

  「……真吵啊你們兩個。」

  不悅地搶回自己的手機,月島淡淡地說了句沒事的話我就先掛了,對著赤葦微微點了點頭,手機畫面便退回了普通的聊天視窗。

  「咦?掛掉了?我才說一句話而已耶!」

  「嘖嘖,ツッキー還是這麼冷淡。」

  「是前輩們太纏人的關係吧。」

  「才沒那回事!」

 

 



 

▼三月

 

  「到底為何要一群人特地跑來賞櫻……」

  月島嘆了一口氣。

  「人多熱鬧嘛,這不也是挺好的嗎?」

  雙手負在腦後,黑尾笑嘻嘻地說。

  「咦?ツッキー你沒有跟大家一起賞櫻過嗎?」

  灰羽則是在聽了月島的話之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不是這樣……算了。」

  三人繞過櫻花樹下一攤又一攤的坐著的人群,繼續尋找適合的空地。

  「說起來,ツッキー沒帶眼鏡的樣子,還是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新奇!」

  走著走著,灰羽突然回過頭對著月島說。

  「還不都是因為你的錯。」

  結果卻換來月島一個鄙視的眼神。

  前幾天灰羽一個不小心壓壞了月島的眼鏡,拿去送修要一週才會好。但近視度數高的月島不可能裸視生活,所以最近都會戴著日拋隱形眼鏡,臨時先替代一下。

  「所以說我已經道過歉了嘛!」

  「好啦好啦,都別吵了。」

  連忙跳出來打圓場,黑尾同時也往月島瞥了一眼,開口詢問。

  「隱形眼鏡還習慣嗎?」

  「差不多習慣了。」

  眨了眨眼,月島現在已經不會像剛用的那陣子,動不動就想伸手去揉了。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眼鏡。」

  月島話語剛落,灰羽就從另一旁探出頭。

  「畢竟眼睛才是本體嗎?」

  「啊?」

  「嗚啊你沒戴眼鏡皺眉超可怕的。」

  「ツッキー的表情好像要去殺人一樣。」

  「的確是蠻想的。」

  「黑尾さん節哀,我會記得你的。」

  回過頭去,灰羽憐憫地看著黑尾。

  「等等,怎麼看被殺的都會是你吧?」

  黑尾搧了搧手,表示這才不關我的事。

  「欸?為什麼?」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傻?」

  「爭什麼,要殺當然是兩個人都殺啊。」

  月島不以為然地哼哼,笑容背後的黑色氣場,讓兩人想無視都難。黑尾跟灰羽一個對視,瞬間轉了話題。

  「啊,利耶夫,你看前面那塊空地怎麼樣?」

  「我覺得很好!這樣只要等日向他們買完東西回來就可以開始賞花了!」

  看著三兩下就溜走的兩人,月島又嘆了一口氣,但最終還是認命地跟了上去。

  畢竟不管怎麼說,都已經到這裡來了,不賞個花也未免太浪費了。

 

 




▼四月

 

  「黑色比較好看!」

  「灰色才比較帥!」

  在某間小學門口,黑尾跟木兔正互相爭論著。

  其實他們本來並不認識,會吵起來只是因為黑尾偶然經過木兔身邊時,偷偷笑了聲「居然有人穿灰色的西裝」,恰巧被耳力好的木兔聽見,大聲回了一句「灰色超帥的好嗎!」,然後兩人就當場吵了起來。

  「胡說!黑色是大人的顏色,比灰色帥多了!」

  「才不!黑色那麼常見,灰色比較特別比較帥!」

  兩人氣喘吁吁地對視著,氣勢上誰也不讓誰。也許是明白在這麼下去也不會有結論,兩人又同時轉過頭,抓住了另一個路過的黑髮男孩,湊近他面前問道。

  「「你覺得哪個顏色比較帥?」」

  男孩有些驚嚇地看著突然抓住他的兩人,然後眨了眨墨綠色的眼睛,不是很確定地回答。

  「呃、白色?」

  男孩完全不同的回答讓兩人發出苦惱的呻吟,但黑尾跟木兔接著注意到黑髮男孩的身旁,還有一個看起來年齡再小一些的金髮男孩。兩人就像抓到新的獵物一樣,又往金髮男孩湊了過去。

