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葦月】彼と彼の猫

*超級大遲到還作弊

*標題是改自新海誠的短片《彼女と彼女の猫(她與她的貓)》

*不過內容沒半點相關就是了

葦月日快樂!




  「月島——」

  「不行。」

  「螢ちゃん——」

  「撒嬌也不行。」

  「月島くん、」

  「裝嚴肅也不行。」

  「真的真的真的不行嗎?」

  赤葦京治維持著跪在地上的姿勢,一把撈起旁邊一小團的毛球,一人一貓同時向上仰望,帶著詢問意味地歪起頭,小貓還配合地用軟糯的奶音喵了一聲。

  月島螢看著眼前讓人很難不妥協的光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接著微仰起下顎,眼鏡閃出一片反光,毫不留情聲音冰冷地開口。

  「不行。」



  赤葦在回家的路上撿到了一隻小貓。


  大學今天的課只到中午就結束了,赤葦在學校附近跟同學吃完午餐之後,天空突然下起了稀稀落落的小雨。

  習慣在書包裡放把摺疊傘,赤葦對突來的雨並不覺得特別困擾。他知道月島也有同樣的習慣,所以也不用特地等月島下課去接他。

  真要說的話,他是不在意在商店街多混兩個小時,再去找月島一起回家,但月島並不喜歡他這樣做。如果是同樣的時間下課,或是有其他事情要處理而逗留,時間剛好可以碰面的話就無所謂,但月島不喜歡赤葦浪費時間等他。赤葦理解月島的顧慮,他也不想因此增加對方的壓力,所以在月島嚴肅地告知過之後,他就很久都不這麼做了。


  從地鐵站走出來,赤葦打開摺疊傘步入雨中。雨下得不大,卻也沒有馬上要停的跡象,最近幾年季節逐漸混亂了起來,讓人分不出究竟是梅雨季已經到了,又或者只是普通的、偶然的一場陣雨而已。

  這幾天一直有些悶熱,下個雨應該會涼爽得多吧。赤葦想著,側耳聽著打在傘上的雨聲,毫無規律地雨滴形成散亂的拍子。不過希望晚上能停啊,不然衣服晾不乾也是個麻煩……嗯?

  一瞬間竄入耳中的、不同於雨聲的細小聲響,讓赤葦停下了腳步。他環顧四周,抄近路而走的小巷、半拉下鐵門正在準備晚餐的便當店、車庫停著一臺Nissan的三層式住宅、角落連著兩台的飲料自動販賣機,都是日常所見熟悉的光景,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是聽錯了吧。赤葦轉了半圈傘柄,邁開步伐繼續前進。


  ——喵。


  他才剛跨出兩步半,就又聽見了以為是幻聽的聲響。而且這次的聲音比剛才又更大且清晰了一些,實在不像是錯覺。

  祈禱著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畢竟現在正下著雨。赤葦再度止步,他這次不是單純站在原地張望,而是認真地尋找起聲音的源頭。

  仔細聽著混雜在雨中的微小叫聲,赤葦沒花多久的時間,就在兩臺自動販賣機中間的地上,發現了一個半開的小型紙箱,然後他看著箱子皺起了眉頭。紙箱因為下雨而變得濕濕爛爛,甚至有些變形了,正面被用黑色的麥克筆寫上的字也糊成一團,但勉強還能看出是「請認養」幾個字,而聲音就是從那之中傳出來的。

  這下赤葦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裡頭裝著的是什麼了。

  撐著折疊傘蹲下,赤葦小心翼翼地打開紙箱,一點也不意外地在裡面看到了一隻縮成一團的貓。那是隻連對動物沒有太多研究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可能只是剛斷奶左右的小小貓咪。牠有著灰黑交雜的毛色,但腹部的部分卻是一片雪白,也許是因為淋了一陣的雨而感到寒冷,牠努力將自己縮成小小一團,彷彿這樣就能感覺到溫暖。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看著連眼睛都張不太開的小奶貓,赤葦一瞬間猶豫了起來。

  繼續把牠放置在這裡顯然不是一個好選擇,帶回家由他跟月島一起照顧嗎?但感覺月島不是這種會淌渾水的人,木兔さん那邊、好像黑尾さん上個月也撿了一隻流浪貓回家,所以應該不可能再多養一隻了……搞什麼,怎麼這麼多沒良心的混蛋亂棄養啊!

