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3体育館組】《來去祭典吧!》2 祭典必備①--浴衣

*新刊《來去祭典吧!》試閱二

*如果看到疑似黑月、赤兔或其他配對,不要懷疑,那絕對是作者的潛意識凌駕於表意識了

*大概是歡樂搞笑文wwwww




  「哦哦哦!這就是浴衣出租店啊!」

  「樣式比想像中來得多呢。」

  「哎呀,這件用的布料還挺不錯的。」

  「赤葦你看赤葦你看!這一件跟我穿的好像!」

  「款式確實蠻像的,不過顏色好像紅了一點。」

  「唔嗯,木兔身上那件也比較厚,耐久度比較高。」

  看著面前明明穿著整套的浴衣,卻不顧他人眼光,大喇喇地走進浴衣出租店,在成堆的浴衣中晃來逛去,甚至還開始對店內商品品頭論足的三個人,月島不禁開始認真思考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了。


◇  ◇  ◇

 

  三十分鐘前。

  換上乾淨的便服後在校門口前站定,月島滑開手機瞥了一眼,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其他三個人似乎都有事先跑回家一趟了,而因為行李全部放在充當休息室的教室中,月島自然是最早到達集合地點的人。

  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因為草莓蛋糕,答應了這種愚蠢的邀請。凝望著逐漸落下的夕陽,月島有些不悅地想。乾脆趁現在還沒有人來,快點回去休息的教室好了。不過就算回去,也很有可能又被抓出來──

  「嗨,真準時呢,ツッキー。」

  思緒被打斷,月島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抬起頭,然後愣住了。

  穿著浴衣的黑尾正一派悠閒地向他走近。

  臉上依舊掛著那副輕佻的笑容,黑尾將右手隨意地插在前襟裡,只舉起左手揮了揮,從滑落的袖口中露出半截手臂。墨黑的素色浴衣被鼠灰色的腰帶束起,隨著逐漸轉暗的天色,輕輕飄著的衣料彷彿快要融入其中。衣襬下半部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設計的漸層刷白,並沒有陳舊的感覺,反而令穿者增添了一種老練的氣息。

  「黑尾さん意外地適合浴衣呢。」將眼前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月島有些驚訝地說。

  「欸呀?」走到月島跟前的黑尾腳步一頓,同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

  「不,我也只是有點意外。」黑尾抓著亂翹的頭髮,重新勾起笑。「你難得會稱讚人呢。」

  「啊?」發出嫌惡的單音,月島皺起眉,幾乎是反射性地彎起笑反諷。「這種表面上的工夫我還是會做的好嗎?」

  「什麼?剛剛那個居然是場面話嗎?」倒退了好幾步,黑尾擺出一臉受傷的表情。

  「這不是當然的嗎?」

  「嗚嗚,鐵朗さん覺得受到打擊了。」

  但是現在的這種話並不表面吧?看著耳根微微發紅的月島,黑尾愉快地瞇起了眼睛。



  「啊,木兔和赤葦來了。」伸手止住還想說些什麼的月島,黑尾指了指對方的身後。

  「嘿嘿嘿!你們都到了啊!」

  「兩位晚安。」

  就像是約好了一樣,木兔和赤葦同樣穿著浴衣出現了。

  「還好沒遲到!」

  木兔穿的是棕褐色的格紋浴衣,加上意外繫得相當整齊的藏青色腰帶。搭配他那頭黑白相間、向上梳起奇特髮型,就跟梟谷的球隊經理說的一樣,像極了一隻長耳鴞。露出大大的笑容,舉起的雙手有活力地揮舞著,就算穿的是不便活動的浴衣,木兔的方式走路還是充滿了動態感。

  「還不是因為木兔さん換衣服換太久了。」

  一如往常冷靜地吐槽著,赤葦雙手交錯放在袖內,緩步跟在木兔身後。以群青為底色的浴衣,帶著白煙色的雨紋,與同樣整齊繫著的黃麻色腰帶,形成亮眼的反差。不同於穿著夾腳拖鞋的黑尾和木兔,赤葦踏著的是正統的木屐,穩當卻不失優雅的步伐,以及木屐踩下時發出的清脆聲響,讓赤葦看起來就像是古畫中走出來的人。