  「那你覺得呢?」

  「哪個顏色比較帥?」

  「我、我……」

  陌生人突然靠近,而且一次還是兩個,金髮男孩不知所措地支吾著,接著小嘴馬上扁了起來,雙眼也變得有些通紅,似乎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我找不到媽媽……」

  看見好不容易哄安靜的月島又快哭了,赤葦不悅地瞪了一眼莫名其妙攔住他們的兩人,馬上又柔聲安慰起月島。

  「沒事的,一定很快就會找到了。」

  沒想到只是搭個話就把對方弄哭了,黑尾跟木兔也跟著手忙腳亂地安撫起月島。

  「就、就是說啊!我也一起找!」

  「我也是!所以不要哭哭!」

  「我才沒有哭……」

  反射性地反駁了木兔的話,月島用袖口擦了擦眼睛,重新牽起赤葦伸過來的手。赤葦抬起另一隻空著的手揉了揉月島的頭髮,跟上已經蹦蹦跳跳跑到路上,作勢在找人的黑尾和木兔的腳步。

  最後,在四個人合力之下,不久後便成功地找到了月島的家人。

  月島似乎是從外縣市到東京來玩,卻不小心迷路了的樣子。赤葦反而是土生土長的東京人,只是偶然發現蹲在路邊小聲哭泣的月島,就帶著他在附近到處晃找人,結果恰巧遇上了黑尾跟木兔。

  月島媽媽對黑尾等人道完謝之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提案。

  「機會難得,不如大家拍個照吧?」

  在黑尾和木兔的小學門口拍完合照,四個小孩便各自回家去了。

  黑尾邊走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總覺得自己似乎忘了什麼。

  「啊,忘記問大家的名字了。」

  黑尾恍然大悟。

  「不過大概也不會再見面了吧。」

  黑尾自言自語著,也沒把這件事特別放在心上,就這麼走進自家大門。

  當時的他還不知道,在十幾年後的暑假,他們四個人居然真的重新相遇。

  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五月

 

  「呃……請問這是要做什麼?」

  還特意轉頭確認自己確實坐在普通的速食店裡,月島看著桌上一大堆的手工藝材料,深深地、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什麼!ツッキー你居然不知道這個嗎?」

  停下手邊的動作,木兔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知道是知道,但——」

  「就是說啊,你想想今天是幾號?」

  搭上月島的肩膀,黑尾搖了搖手指問。

  「我知道是五月五日——」

  「那就對啦!」

  「就是這樣!」

  月島眼神死地看著眼前兩個理所當然似地三年級前輩,覺得正常人該有的常識在此刻毫無用武之地。

  「月島。」

  坐在月島正對面的赤葦一臉嚴肅地叫了他,讓月島也跟著危坐正襟了起來,等著赤葦發表什麼對於現下情況的高見。

  赤葦端起飲料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嚨,然後語重心長地說。

  「認真就輸了。」

  月島瞬間覺得期待對方會說出什麼道裡的自己根本是個笨蛋。或者說,在這幾個人毫無異常地跑去材料行買了一大袋東西時,自己就該發現有哪裡不對勁了。

  自顧自地吃著速食店的餐點,月島冷眼看著和樂融融做著手工藝的三個前輩。大概是本來就沒打算做得太精巧的緣故,成品很快就有了雛形。至少已經能看得出來,那是一大串鯉魚旗。

  看著看著,月島突然發現了某個細節。

  「唔,原來木兔さん是獨子啊。」

  月島不是很意外地說著,畢竟木兔在他心中就是個任性的獨生子。

  「至少沒有其他兄弟吧。」

  「欸?ツッキー你怎麼知道!好厲害!」

  木兔瞪大了眼睛,臉上的驚訝彷彿寫著「你是超能力者嗎?!」一般,只差沒有說出口了。

  「因為藍色的子鯉只有一隻,代表家裡的男生只有一個不是嗎?」

  「欸?可是這不是我家要掛的啊?」

  「咦?」

  不是木兔さん要掛,那會是……?