  想到這裡,赤葦忍不住對那些亂棄養的人生起悶氣。

  打電話給中途之家嗎?赤葦一邊將紙箱納入自己傘下的範圍,一邊掏出手機上網查起撿到貓咪的處理方式。

  就在赤葦忙著敲打手機鍵盤的時候,也許是感覺的一直落下的雨突然停止了,也許是嗅到了赤葦靠近的氣息,又或許是本能地感覺到了是個救命的機會,紙箱裡的小貓咪微微顫顫地動了起來。

  兩隻前腳搭上紙箱邊緣,牠將小小的腦袋探出,一直半閉著的眼睛終於完全睜開,跟某人相似的淺金色雙眼直直望向赤葦,然後又一次軟軟地喵了一聲。

  他看過那個眼神。那樣混雜著懇求與失落、疑惑與無助、期望與放棄的矛盾眼神,他

赤葦過去曾經看過。

  「啊——可惡!」

  得出了怎麼樣都不可能放著不管的結論,赤葦胡亂地扒了扒頭髮,花了零點五秒做出決定。他提起一邊肩膀用側臉夾住傘柄,從書包裡抓出帶著備用的薄外套,雙手一撈用外套小心地抱起了小貓。

  不顧濕淋淋的貓毛沾濕了自己的衣服,赤葦注意著不要弄痛小貓,將穩穩地將牠護在懷中。而小貓也配合地安靜趴著,甚至還主動朝著赤葦的方向鑽了鑽。

  小跑步著往租屋處快速前進,赤葦一面全動員腦中跟養貓相關的知識,一面煩惱著該怎麼說服同居人接受他一時衝動的決定。

  唉,至少希望月島不會對貓過敏吧。


  於是,月島回到家一打開門,看到的就是剛洗好澡的赤葦,帶著也剛洗好澡還香噴噴的小貓,一起跪在玄關等他的畫面。



  「月島你這個沒良心的大壞蛋!」赤葦趴在地上假哭了起來,旁邊的小貓也很配合地發出微弱的哀鳴,搞得月島真的像是什麼欺負人的反派一樣。

  月島再次嘆了一口氣,情緒中比剛才多了更多的無奈,但依舊沒有妥協。他反而雙手環胸以仁王立的姿態,俯視著比自己大一歲的前輩,開始了一連串的詢問。

  「赤葦さん該不會以為養貓很簡單吧?」

  「當然不是!我老家以前也養過貓的!」重新抬起頭,赤葦義正嚴詞地反駁。

  「那你知道結紮費跟接種預防針要花多少錢嗎?」

  「我可以多接幾堂家教。」

  「還有貓食跟貓砂的花費喔?」

  「平時的伙食開銷縮減一下的話應該能擠出來。」說到伙食費費的瞬間,赤葦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但看了到旁邊眼睛睜大、看起來特別無辜的小貓之後,又咬著牙繼續說。「總之各方面都節儉一點一定能有辦法的。」

  哦?從赤葦的回答看出了相應的決心,月島這時才確認赤葦真的不是隨便說說而已,但即時金錢的部分得以解決,還是有著其他的問題,所以他又接著追問。

  「貓毛會到處亂飛,清理起來相當麻煩的。」

  「這個我也會負責清理乾淨的。」

  「但是這隻貓還這麼小,一養可是要養十幾年的。」瞥了一眼那團只跟手掌差不多大的灰白色毛球,月島不得不用更加嚴肅的語氣問道。「赤葦さん有照顧牠到老死為止的覺悟嗎?」

  「呃。」

  月島的問題終於令赤葦感到了動搖。他當然知道養寵物不能只是一時興起,要養就要有照顧一輩子的心理準備,但是被這麼直白地點出,還是讓赤葦重新思考起這個問題。

  他跟月島畢竟都還只是學生,將來會如何實在是不好說,他真的有能力跟擔當照顧一隻貓十幾年的時間嗎?如果沒有相應的能力,或許現在就將貓咪送養會是更好的選擇吧?然而、即使如此——

  赤葦深吸了一口氣,豁了出去。

  「就、就算以後跟月島分手,我也會好好照顧牠的。」

  「哈啊?」分手?聽見奇怪的前提混在赤葦的話中,月島挑起一邊眉毛,彎起了比生氣還要可怕一千倍的微笑。

  「對不起我失言了我從來沒想過會跟月島分手請原諒我。」赤葦毫無尊嚴地再次趴下,頭甚至比剛才壓得更低,幾乎都要貼到地面了,半點都沒有前輩應有的樣子。

  不管怎樣都要避免月島真的生氣!要是再打一次一個月的冷戰他絕對受不了的!

  「原諒你。」因為並非話題中心,月島倒是很快就擺了擺手,寬容大度地表示他赦免了。

  赤葦鬆了一口氣,但就在他以為已經告一段落的時候,月島突然冒出的一句「但是——」,又把他的一顆心吊到了嗓子眼。

  「就算以上的問題全部都能夠解決,然而根本上……」月島刻意停頓了幾秒,接著才說出了後半句的問題。「我們現在住的這個公寓是不能養寵物的吧?」

  終極大問題來了——!

