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葦月葦】そして、あのパチンコ店の看板 01~04

*〈そして、あのパチンコ店の看板〉試閱

*收錄於《そして、あのパチンコ店の看板》

*對的,刊物名跟篇名一樣

*未來會公開,但時間未定




  そして、あのパチンコ店の看板

  あれが世界の果てだ


  於是,那家柏青哥店的招牌

  那就是世界的盡頭


  ——〈水槽〉,amazarashi



01


  「吶,月島。」

  「嗯?」

  月島螢轉過頭,看見赤葦京治舉起手臂指向前方。

  「你看那裡,那個柏青哥店的招牌。」

  知道對方並沒有說完話,月島挑起眉毛用眼神詢問。

  指間夾著的香菸還在燃燒,說出口的話還帶著一絲尼古丁的氣息,赤葦瞇起眼睛,在嘴角勾起淺淺的笑。

  「那就是世界的盡頭喔。」



02


  他們駐足在人行天橋的中間。


  各自的交際應酬在接近夜半時分結束,順著通訊軟體上的對話,兩人在已經關閉的車站集合,並肩往共同的租屋處走去。車站前的馬路是四線道,斑馬線需要走到下一個街區才有,月島跟赤葦通常會選擇直接走上一旁的天橋,今天也不例外。

  應酬時喝進的醉意雖然已經退掉了不少,踩著金屬樓梯時卻還是覺得有些搖晃,分不清是平衡感失準,又或是樓梯過於老舊。一踏上天橋頂端,帶點涼意的夜風就撲面而來,讓月島瞇起了眼睛,也因此落了赤葦半步。

  走到莫約橋面的一半,赤葦突然說了想抽根菸而停下了腳步,順手從西裝內袋掏出做工精緻的金屬菸盒,那是月島某年送他的生日禮物。他這樣率性而為的舉動也不是第一次,想阻止也很難阻止得了,何況也沒什麼理由阻止,月島就隨他去了。

  火光點亮了一瞬又消失在黑夜中。月島背靠著天橋的欄杆,赤葦則是反向用手臂撐著欄杆,面對天橋底下的車道。極淡的酒精氣息隨著菸味飄了過來。

  赤葦是在開始工作之後才第一次抽菸的,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同事強烈向他推薦,被勾起了興趣之後就稍微試了一點。他並沒有菸癮,甚至可以說是很少抽菸,只有心情特別差或特別好的時候,會一時興起點上一根。

  就跟月島你會在有煩惱或心情好的時候,特意花上時間去玩蒸餾式咖啡機一樣。赤葦曾向他這麼解釋過。大概就是種放鬆的方式,只是每個人都不一樣。

  即使聽過赤葦解釋,月島對這樣的比喻還是有種似懂非懂的模糊感,就像他現在依舊無法準確判別,眼前面無表情的前輩,到底是因為心情差還是心情好才決定要抽菸。

  或許是兩者皆有吧。月島想。


  閒著無聊,月島往赤葦的方向望了過去。

  月島不喜歡菸味,他受不了那個嗆鼻的氣味,更討厭菸味會殘留在衣服上這點。雖然他不會阻止赤葦抽菸,但也不會靠近在抽菸的赤葦。如果是在家中,赤葦要抽菸時也會很自覺地跑去陽台,如果是像現在這樣在外面的話,則會稍微遠離月島幾步。

  月島看著赤葦緩慢地呼了一口煙,接著再次將濾嘴送入口中。他不喜歡菸味,但他挺喜歡看赤葦抽菸的。抽菸的赤葦有時給他一種超脫現實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抽菸時的同居人滿腦子都是各種飄忽的念頭,才會連帶有種與現實分離的錯覺。

  極少的時候,赤葦會在激烈的性事後去陽台抽菸。從側躺在床上的月島看來,赤葦靠著陽台護欄的姿勢也是半側著臉,跟現在光景有些接近。

  藍綠色的眼睛半瞇著,帶著點說不出原因的慵懶,只看這幕肯定想像不出,那雙眼睛不久前還宛如猛禽類一般充滿侵略性。挾著香菸的手指纖長優雅,學生時代打排球留下的指繭至今仍未完全消除,薄薄的突起在輕撫身體時才會感覺特別明顯。呼出白煙的雙唇有些乾燥,但觸感卻遠比看起來的還要柔軟,想到曾經被那兩瓣嘴唇吻遍全身,以及更直接地——