  「這個啊。」

  看穿了月島的困惑,一旁的黑尾慢悠悠地說著。

  「是木兔說要做來送給ツッキー你的喔。」

  被陰了!

  月島瞬間想起身逃跑,卻被早有防備的黑尾壓回座位。

  「月島,前輩的好意不可以拒絕喔。」

  而對面的赤葦也跟著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看起來就是也曾經被荼毒過。

  「放心吧ツッキー!我會幫你扛到車站去的!」

  只有木兔還是一副「這東西很棒吧很棒吧!」的樣子。

  面對三個前輩的威壓,月島最後還是毫無招架之力地敗下陣來,帶著長長的鯉魚旗回家去了。

  已經放棄溝通的他,也忘記跟前輩們說他其實還有一個哥哥了。

 

 

 

 

 

 ▼六月

 

  「你們覺得今年的冠軍會是哪國啊?」

  抬起頭,黑尾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問著。

  月島跟赤葦稍微沉吟了一會,分別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巴西吧。」

  「或是義大利吧。」

  「你們倒是多支持一下日本啊喂。」

  結果卻被一旁聽著的木兔吐槽了。

  「因為黑尾さん問的是『覺得』而不是『希望』啊。」

  赤葦聳了聳肩,指出了問題點,然後順手抓了一包瓜子扔進黑尾拿著的購物籃。

  「話說回來,木兔さん今年居然還是沒入選代表隊呢。」

  將手中的奶酪放回冷藏櫃中,月島隨口說著。

  「因為突然狀態不好,又是在複選被刷掉了呢。」

  盡責地回覆著,赤葦又拿了一包花生米小魚乾。

  「赤葦我不是叫你別提了嗎!」

  抓起赤葦的肩膀前後搖晃,木兔哭喪著臉叫著。

  「我明年一定會進去的啦!」

  「是是是。」

  接在赤葦敷衍的回答之後,走在最前頭的黑尾轉頭向其他三人問道。

  「你們飲料要喝什麼?」

  「可樂!」

  「啤酒。」

  「我就不用了,上次買的草莓牛奶還有剩。」

  「搞定。」

  依序將可樂跟啤酒放進購物籃中,黑尾看了看籃子裡的東西,嘖嘖地碎嘴了起來。

  「是說赤葦你又喝酒了,剛剛拿的這些也都是下酒的零食吧?這樣不行啊,才大學生就這樣糜爛。」

  「哦?那你為何要拿那麼多罐?」

  挑起一邊眉毛,赤葦指著黑尾手上並非一人份量的酒瓶。

  「唉我不一樣啊,我明年就是社會人了,當然要學著喝一下酒……」

  裝得一副老成的樣子,黑尾繼續叨叨絮絮地說著。

  而另一頭的心智低齡組,則是在零食區前面討論了起來。

  「ツッキー你要吃薯條還是洋芋片?」

  木兔一手拿著一包油炸食品,對著月島詢問。

  「我要Pocky,謝謝。」

  半點猶豫都沒有,月島直接拿起了另一盒巧克力餅乾。

  「那就都買吧。」

  滿意地點了點頭,木兔大聲叫著遠處的黑尾。

  「黑尾!該結帳囉!」

  「等等為何是我結帳啊!」

  聽見木兔的話,黑尾馬上放棄跟赤葦唬爛,回過頭吼了回去。

  「因為是前輩?」

  「因為是前輩加一?」

  「因為你拿著購物籃?」

  「你們幾個夠了喔!」

 

 

 

 


▼七月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赤葦盤著腿坐在游泳池邊,看著眼前亂舞的水花想著。

  雖然並不是料想不到的結果。

 

