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期間限定

*2137字的短打

*黑尾、月島大學生設定

*兩人已交往,同居中

*雖然我不喜歡這麼說,但是這次真的覺得有點OOC(掩面




  賣完了…嗎?

  月島螢站在都內某家蛋糕店前,看著店外寫著「今日限定草莓蛋糕已完售」的小黑板,有些懊惱地嘆了一口氣。

  那是一家在蛋糕愛好者之間還算小有名氣的店。除了與豐富用料相比的實惠價格,只在每個星期五推出的「當月限定蛋糕」,更是持續吸引新舊顧客前來的店內一大招牌。根據月份的不同,限定蛋糕會大量使用當季的新鮮食材製作,並非是由食材配合蛋糕,而是配合食材調整蛋糕的種類。徹底發揮出各種食材最大魅力的蛋糕,甚至讓許多人為了嘗鮮特意遠道而來。

  因為限定蛋糕的發售日是在平日的下午三點,所以不至於會出現大排長龍的情況,在出爐後的兩三個小時內前往店面,大致上都還能買得到蛋糕。但是,偶爾還是會有例外的狀況,比如說今天。

  現在才三點五十分左右,距離蛋糕開始販售的時間還過不到一個小時,但這個月限定的草莓蛋糕,就已經全部售完了。

  不該因為懶得帶書回家,就在圖書館寫完作業才來的。

  明明知道就算站在店外不走,也不可能會突然會有多的草莓蛋糕出現,月島還是沒有移動腳步。

  這種感覺真討厭。

  嚴格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是感覺就是很討厭。並非要自己為了蛋糕早幾個小時來排隊,畢竟那也不是他的風格。

  月島喜歡草莓蛋糕,但並沒有喜歡到為了買蛋糕而翹課。即使如此,一下課後就馬上去買的這點行動力月島還是有的,所以他通常都能順利地買到蛋糕。雖然他在這個月第一週時被學校的事情耽擱,也沒來得及買到,但那個時候只是覺得遺憾。這次不一樣,比起遺憾,更應該說是懊悔。

  上一次是因為真的沒辦法,但是像今天這樣,明明有機會,卻因為自己的傲慢而錯失掉的狀況,真的是、很討厭。

  ……原來如此,是傲慢啊。

  月島再一次嘆了口氣,才總算邁開腳步往車站的方向走去。


  他直到最近幾年才認知到,自己其實是個相當傲慢的人。

  本來「只做到及格就好」的態度,就可以解釋成一種傲慢,更別說他那種惡劣的說話方式了。只是至今為止待在月島身邊的人們,都對他這樣的性格過於寬容,他才一直沒有察覺。

  留在圖書館做作業不是必要的事,就算真的是必要的事,他也可以請人先幫忙代買蛋糕。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不想麻煩別人,但另一部分則是他認為自己就可以搞定了。所以月島什麼都沒有做。

  他只是傲慢地認為東西不會這麼快賣完,傲慢地認為不需要考慮任何備案,傲慢地認為一切的事情都會照自己預計的進行。

  因為過於傲慢,才會錯失掉許多東西。

  返回住處的路上,月島陷入了自我厭惡的迴圈中。

  也不是沒有想過要改進,可是長久以來的習慣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掉的,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具有急迫性的事,但這樣縱容自己的結果,就是偶爾會發生這樣令人討厭的狀況。

  這樣不行,就當作學了一次教訓,現在別再想了。月島停在租借的公寓門口,做了一次深呼吸驅趕煩躁的情緒,才掏出鑰匙打開門。

  「我回來了。」瞥見玄關裡那雙不屬於自己的鞋,月島朝著室內已經回來的另一個人說道。

  「喔,ツッキー,歡迎回來。」頂著一年到頭都翹成奇特造型的黑髮,黑尾鐵朗從廚房裡探出頭,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說。「怎麼?又跟系上的同學起糾紛了?一臉在生悶氣的樣子。」

  雖然猜測的方向不對,但想要隱瞞的事瞬間被拆穿,還是讓月島愣了一下。

  「……沒什麼。」就算只是無謂的舉動,月島還是微微撇過頭,沒有對上黑尾的視線。還是一樣觀察入微得可怕啊,這個人。

  「是嗎。」深知月島彆扭的個性,黑尾也不打算馬上追問,只是伸手往餐桌的方向指了指。「我有買了點心回來,等我泡完咖啡就來吃吧。」

  「嗯。」月島點了點頭,正準備繞過餐廳先回房間放書包時,卻因為看見了什麼,突然停住腳步張大了眼睛。「……咦?」

  餐桌上放著的,是他剛才才去過的蛋糕店的專用紙盒。

  等不及回到房間,月島將書包隨手扔在地上,熟練地打開樣式簡單的紙盒,驚訝地看見盒子裡放著一塊蛋糕,是他沒買到的當月限定草莓蛋糕。

  「哎呀哎呀,似乎是因為限定的關係,一次只能買一塊的樣子。」走出廚房的黑尾,將白色的馬克杯遞給月島,自己則拿著相同款式的黑色杯子在餐桌旁坐下。「所以我就pass好了,整塊都給你吃吧。」

  「為什麼?」下意識地接過自己的杯子,月島看著黑尾,脫口而出的問題毫無前文後文。

  為什麼知道這間店?為什麼知道蛋糕的販售日是今天?為什麼要特地跑去買?

  然而,就像是知道月島沒問出口的是什麼,黑尾只是笑了笑,給了一個同樣簡單的回答。

  「因為ツッキー喜歡啊。」

  因為你喜歡,所以我當然知道。因為你喜歡,所以我會為了你得到。

  就像黑尾知道月島真正想問的是什麼,月島也明白在黑尾的話語中,包含著這樣的意思。

  在黑尾對面坐下,月島用指腹摩擦著馬克杯杯緣,難得沒有逃避地直視眼前的人。

  「如果我已經買了呢?」

  「你常常吃兩份的吧。」因為黑尾さん總是把自己的份讓給我啊。

  「如果我不想吃兩份呢?」

  「那也沒什麼,蛋糕我也吃啊。」明明不特別喜歡吃甜食。

  「黑尾さん──」

  「嘛啊,畢竟是我自己跑去買的嘛。」

  順著對方的暗示,月島將已經到達嘴邊的「謝謝」吞下,轉而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咖啡。加了鮮奶和砂糖的咖啡不會苦,香醇的味道溫和地在口腔中擴散,這剛好是他喜歡的甜度。

  月島想起黑尾曾說過不喜歡自己道謝,因為他不是為了讓月島感謝他才做這些事的。所以月島拿起紙盒裡的叉子,將蛋糕拉近自己。

  啊啊,這就是原因吧。

  看著對面還是寵溺地笑著的戀人,月島也跟著彎起了嘴角。

  就是因為這份溫柔,他才無法改掉傲慢的毛病吧。


END




隔太久都不敢說,其實這是在CWT39沒買到本的怨恨下突然閃過的故事。

原本打算在1000字以內解決的,到底是怎麼變成兩倍的我也很想問(爆

寫到一半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月島真的算是傲慢的人嗎?就算是的話月島會自我反省嗎?......然後我就卡文了,這也是開頭說有點OOC的原因,因為我現在還是不知道(喂

總之,結論是沒有黑尾這種男友真是太殘念了。

评论(2)
热度(5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