  「可是腰帶真的很難綁啊。」

  「就算如此,下次也請不要只披著浴衣就跑來按我家的門鈴。」

  果然那麼整齊的腰帶是赤葦さん幫忙綁的啊。月島毫不驚訝地想著。

  「啊勒?」結束跟赤葦的對話,木兔將視線轉到月島身上,然後驚呼了一聲。「ツッキー你怎麼沒穿浴衣啊?」

  「……請問有人會帶浴衣來社團集訓嗎?」已經連皺眉都懶了,月島無力地說。而且你們根本沒說過要我穿啊。

  「唔,但是這樣看起來就像我們在排擠你一樣!很討厭!」木兔雙手插腰,不開心地嘟著嘴。

  「那種事情無所謂的吧,我平常逛祭典本來就不會特別穿浴衣。」

  「不,這樣感覺確實不太好。」一旁的赤葦也跟著開口。

  「赤葦さん?」

  「是吧是吧!」

  「我是有一件多的可以借你啦,不過、」黑尾頓了頓,轉頭看了月島一眼。「嘛啊,大概不行吧。」

  「嗯,黑尾さん的浴衣對月島來說應該會太寬。」同樣看著月島,赤葦認同地點了點頭。這兩個人的身高雖然相近,但是身材差太多了。

  「赤葦你呢?」

  「很抱歉,我只有身上這一件。」

  「我也只有這一件!」

  「反正木兔さん你的月島也不能穿。」

  看著認真討論起來的前輩們,月島打從心底覺得這種事怎樣都好。

  「所以就說我不用了──」

  「啊,去浴衣出租店如何?」黑尾右手握拳往左手手心上一敲。「反正時間還早,我知道去祭典的路上有一家還不錯的店。」

  「這方法倒是可行。」

  「我也贊成!」

  「呃、我覺得沒有必要為了這個多花一筆錢。」聽著急轉直下的對話,月島連忙揮了揮手。

  「放心吧月島,既然是我們希望你穿的,當然也是由我們來出錢。」赤葦拍了拍月島的肩膀,露出對月島來說完全沒有作用的安慰的笑。

  「就是說啊,放心交給前輩們吧!」木兔更是不客氣地將半個人掛到月島肩上。

  「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嘛,畢竟難得來一次,偶爾盡情玩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吧?ツッキー。」搭上月島另一邊的肩膀,黑尾勾起某種不容反駁的笑。

  為什麼自己總是被這些人耍得團團轉呢?月島望著還有些光亮的夜空,突然擔心起接下來的行程了。

◇  ◇  ◇

 

  於是,月島被黑尾和木兔半架著,赤葦則是淡定地跟在後頭,一行人來到了黑尾所說的浴衣出租店。

  話說回來,既然是挑我要穿的浴衣,應該是由我自己來選才對啊?

  看著一進店內就像是忘記目的一樣,自動散開逛起來的三個人,月島趁機默默地轉身往後退。

  「「「別想跑!」」」

  結果當然還是被抓回來了。



  「ツッキー你看!這件很棒吧!」似乎對店內的擺放位置很熟,黑尾沒多久就拿了一件遞給月島。

  手中的布料十分輕柔,顏色是乾淨的絹白色,沒有多餘的花紋,最上面對折疊起的則是紺藍色的腰帶。

  這似乎跟家裡的那件差不多。

  端詳了一番之後,月島有些訝異於黑尾與自己相似的眼光,正準備說「就這件好了」,以省下挑選時間時,黑尾笑嘻嘻地開口了。

  「選這件的話我就可以和ツッキー穿情侶裝了!」

  「不好意思,我不要這件。」月島一秒把手中的衣物塞回黑尾懷裡。

  「欸?!為什麼?!」黑尾震驚了,他一向認為自己的眼光還不錯啊。

  「真對不起,我討厭白色。」

  「真的嗎?!」

  「是真的。」

  「可惡!這可是我精心挑選的說!」

  隨便說著臨時掰出來的謊言,月島撇開了頭,覺得臉上有點發熱。

  情侶裝是怎麼回事?腦袋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這個人……



  「哈哈哈哈哈黑尾你這個笨蛋!這時候要選的應該是ツッキー喜歡的顏色和款式才對啊!」一旁聽了整段對話的木兔,不顧店內其他人的目光,直接大笑了起來。

  「哎呀?你難得說出了一些有腦袋的話啊。」看著爆笑的木兔,黑尾故作吃驚地說。

  「真奇怪,沒有發燒啊?」赤葦更是伸出手探上木兔的額頭。

  「黑尾就算了,為什麼連赤葦都這樣!」

  接連被同屆和後輩打擊,木兔有些哭喪著臉,但隨即又恢復了精神,拿出了藏在背後的浴衣,一臉得意地展示開來。

  「看好了你們這些傢伙!本大爺我選的是這件!」

  「啊哈哈哈哈哈木兔果然還是木兔哈哈哈哈哈──」結果換成黑尾抱著肚子大笑了。

  「太好了,通常運轉中呢,木兔さん。」赤葦則是安心地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啊你們!」不滿地抗議著,木兔將矛頭轉而指向一直保持沉默的月島。「喂,ツッキー,這件很棒吧!怎麼樣?想穿嗎?」

  「一點都不想。」月島又是一次秒答。

  「咦──」木兔露出了大受打擊的神情。「可是ツッキー你不是喜歡草莓蛋糕嗎?不是嗎?」

  木兔選的浴衣,是一件以淺粉紅色為底,上頭交錯繡著白色和鮮紅色格子的款式,乍看之下確實跟草莓蛋糕有著某種同工異曲之妙。

  姑且先不提木兔的品味,月島還是第一次看到顏色如此鮮艷的男性浴衣。製造的廠商真的認為有人會穿嗎?而且居然還有店家跟著進貨了!到底多想要引人注目才會去穿這種東西啊!