  在游泳池正中,拿著水管的黑尾湊近了正努力刷著地的月島。

  「嘿——ツッキー你打掃得真認真。」

  明明是打掃同樣的區域,但黑尾看起來就是一副輕鬆自在,像是在偷懶的樣子。

  「是黑尾さん太混了吧。」

  月島皺著眉,毫不客氣地反駁著。

  「哦呀,你竟敢說我混?」

  斂起笑容,黑尾瞇起眼睛,看起來就像是生氣了一樣。但那也只維持了一瞬,把月島唬住的一瞬,黑尾馬上舉起手中的水管,壓緊管口讓水壓上升,接著朝月島噴了過去。

  「什、黑尾さん住手!」

  「這可是打掃游泳池喔,怎麼可以不把衣服弄濕呢。」

  「哈哈哈月島你渾身都濕透了呢!」

  看到月島難得狼狽的樣子,一旁的日向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可惡……」

  不爽黑尾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月島放開手中的刷子,蹲下舀起池中開始累積的水,朝黑尾的方向潑了過去。

  「哦、哦!小不點快來幫我!」

  黑尾一邊躲著月島的攻擊,一邊還煽動著日向。

  「是!月島看招!」

  而日向也真的聽話地舉起另一條水管,將水柱往月島身上沖去。

  「等、日向你這個白癡!」

  「什麼!打水仗嗎!」

  原本在另一頭的木兔,發現三人已經放棄掃除開始打鬧,也跟著興奮地跑了過來。

  「嘿嘿嘿!我也要加入!」

  「那木兔你就跟月島一隊吧,嘿!」

  語畢,黑尾手中的水管馬上轉移目標,將木兔也噴得一身濕。

  「啊啊!黑尾犯規啦!」

  木兔叫著,也學著月島直接用手撈起腳邊的水,朝敵對的兩人潑去。

  「看我的!」

 

  「啊哈哈!看起來好像很有趣!」

  剛將掃把歸位的灰羽一回來,就看見眼前像是打水仗一般的場景,立刻也說著想要加入。

  「正好,利耶夫你來我們這隊吧!」

  「哦!跟利耶夫同一隊!」

  「什麼!那赤葦來我們這隊!」

  「可以不要再增加混亂了嗎……」

  看著眼前混亂成一片,完全把原本的目的棄之不顧的一群人,赤葦也只是無奈地笑了笑,接著便站起身轉了轉手腳關節,跟著灰羽一起從一旁的梯子爬下到游泳池底。

  嘛,偶爾這樣好像也不錯。

 

 

 

 

 

▼八月

 

  「好熱。」

  快要整個人攤到地上,黑尾有氣無力地抱怨著。

  「好熱喔。」

  同樣看起來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木兔嚼著剛剛喝冷茶時一起吃進嘴裡的冰塊。

  現在正值放暑假。

  顧名思義,學校沒課,就算還有排球隊的訓練,也不可能整天都要出門。無所事事的學生三人組,在早上的訓練結束、也在外頭順便吃過午餐之後,不知為何聚集在赤葦家中,軟爛地倒在地上抱怨著。

  雖然主要都是黑尾跟木兔在說。

  「真的是超熱的。」

  「真的是超超熱的。」

  「真的是超超超熱的。」

  「真的是超超超超熱——」

  「兩位前輩可以不要再說了嗎?會越說越熱的。」

  終於受不了地打斷兩人的連環沒營養發言,赤葦只覺得酷暑再加上身旁接連的抱怨,讓腦袋更加昏沉了起來。

  「可是真的很熱啊。」

  木兔委屈的說著,邊說還邊看向了房間牆上的冷氣機。

  「為什麼夏天的電費這麼貴啊?」

  視線跟木兔同樣定在冷氣機上,黑尾臉上的表情就像是看著肉、流著口水的狗一樣。

  「不准開。」

  赤葦短短一句話就打斷了兩人的期望。

  開玩笑,這裡可是他家,開了冷氣機兩人倒是享受,但最後可是他要付錢啊!