  赤葦苦惱地抱住了頭。

  這一點他一開始就知道了,他們現在租的地方是禁止養寵物的,大概是怕造成髒亂跟噪音,現今許多住宅都會加上這條規定。原本他跟月島就都沒有養寵物,所以當初對這條規定完全沒有意見,沒想到現在會對此感到如此困擾。

  不過,赤葦是將這一點也納入考慮後,才做出帶貓回家的決定的。就他對房東的了解,雖然不敢說成功率很高,但赤葦對於該怎麼說服對方還是有點想法的。他並沒有打算走直接衝撞的路線,而是打算從其他角度下手。

  「房東自己也有養貓的吧?」而且還不只一隻。赤葦補充,接著語氣篤定地繼續往下說。「我相信身為愛貓人士,肯定不會對這樣流浪幼貓棄之不管,只要去誠懇地拜託他,應該有機會得到特別獲准的。」

  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就算最後的結果依然是不允許飼養,但至少也有一個關係人士可以相談並提供經驗。

  看來是要打感情牌。聽著赤葦的計畫,月島不置可否地哼哼了幾聲,撇開了視線。

  「……那種麻煩的事我可不做。」

  同居人消極的反應沒讓赤葦氣餒,反而是露出了笑容,因為他知道月島已經同意了。月島說的是「他不做」,並不是否定這件事,那其實就是許可的信號了。

  「當然是我去問!我現在就去問!」趁著月島還沒有反悔,赤葦馬上表現出積極的態度,主動把這個對方嫌麻煩的工作攬到自己身上。

  站起身跑進客廳,拿了茶几上前一週回老家買的還沒拆封的伴手禮,赤葦三步併兩步衝出家門,還不忘回頭提醒月島一句。

  「月島就先幫我看著這個小傢伙,記得食物不要亂餵會拉肚子!」

  目送赤葦離開,雖然知道對方聽不見,月島還是無奈地嘟噥了一句。

  「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


  在玄關坐下,月島脫掉鞋子後轉過頭,伸手搔了搔小貓的下巴,惹得小貓發出一連串舒服的咕嚕咕嚕聲。

  「吶,你說你到底是哪一點這麼吸引赤葦さん呢?」揉著小貓的頭,月島喃喃地問著。

  「喵?」小灰貓歪了歪頭,一臉不明白的表情。

  「不是,我幹嘛要對一隻貓認真……」抹了抹臉,回過神的月島覺得,試圖跟貓說話的自己真是蠢斃了。

  沒有直接回房間,月島把背包順手掛到餐廳的椅子上,回頭將還趴在原地的小貓拎起,走幾步放上茶几旁的地墊。他自己則是往沙發一坐,滑著手機查詢起關於養貓的注意事項。

  雖然剛才從頭到尾都像是持著反對立場,但如果赤葦真的打算養這隻小貓,他當然也不可能完全放給對方照顧,畢竟這是他們兩個的家,小貓加入的是兩個人的生活。真要說的話,月島還是覺得養貓挺麻煩的,然而看同居人一臉勢在必得的樣子,月島覺得自己還是早點補充些知識比較好。

  「嗯?」刷著疫苗相關資訊刷到一半,月島突然感覺到腳邊有什麼動靜,於是他將視線從手機上往下轉。

  小灰貓不知在何時離開了地墊,走到了沙發邊抓起了月島的褲腳。用爪子幾乎還沒長多少的前腳輕輕扒著布料,就算月島注意到牠而低頭,牠還是繼續像是搔癢一般抓抓抓的動作,就像是在懇求著什麼一樣。

  那樣輕微的扯動,不知為何讓月島想起兩年前的某個夜晚。

  那個時候、那個人也是用這樣簡單就能掙脫的力道,拚盡全力拉住了自己的手。那是月島見過最有勇氣的行為,顯而易見的顫抖從那隻手清晰地傳了過來,但對方依舊沒有放開手,而是抓得更加牢固。

  所以,他直到最後都沒有甩開那隻手。

  「放心吧,我並沒有討厭你,如果房東允許的話也不反對收留你。」月島彎下腰,一把撈起小貓並放到自己的腿上。「這樣行了吧?」

  「呼喵。」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懂月島的話,似乎達成目的的小貓懶懶地打了個哈欠,然後在月島腿上縮成一團,一副打算要睡覺的樣子。

  無奈地笑了笑,月島輕撫著小灰貓的後背,將注意力重新轉回手機上。

  「這還真是、撿了個大麻煩回來啊。」


  「月島!房東說可以——哎呀?」

  花費了不少心力終於說服了房東,赤葦一打開家裡的門,就興奮地想跟同居人分享這個喜訊,但卻在看到房子內部的景象後收了聲音。

  不大的客廳中,小一歲的戀人坐在沙發上,右手雖然還握著手機,但手機主人卻已經歪著頭睡著了。而在他的腿上,剛撿回來的小灰貓也跟著縮成了舒服的姿勢,發出了呼嚕呼嚕的打呼聲。

  看著睡成一團的一人一貓,赤葦忍不住勾起了笑容。

  「這不是、已經變得很要好了嗎?」


  啊,要趁月島還沒醒來趕快多拍幾張照。



END




雖然沒有足夠的篇幅可以寫,但後來小貓被取名叫小魚乾。

小魚乾就是我!我就是小魚乾!(超級自肥

评论(8)
热度(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