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3体育館組】《來去祭典吧!》1 來去祭典吧!

*新刊《來去祭典吧!》試閱一

*如果看到疑似黑月、赤兔或其他配對,不要懷疑,那絕對是作者的潛意識凌駕於表意識了

*大概是歡樂搞笑文wwwww

 

 

 

  「來去祭典吧!」

  聽到黑尾鐵朗突然蹦出的話,在場的其他三人分別有了不同的反應。


◇  ◇  ◇


  八月末的傍晚,在作為這段時間的集訓地主校──音駒高中的某間體育館中,黑尾和梟谷學院的木兔光太郎、赤葦京治一起,進行著一如往常的、扣殺和攔網的自主練習。唯一不同的是,從這個暑假開始,練習的固定成員多了一個烏野高中的月島螢。偶爾還會有日向翔陽和灰羽利耶夫加入練習,但是今天體育館裡只有他們四個人。

  在那日的自主練習告一個段落,球場也要快收拾完的時候,黑尾冷不防地說了那句與其說是詢問,不如說是邀請的話。


  「好耶!祭典!去吧去吧!」將手上的球丟進藍色的排球籃裡,木兔舉起雙手大力贊同。

  「什麼時候?」停下手邊的整理動作,赤葦首先問了細節。

  「明天晚上囉,剛好附近有間神社有辦祭典。」單手轉著排球,黑尾懶懶地道出早已調查過的答案。雖然是看似隨意的提案,但要是沒有可能性的話,黑尾是不會說出口的。

  「明天?」以為其他人討論的是集訓之後的事,月島原本打算先行離開,但在聽到時間是明天時,還是忍不住發出了疑問。

  合宿要到後天才會結束,明天怎麼可能有空去參加祭典?

  「是啊。」同樣將球扔向籃子,黑尾聳了聳肩。「昨天在主將會議上說的,明天晚上體育館不能用,所以時間就空出來了。」

  「不過做這種事可以嗎?」

  「沒什麼不行吧,都叫作自由時間了。」

  「沒錯沒錯!夏天就是要去祭典啊!」

  「我倒是認為這裡的自由時間不是那個意思。」

  「哎,赤葦真古板。」

  「就是說啊,不過赤葦平時本來就像個老人一樣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黑尾和木兔的說法激到,赤葦沉默了一陣子之後,還是答應了。

  「算了,要去就去吧,出事我可不負責。」

  「不會出事啦。」


  等前輩們的對話到了一個段落,沒有會打斷話題的疑慮,本來就完全沒打算參與的月島,才拿起自己的東西準備往外頭走去,卻被發現他想要離開的黑尾叫住了。

  「喂,ツッキー先別走啊!一起去玩嘛!」

  「不了,我對那種事沒興趣。」停下腳步,只回過頭,月島有些不耐地說。

  「別這麼說嘛,偶爾也像個高中生玩玩如何?」對月島招了招手,黑尾刻意說了第一次跟月島搭話時說的話。

  「喔?」月島不甘示弱地挑起一邊眉毛。「以高中男生來說,祭典這種東西不是應該找女朋友去的嗎?」

  「唔呃!」捂著胸口,黑尾像是中了箭一樣向後倒下。

  「哎呀,難道說黑尾さん到現在都沒交過女友嗎?」掩著嘴,月島殘忍地笑了。

  「難、難、難道你就有交過嗎!」

  「是沒有呢,但我可是比黑尾さん小了兩歲,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利用喔?反觀黑尾さん,今年就要滿十八了不是嗎?」

  「可惡!沒有女友錯了嗎!世界上哪來這麼多現充!」

  「但是有的人也不算少數吧?」

  「不過我也沒有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看準時機,一旁的赤葦歪著頭,突然插話進來。「女朋友。」

  「我也是!我也沒交過女朋友!」

  「木兔さん,這應該不是可以拿來自豪的事。」

  「可是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吧?」

  「……總覺得、有點抱歉。」

  看著眼前三個單身歷程等於實際年齡的前輩,月島第一次對於諷刺別人這件事產生了些許的罪惡感。


  「但是真要說起來,這件事並沒有得到教練的許可吧?」搖了搖頭拋棄多餘的情緒,月島重新提出正論。

  「這你就別擔心了,月島。」明明最開始也沒有馬上贊同,但赤葦現在卻伸出食指,指了指身旁的兩個人。「反正真出事了還有兩個主將可以頂著。」

  「赤葦さん?!」

  「原來你是這麼打算的嗎赤葦!」

  「赤葦也是副主將吧!別想自己一個人逃跑啊!」

  「我剛剛就說了我不負責了吧?」推開黏上來的木兔,赤葦認真地看著月島。「其實我們去年也在半夜偷偷跑去便利商店過,所以沒事的,大概。」

  那就不要在句尾加大概啊!而且重點是你們居然已經是慣犯了嗎!月島心中滿滿的吐槽。

  「好吧,我說ツッキー啊。」扔下開始互推的赤葦和木兔,黑尾重新轉向月島,用無比真摯的表情說。「如果你去的話,我就在集訓最後一天去買草莓蛋糕請你。」

  然後黑尾接著報出的,是一家月島耳聞已久、在都內非常有名的蛋糕店,尤其每天限量的草莓蛋糕更是聲名遠播。就算不提因為用料高級,而比一般蛋糕還貴的價錢,依照它的熱門程度,如果不一大早就去排隊,是連有錢都買不到的。

  於是月島動搖了。

  「欸?ツッキー喜歡吃草莓蛋糕嗎?」交互看著認真的黑尾和沉默的月島,木兔覺得自己似乎被排擠了。「喂,誰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追加一塊。」從頭到尾都有聽見兩人的對話,赤葦一臉平靜地說出驚人的話。

  「ツッキー,去嗎?」

  「……」

  「雖然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不過也算我一份!」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將會噴掉多少零用錢,木兔只是習慣性地跟了熱鬧。

  「三塊了喔?」黑尾勢在必得地笑著。

  月島一咬牙,還是敗在草莓蛋糕的誘惑下。

  「成交。」


  「好,那就明天傍晚五點在校門口集合啦!」

  黑尾一個擊掌,定下了明天的行程。


TBC

评论(4)
热度(40)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