  「赤葦你難道都不熱嗎?」

  從他們進來到現在為止,似乎都沒怎麼聽赤葦喊過熱,木兔實在有點佩服地問著。

  「當然熱,只是抱怨也沒有用吧?」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欸!黑尾你在幹嘛!」

  跟赤葦對話到一半,木兔眼角餘光瞄到黑尾似乎有了什麼動作,等到再進一步意識到對方想做什麼後,木兔直接撲向黑尾,手腳並用將黑尾整個人壓制住。

  「喂、放開!木兔你這個笨蛋!」

  黑尾掙扎著,無奈木兔實在扣得死緊,短時間內看起來似乎無法掙脫。

  「不放!你想一個人獨佔電風扇對吧!」

  木兔肯定地說出了自己的推測,因為他剛剛有想過要做同樣的事,所以在看見黑尾往電風扇過去的動作後,馬上就猜到了。

  「你放開啦!這樣變得更熱了啦!」

  「放開你就會把電風扇搶走了!才不要!」

  好吵。而且好熱。而且好吵。

  聽著兩位前輩近乎幼稚的爭吵,赤葦只覺得越來越煩躁。

  有必要為了一個電風扇搶成這樣嗎?而且這還是他家的電風扇耶。不過,如果吵成這樣的原因是電風扇,那只要把原因消除掉的話——

  在沒有人發現的地方,赤葦悄悄將手伸向了電風扇的插座。

 





▼九月

 

  「赤葦!黑尾!ツッキー!」

  木兔一如往常地用大嗓門喊著,臉上還帶著大大的笑容,像是要宣佈什麼天大的好消息一般興奮著。

  「今天是我的生日喔!」

  但面對木兔興致高昂的告白,赤葦跟黑尾兩個人的反應卻是極其平淡。

  「去年就知道了呢。」

  「前年就知道了呢。」

  「什麼啊真冷淡!」

  兩人愛理不理的態度讓木兔嘟起嘴,不滿地哼哼了幾聲。

  「反正肯定又是要我們幫你過生日吧,都幾歲的人了。」

  黑尾連頭都沒有抬,繼續收拾著地上的排球。

  「沒辦法,木兔さん就是這樣不甘寂寞的人。」

  赤葦也是專注地收著球網,一眼都沒有看向木兔。

  「你們兩個真的不損我會怎樣嗎?」

  被接連打擊,木兔哭喪著臉喊著,但馬上就又想起什麼似地恢復了精神。他雙手叉腰,狀似神氣地大聲說著。

  「聽好了,今年要慶生的不只我喔!」

  看到自己的話成功引起黑尾跟赤葦的注意,木兔更加得意了,毫不猶豫地將他偶然得知的情報對兩人分享。

  「ツッキー的生日在下禮拜!跟我只差七天而已!」

  「哦哦!這個就有必要好好慶祝一番了。」

  瞪大了眼睛,黑尾右手支起下巴,陷入了沉思。

  「月島,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不早點說呢?」

  赤葦則是更戴著滿臉的寵溺,直接地往月島的方向走去。

  「喂這個溫度差是怎麼回事!」

  木兔心都碎了,雖然他也很喜歡月島,但沒道理差別待遇成這樣吧?

  「呃、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不用特別慶祝沒關係……」

  反而是突然被點名的月島有些慌張了起來,他並沒有特地慶祝生日的習慣,更不要說是讓前輩們替他慶生了。

  「這種時候就別跟前輩客氣了。」

  「就是說啊這樣還可以順便幫木兔慶祝。」

  但赤葦跟黑尾顯然沒打算放過他,兩人一左一右搭上月島的肩膀,語氣中滿是不容分說。

  「原來我是順便的喔!」

  而再一次被打擊的木兔,則是跑去體育館角落畫圈圈了。

  「真的不用——」

  月島原本還打算繼續拒絕,但黑尾接下來說出口的話,卻讓他一瞬間噤了聲。

  「可以讓你選蛋糕的口味喔?」

  勾著月島脖子,黑尾就像是看穿了什麼一般狡黠地笑著。

  於是月島也如他所想地給出了令人滿意的答案。

  「……草莓蛋糕,謝謝。」

 