  無視身後一個壓著肚子,一個遮著嘴巴狂笑的人,月島抓住木兔的肩膀,異常認真地凝視著眼前的前輩。

  「木兔さん。」

  「是、是!」感受到從後輩身上傳來的威壓感,木兔反射性地立正了。

  「木兔さん喜歡吃烤肉吧?」

  「對啊,最喜歡了!」

  「那木兔さん會想把烤肉當作浴衣穿在身上嗎?」

  「呃、應該不會……」


  「應該wwwwww居然是應該wwwwwww」

  「黑尾さん,你的笑聲變成表符了。」


  繼續無視身後嘈雜的背景音,月島筆直地面對木兔。

  「所以雖然我喜歡草莓蛋糕,但我喜歡的只是味道,不是外觀,也不會想把它穿在身上。」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就不能普通地挑個浴衣嗎……

  大概是接連兩次的胡鬧讓月島產生了疲倦之意,使他忽略了在場的前輩有三個,而且還有一個人沒挑出浴衣的款式。

  「月島。」看到月島因為呼喚聲轉過頭,赤葦馬上攤開手中的布料。「這件如何。」

  「……」

  「……」

  「……赤葦さん,請不要用那種表情看著我,我是不會穿的。」

  「我認為紫色非常適合月島。」

  「並不是顏色的問題。」

  「而且這件的款式也很適合你,圖案俐落不花俏,簡樸卻不失典雅──」

  「別再說了,赤葦さん。」壓著抽痛的額頭,月島打斷了赤葦的話。

  平心而論,那件浴衣確實很精緻,要是在別的場合看到它,自己應該也會同意赤葦さん的稱讚吧。但是,如果是要給自己要穿的話──

  「不管怎麼樣,我是絕對不會穿女式浴衣的!」

  赤葦手上的浴衣是以淡紫色為底色,繡著暗紅色的秋英花,再加上紫藤色的腰帶。雖然確實不算是花俏的款式,但不管怎麼樣,光看腰帶的寬度就知道,這件毫無疑問是女性用的浴衣。


  「女式浴衣!我居然沒想到!」木兔一臉懊悔地抱著頭大喊。

  一般來說並不會想到。

  「幹得好啊赤葦!我認輸了!輸得心服口服!」黑尾感動地用手臂遮住眼睛。

  別認輸啊!

  「放棄掙扎吧,月島。」赤葦反抓著浴衣肩線,一步一步朝月島靠近。

  「啊啊!夠了!我選第一件!」眼看紫色的布料就要披到自己身上,月島連忙扯下黑尾手裡的白色浴衣,逃進了換衣間。


  「不愧是赤葦啊,馬上就讓ツッキー自己主動選一件了。」看著唰一聲關上的換衣間大門,黑尾佩服地點了點頭。

  「居然不是選我的……!草莓蛋糕錯了嗎……!」落選的木兔則是蹲到角落畫圈圈去了。

  「嘖,真可惜,好想看穿女式浴衣的月島……」赤葦也看著手上的浴衣落寞地說。

  「先別說木兔了,原來連你也是認真的嗎赤葦!」



  並沒有過太久,穿戴整齊的月島便從換衣間走出來了。

  白色的浴衣並不適合所有人穿,能穿得好看的人就更少了,但月島絕對是那其中的少數。通常會讓膚色顯黑的浴衣,反而更加襯托出月島肌膚的白皙,配上淺色的淡金色頭髮,要不是還有腰間的紺藍色腰帶,整身白得看起來就像是從雪國出生的妖怪一樣。月島雙手交握垂在身前,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愣住的三個人。

  「很適合你喔,月島。」首先回過神來的赤葦豎起了拇指。

  木兔跟黑尾也連忙附和。

  「對!超適合!」

  「是不是!果然還是我的眼光好!」

  「……謝謝。」月島莫名鬆了一口氣。

  「好啦,」黑尾轉身擦掉其實並不存在的口水,擺出誇張的姿勢指向店外。「既然已經解決了浴衣的問題──」

  「祭典!GO!」木兔配合地舉起手大喊。

  看著興致勃勃的兩人,月島和赤葦也跟著露出淺笑。



  「那個、客人,你們還沒付錢喔。」

  「「「「對不起……!」」」」


TBC

评论
热度(5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