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赤この】只是想再更靠近一些

*噗友 @svoboda 的委託

*CP:赤この

*關鍵字:賽前/賽後,或是前往比賽會場/比賽完要回學校時在車上的互動

 

 

 

  「這裡有人坐嗎?」

  赤葦從沉思中抬起頭,發現向自己搭話的人居然是三年級的木葉之後,著實嚇了一大跳。

  現在是梟谷學園高校的社團時間,也是排球部平常做基本練習的時間。但今天因為跟外校的球隊約了練習賽,所以下課鐘聲響之後,排球部的人便全員集合,在社團教室換好運動服,準備搭車前往比賽學校。

  因為是梟谷是排球強校,球隊歷年來也收穫了不少獎項,學校分配給排球隊的預算相當優渥,甚至有一輛專屬的巴士可供使用。現在他們正準備搭乘要前往外校的車輛,就是直屬排球隊的小型巴士。

  「欸?啊,沒有。」連忙將運動背包移到腳邊,赤葦快速地清出了身旁的座位。「學長請坐。」

  「謝啦。」木葉也毫不客氣地在靠近走廊那一側坐下。

  「木葉學長今天不跟木兔學長坐嗎?」赤葦收起手機,有些困惑地問著。

  梟谷排球隊的成員相當多,為了避免每次搭車時,都為了座位該怎麼排而浪費時間,大家都會自動地按照年級來分配座位。三年級的隊員坐最前面,接著是二年級,一年級則是坐車尾。這並不是強制規定,但也算是從以前流傳下來的潛規則了。

  身為二年級的赤葦雖然是正選球員,依舊是按照習俗選了中段的位置,所以才會在看到明明是三年級,卻跑到二年級座位區來的木葉時而感到驚訝。

  「才不要跟那傢伙坐呢。」木葉將雙手交疊枕在腦後。「他今天肯定很吵。」

  「因為是久違的跟井闥山的練習賽,木兔學長這禮拜一直都很興奮的樣子。」

  「很煩吧?」

  「無法否認呢。」

  「真是辛苦你了,副主將。」木葉裝模作樣地對赤葦低下了頭。

  「木葉學長也是,彼此彼此吧。」赤葦也嚴肅地回了一禮。

  然後兩人同時抬起頭,對看了一眼之後一起笑了起來。

  「反正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跑過來找你的。」木葉頓了一下,搔了搔臉頰才繼續說。「雖然可能有一部分是藉口吧。」

  「跟木葉學長聊天很開心喔。」聽明白了木葉話中的話,赤葦眨了眨眼,做了一個讓座的手勢。「回程的時候也非常歡迎坐過來。」

  「只有回程?」木葉意有所指地笑著問,眼睛瞇成了彎彎的弧線。

  「不。」赤葦搖著頭,墨綠色的眼睛比平時還要柔和了幾分。「隨時都行。」

 

 

  距離抵達井闥山高校剩莫約十分鐘的時候,赤葦開始拆起了原本纏繞在左手無名指上的繃帶。

  「手指還痛嗎?」一旁的木葉被赤葦的動作吸引,關切地問著。

  上週跟音駒高校的練習賽中,赤葦在攔網時不小心戳傷了手指。雖然手指挫傷在排球運動裡不算少見,恢復時間也不會太久,但對身為舉球員的赤葦來說,卻是相當大的問題。畢竟舉球員是個最常碰到球的位置,也是個最需要手指精密度的位置。

  自從上週戳傷手之後,赤葦就只做著最低限度的基礎練習,就算隊內的練習賽有上場,也只打個一兩局就會被教練換下來休息。因為全國大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要不是赤葦堅持要每天練習保持手感,教練本來連隊內練習比賽都不打算上他上場的。

  「已經好很多了。」張闔著左手掌,赤葦淡淡地說著。

  「意思就是還會痛吧?」木葉微皺起起眉,拉過了赤葦的左手。「喏,我看看。」

  木葉不只一次想過,是不是所有舉球員都有一雙漂亮的手。

  赤葦的雙手非常漂亮,他第一次看到時就這麼覺得了,到現在也依舊這麼想。掌幅寬大卻不厚重,手指細長卻不纖弱,修剪得宜的指甲,練球磨出來的指繭,滑順與粗糙結合的奇異的觸感。

  從掌心開始往指間緩慢撫摸著,比自己稍高一些的體溫,沿著肌膚一點一點地傳了過來。

  「學長?」

  赤葦的聲音讓木葉抖了一下回過神,瞬間放開了赤葦的手。

  糟糕,自己應該沒有做出什麼太奇怪的事吧?

  木葉咳了一聲。「……看起來是沒什麼紅腫了。」

  「嗯。」赤葦乖馴地點了點頭,看不出表情有什麼變化。

  「……」

  「……」

  「啊,我順便幫你貼膠帶吧?」為了逃離這個奇怪的氣氛,木葉指著自己說。「一隻手應該不好弄。」

  「不用了,沒關係的。」看著木葉已經打算從背包裡拿出運動膠帶,赤葦連忙搖了搖手。「今天比賽我不打算纏膠帶。」

  「咦?不貼嗎?」木葉吃驚地問。

  「隔著膠帶的話,手指的敏感度會變差的。」赤葦看著自己的手說,然後緊緊握起成拳頭。「這次是重要的練習賽不是嗎?」

  「嘛,就算再怎麼重要,也不過只是個練習賽而已。」知道這個學弟一旦下定決心之後就難以說服,木葉也就沒考慮要改變他的想法,只是提醒似地拍了拍赤葦的肩膀。「真的不行了的時候,要記得還有我在啊,我也可以擔當舉球員的。」

  聽著木葉的話,赤葦的表情連他自己也沒意識到的鬆懈了下來。

  「我明白的。」

  「不要太勉強,調整好狀態才更是你該做的。」

  「是,我會努力不勉強的。」

  「你啊……」木葉嘆了一口氣。「算了,反正我再多說什麼你也不會聽吧。」

  「真是非常抱歉。」

  「也不要這麼坦率地道歉啊你這傢伙!」

  就在兩人正進行著對話的時候,巴士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

  「到了嗎?」木葉隨口問著。

  「看來是的。」赤葦望了一眼窗外後回答。

  等巴士完全停下之後,車上的隊員們就自動自發拿起行李,陸續排隊等著下車。赤葦跟木葉因為坐在中段,剛好排在了前門下車隊伍的尾端。

  「木葉學長。」

  走下階梯之前,赤葦出聲叫住了木葉。

  「嗯?」

  赤葦對著回過頭的木葉舉起了左手。

  「等練習賽結束之後,請幫我纏膠帶吧。」想到剛才拒絕木葉的事,赤葦說到最後,有些不確定地留了一個疑問的語尾。「呃、可以嗎?」

  但木葉只是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瞬間掃除了赤葦的不安。

  「……那當然!」

  木葉笑著,握住了赤葦的手。

  「隨時都可以!」

 

 

END

评论
热度(20)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