 




▼十月

 

  「這什麼啊超級壯觀……!」

  「好厲害……」

  「赤葦!這裡的衣服全部都能穿嗎?全部都可以嗎?」

  一踏進房間,黑尾、月島和木兔就因為其壯觀的規模而整個看傻了眼。

 

  那是個超級巨大的試衣間。

  比一般民宅還要大的空間裡,掛著各種形形色色、幾乎只要想得到都能找到的角色扮演服裝。而且不只是衣服本身,各式各樣的配件也都一應俱全,不要說帽子跟手套這種基本款,就連耳環跟奇怪的小道具都整齊展示著。

  「嗯,全部都可以隨便穿。」

  帶著三人進來的赤葦肯定地說著,還順便介紹了一下房間格局。

  「順帶一提,換衣間在那、化妝間在那。」

  「拿這個來搞萬聖節的裝扮也太高級了一點……」

  還在驚訝中沒有回過神,但黑尾卻已經到處亂看了起來。沒過多久,他就抓著幾樣東西朝月島走去。

  「吶,ツッキー,不覺得這個很適合你嗎?」

  黑尾手上拿著的是一件巫師袍、一根魔杖,還有一副沒有度數的圓框眼鏡。

  「什麼啊,難道我在黑尾さん眼中就是個邪惡的巫師嗎?」

  不以為然地吐槽著,月島下一秒卻因為看到了有趣的東西而露出了笑容。

  「呼呼,我也找到了適合黑尾さん的衣服了。」

  他拿下掛在衣架上成套的西裝跟披風,還有放在一旁的尖牙假牙,彎起了嘲諷的笑。

  「是吸血鬼喔,跟那串中二的血液台詞很搭吧?」

  「那串台詞才不中二!是很重要的鼓舞士氣的方式好嗎!」

 

  在另一側。

  「赤葦!有沒有很帥氣很帥氣的衣服!」

  過多的衣服看的木兔有些眼花撩亂,所以他乾脆直接問對這裡比較熟的赤葦。

  「具體來說木兔さん覺得怎樣的東西算帥氣?」

  「唔……像狼那樣?很兇很帥氣!」

  「那就戴這個吧。」

  聽完木兔的話,赤葦伸手拿下一個狼耳頭箍,直接戴到木兔頭上。

  「這個很帥氣嗎?」

  看不見自己的裝扮,木兔歪著頭向赤葦徵求意見。

  「很帥氣喔。」

  赤葦笑著,然後在心中偷偷補了句。

  而且超級可愛。

 

  四人的裝扮遊戲在發現了攝影棚之後玩得更加過火,一件試過一件,擺了各種姿勢拍了一大堆的照片。最後終於玩累之後,還穿著沒有換掉的扮演服裝,不約而同地一起倒在攝影棚的地板上睡著了。

  唯一醒著的赤葦沒有打擾陷入熟睡的三人,反而自己也躺到了他們的中間,對著無人攝影機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噓。」

 

 

 

 


▼十一月

 