  「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月島撇開了盯著赤葦的視線,翻出口袋中的手機戳戳點點假裝沒事,並暗自祈禱周圍昏暗的燈光足以掩飾耳後的紅暈。

  赤葦笑了笑,沒有戳破月島的小心思。

  叼著變得有些濕軟的濾嘴,他看向天橋的另一端,看著橋下幾乎只剩路燈還亮著的街道,突然間若有所思了起來。他剛才本來就在思考一些發散的事情,而在看到底下景象的時候,剛才還毫無關聯的事情卻似乎有了一絲聯繫。

  接著的一小段時間,兩人沒有任何對話,只有香菸的火光閃動,白色的煙霧隨風飄散,還有月島戳著手機的細微敲擊聲。

  米白色的菸身燃燒到一半時,赤葦毫無預警地開口。

  「吶,月島。」

  「嗯?」

  月島螢轉過頭,看見赤葦京治舉起手臂指向前方。




03


  月島快速瞥了一眼遠方的招牌,又將視線轉回赤葦身上。「為什麼是柏青哥店?」  

  「因為那裡夠遙遠,而同時也足夠接近。」晃了晃手中的香菸,赤葦給了一個怎麼聽都相當矛盾的答案。

  「因為是回家路上一定會經過的地方?」沒把赤葦的回答當一回事,月島試圖從合理性去推測。

  「或許也有這個原因也說不定。」

  「還是因為只剩那裡還亮著燈?」

  「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看來赤葦さん是打定主意要模糊回答了。月島很快就察覺到了這點,放棄了繼續追問,而是換成用其他的角度思考。

  他同時也確認了,赤葦是認真地想繼續這個話題。

  討論奇怪的話題似乎是赤葦的喜好之一,在兩人交往之前,就已經偶爾會進行這樣看似沒什麼意義的論述。討論話題類型不限,正確與否、表面或是深入探討都無所謂,只要有道理就可以隨意胡扯。

  足以說服對方的論點就是好論點。月島某次質疑起可行性時,赤葦就是這麼回答的。

  月島幾乎沒看過赤葦這樣子跟別人說話,不管是高中或大學的同學都沒有。聽說赤葦似乎有跟孤爪提過一兩次,但最後都是因為對方嫌麻煩而結束話題。幾乎可以說因為對象是月島,才會觸發的隱藏模式。

  然而不得不說,月島自己也樂於這樣的參與討論,有時候甚至還會主動開啟話題。如果月島也同樣嫌麻煩的話,赤葦應該也不會一再提起,畢竟如果只有一人,對話是無法成立的。

  所以理所當然地,月島這次也相當配合。

  「不需要先定義一下何為『世界的盡頭』嗎?」轉著眼睛將問題帶回了開頭,月島離開靠著的欄杆,攤了攤手。

  「世界的盡頭就是世界的盡頭。」赤葦將菸灰抖進左手的菸盒中,接著抬起手又深吸了一口。「既是終末也是初始,既是邊境亦是中心,大概就是那樣的地方吧。」

  「完全搞不懂。」月島聳了聳肩,真心說著。

  「也是啊。」赤葦笑著吐了最後一口煙,接著就把香菸捻熄在菸盒中。「說實話,我也搞不懂。」

  「搞不懂還問我嗎?」月島莞爾。

  「就是搞不懂才更值得發問吧?」赤葦眨了眨眼,笑中藏著點狡黠的氣味。

  「這點倒是無法反駁。」月島無奈地同意。



04


  他們步下天橋,皮鞋在踏上人行道時啪搭一響。

  赤葦在路口停了幾秒,等後方的月島走近與他並肩。

 

TBC



順便補上同人誌中心的連結

而對這本刊物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這篇下面幫我留個言。

评论
热度(26)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