  「哦哦!整片的楓葉超美!」

  看著眼前整片如烈火燃燒般橘紅的楓葉,日向忍不住發出了感嘆。

  「是吧!來這邊野餐很棒吧!」

  一旁的木兔馬上得意地笑了起來。

  「真虧木兔さん總是能找到這種隱密的景點呢。」

  點了點頭,赤葦難得這麼贊同木兔說的話。

  「對啊超厲害!」

  「其實只是慢跑的時候偶然發現的而已啦。」

  「到底為什麼會慢跑跑到這種地方來……嗯?」

  吐槽木兔到一半,赤葦突然發出一聲疑問,然後伸手往日向的頭髮探去。

  「日向,楓葉黏到你的頭髮上了。」

  「啊,真的耶。」

  看見赤葦的動作,木兔才發現真的是這麼回事,接著也跟著從日向頭髮上拿下另一片葉子。

  「這裡也有一片!幫你拿下來了!」

  「麻煩了!謝謝兩位前輩!」

  接過赤葦跟木兔取下的楓葉,日向有些好奇地正反翻著。

  「說起來,楓葉的顏色跟日向的頭髮很搭呢。」

  赤葦說著,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那片葉子。

  「對啊都是很漂亮的橘色!」

  木兔認同地點了點頭。

  「欸?啊、謝謝稱讚!」

  反倒是日向沒想過會被稱讚這種地方,有點不知道該回什麼好,但還是露出了靦腆的笑容。畢竟是被稱讚啊,他怎麼會不開心呢。

 

  「……你們不覺得他們超像出遊的一家三口嗎?」

  「同意。」

  「就連身高也很像!」

  不遠處,奉命去賣飲料但其實早就回來的黑尾、月島和灰羽三人,正躲在大樹後偷看著現況。

  「不過這樣誰是爸爸、誰是媽媽就很重要了。」

  「赤葦さん是爸爸,木兔さん是媽媽吧。」

  黑尾隨口說了一句,結果沒想到月島卻接了過去,還一本正經地做出回答。

  「嗯,我也這麼覺得。」

  一旁的灰羽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欸?不是應該反過來嗎?」

  聽著兩個後輩的回答,黑尾震驚了,這怎麼跟他認知的狀況不一樣。

  然而月島緊接著又丟下一句更勁爆的話。

  「不,木兔さん是媽媽喔,就跟黑尾さん一樣。」

  「沒錯!」

  「欸?我?欸欸欸?」

  面對兩個理所當然似地後輩,黑尾只覺得世界好像崩壞了。

 

 




▼十二月

 

  「黑尾黑尾!可以丟肉了嗎!」

  緊盯著桌上的鍋子,木兔拿著一整盤生肉片,一臉蓄勢待發的樣子。

  「還沒!跟你說幾次要等滾了才能丟,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拍掉木兔想要偷放肉片進鍋子裡的手,黑尾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可是我想吃肉……」

  揉著被拍紅的手背,木兔委屈地趴在桌上。

  「我想吃草莓蛋糕……」

  在木兔正對面,月島也用一樣的姿勢趴在桌上,但口中碎碎念的卻是不同的東西。

  「喂那邊那個!我聽到了喔!正餐沒吃不准碰甜點!」

  然後被黑尾一抬手往頭上輕輕一敲。

  「好痛!」

  不理會小孩子一樣的兩人跟勞心勞力的保母,赤葦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靜地嚼著飯糰。

  又過了一小段時間,火鍋裡的湯終於開始咕嘟咕嘟地冒泡,作為火候控制者的黑尾一個拍手,向所有人宣告。

  「好了,可以丟其他料了!」

  「呀嘿!丟肉囉!」

  木兔馬上把手上的一整盤肉,一股腦全部涮了下去。

  「我吃飽了。」

  月島則是在扒了幾口飯之後,馬上舉起手表示自己已經吃完了。

  「等等你也吃太快!」

  壓回想偷偷去冰箱拿蛋糕的月島,黑尾瞇起眼睛,一臉不信任地盯著月島。

  「確定不是為了早點吃蛋糕就隨便說說?」

  月島撇開了頭,然後黑尾就趁著月島轉頭的幾秒,又夾了一大堆菜跟肉放進月島碗中。

  回過頭來的月島一臉嫌棄地看著碗中多出來的食物,雖然看起來百般不情願,但最後還是全部吃完,第二次舉起了手。

  「我吃飽了。」

  「真的?」

  黑尾還是懷疑地看著月島。

  「嗯。」

  但這次月島沒有迴避,而是重重地點了點頭,所以黑尾也不好說什麼,就放他去廚房拿蛋糕去了。

  「好吧——喂木兔你吃太多肉了!那邊那片是我的!」

  就在黑尾忙著往月島碗裡添料的時候,木兔也正毫不客氣地橫掃鍋內的所有肉類,連帶黑尾放進去的部分都夾走了。還好黑尾一個眼明手快,伸出筷子就跟木兔搶起肉來。

  「有什麼關係!黑尾真小氣!」

  還是繼續無視眼前的爭吵,赤葦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與世無爭地吃著飯糰。

  另一旁,原本滿心期待拿了蛋糕回來的月島,趴在抱枕上看著無聊的電視,在吃了一口蛋糕後就不開心地噘起了嘴。

  「啊……這家蛋糕不好吃……」

 

 

 



▼一月

 

  「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

  看著身上整套的狗布偶裝,月島不知道是第幾次地嘆著氣。

  而且他覺得他嘆氣的次數好像不只剛剛那幾次,而是一整年都不停在嘆氣的樣子,是他的錯覺嗎?

  「因為今年是狗年啊!」

  沒有察覺到月島的困惑,日向理所當然似地說著。

  不,你根本沒有回答到為什麼是我要做的部份。

  「難不成ツッキー比較想扮成貓嗎?」

  灰羽歪了歪頭,提出了不知道關聯性在哪的問題,然後伸出手指從鼠開始,像是要確認一般將十二生肖算了一輪。

  「可是生肖裡沒有貓啊。」

  這種常識性問題還需要用算的來確認嗎?

  「對啊,可惜。」

  「才不是那個的問題……」

  跟這兩個腦迴路完全不在同一個平面上的傢伙,月島已經放棄了溝通。

  「有什麼關係,這不也很可愛嗎?」

  突然有另一道聲音從旁插入,黑尾掛著一如往常有點痞痞的笑容說著。

  「所以說為什麼黑尾さん也在這裡!」

  沒錯!這才是他最不解的一點!為什麼這個無關人士會出現在這裡!

  「探班?」

  黑尾裝傻地說著。

  「完全不需要好嗎。」

  「對了ツッキー。」

  並不在意生著悶氣的月島,黑尾朝月島攤平手心,喏了一聲。

  「還有什麼事?」

  不理解黑尾想要做什麼,月島只是皺起了眉頭。

  他沒有困惑太久,黑尾就替他解答了,但月島還寧可自己不要知道,黑尾這一個攤手的用意是什麼。

  「給我啊,手。」

  黑尾臉上的笑燦爛異常。

  「……啊?」

  閃到月島忍不住一拳打了下去。

 

  「利耶夫,我們應該去救黑尾さん嗎?」

  看著似乎被打上馬賽克的暴力現場,日向抖了抖,尋求著灰羽的意見。

  「唔,先把這個搞定?」

  灰羽略微沉吟了一會,最後指了指兩人前面的相機。

  「也是!」

  日向同意,他差點就忘了他們之所以會穿著狗布偶裝聚集在這裡的目的了。

  「那麼——」

  灰羽倒數著,和日向對看了一眼之後,一起像是歡呼一樣高高地跳了起來。

  「「大家新年快樂!」」

  道賀新年祝福的聲音,跟背景的哀嚎聲融洽地交織在一起。




END




先講開頭說的。

台灣:3/4.5的CWT48會是最後一次場販,通販現在可以直接由此購買。

大陸、香港:尊田那邊好像還有幾份,如果真的有人要可以私訊我,我去問問尊田該怎麼弄。



過了一年所以放出來了。


這個算是我個人當初送給參與作者們的小特典,感謝他們願意參與這個並不是那麼周全、又沒什麼賺頭的企劃。

我沒什麼會做的,頂多只會寫寫文嘛,所以就寫了這短短的十二篇XD

因為是等大家的圖都出來才開始動筆的,結果壓到了出本以來最晚的死線,最後有順利印出來真是太好了。


最後提早祝大家新年快樂吧。

评论(2)
热度(8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