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ぼくあか/兔赤】為你留下的時間

*2366字的短打

*遲到了三天木兔我對不起你(土下座

*木兔光太郎生日快樂!




  「木兔さん,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想要的東西?有很多啊。」歪著頭,他扳起手指算著。「想要晚餐吃很多肉,想要下午練習時多殺幾顆球,想要買新的訓練用T恤,想要明天的國文小考能及格,想要抽到稀有卡......」

  「......木兔さん還真是靠著本能在過活呢。」

  「啊,對了,還有一個!」

  「嗯?」

  彷若流光的金色雙瞳,因為笑意而微微瞇起,那一瞬間,在他臉上綻放的純粹情感,遠比他身後的艷陽來得更加耀眼,令人炫目。

  「我最想要的、是可以一直跟赤葦在一起!」



  「赤葦、赤葦,你聽我說啊——」

  木兔光太郎盤腿坐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背靠著床緣側過頭,對坐在床上的人說著。剛洗完澡後的頭髮不若平時硬直,而是帶著些許水氣,柔順地塌在前額與後頸。

  「木兔さん,請不要亂動。」

  赤葦京治皺起眉,往指尖稍微使力,隔著毛巾將木兔的頭硬是轉了回去。繼續剛才的動作,赤葦如傳球時一般靈活動著手指,仔細地幫木兔擦著頭髮。

  「我說赤葦啊,你不覺得其他人很過分嗎?」瞇著眼睛、仰起脖子享受著按摩服務,木兔看起來就像隻因為搔癢而滿足的貓頭鷹。

  「會嗎?」隨口回應,赤葦認真地按壓著木兔的頭,在幫忙擦頭髮的同時,手指也精準地在穴道間上使力。

  「會!根本超過分!小見那傢伙到底是在哪裡找到這種T恤的! 這隻不知道是醜還是怎樣的奇怪貓頭鷹是什麼啊!貓頭鷹不應該是更帥氣的動物嗎!」

  「好像是美勞課上做的絹印時吧,挺可愛的啊。」

  「還有猿代!哪有人禮物送的是『國文小考及格重點』啦!而且這行輔助也太讓人火大了!『就連木兔也看得懂的簡單筆記~』,是把我當笨蛋嗎!」

  「這不是挺實用的嗎?木兔さん之前的小考沒及格吧?」

  「最過分的是木葉啦!神秘兮兮地說要傳東西給我,結果居然是傳他抽到的七星卡的截圖啦!還是我一直很想要的那隻耶!」

  「這個確實是......但木葉さん不是說了組隊時可以找他嗎?」

  「還有鷲尾啊--」

  一個一個點出隊員的名字,木兔忿忿不平地說著,但語氣中卻沒有抱怨的感覺,反而有點像是在藉機炫耀的意味。

  「啊,不過烤肉很好吃,謝謝你們請客喔!」一個擊掌,木兔回過頭開心地說。

  「那個倒是不用客氣,全隊一起分其實沒多少錢。」從床上站起身,赤葦拿起半溼的毛巾走進浴室,然後又帶著吹風機走了回來。

  將電線接上插座,赤葦坐回原本的位置,一手拿穩吹風機,另一手再次覆上木兔的頭髮。他推開電源開關,熟練地撥弄著指尖下的黑白髮絲,讓熱風平均地穿梭其中。已經擦了半乾的頭髮,不需要太多時間便吹至全乾。

  也許是礙於吹風機運轉時的噪音,木兔在整個過程中,難得完全沒有說話。直到赤葦收拾完吹風機,重新踏進房間時,木兔才終於開口。

  「吶,赤葦。」還是維持坐在地上的姿勢,木兔仰視著站在門口處的赤葦,一臉認真地問。「為什麼赤葦會突然說要來我家住呢?」

  「那是因為.......」用餘光瞥了一眼手錶,赤葦對於回答有些遲疑。木兔的視線雖然是由下而上,但卻是種盯著獵物不放的銳利眼神。

  「赤葦--」

  就在木兔還想要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突然響起的音樂打斷了。

  「.......先看手機吧,木兔さん。」對木兔的手機鈴聲瞭若指掌,赤葦一瞬間判斷出這是簡訊的鈴聲,便朝著床頭櫃的方向指了指。

  「喔。」木兔一個伸手撈過手機,點開螢幕後驚訝地叫了聲。「欸?!是ツッキー傳來的?!欸?!交換號碼之後,我還是第一次收到ツッキー傳來的訊息耶!」

  「是這樣嗎。」赤葦往木兔走近,同時在心理想著絕對不能說他其實有收過幾次。

  「對啊!超難得!」繼續操控著手機,木兔臉上的表情逐漸從驚訝轉成困惑。「赤葦,HBD是什麼意思啊?」

  「是HAPPY BIRTHDAY。」赤葦在木兔旁邊坐下。

  「是喔--不對啊,我的生日現在已經過了吧?」看著手機上已經跳向下個日期的時間,木兔皺起眉頭。「啊,黑尾也傳訊息過來了。『生日快樂啊木兔,赤葦的小計策成功了嗎?』......赤葦,這是什麼意思?」

  「木兔さん,」看著歪著頭的木兔,赤葦忍不住笑了出來。「其實、今天才是你的生日。」

  「耶?」

  「我把你的手機時間往前調一天了,你可以重新用網路對時一次。」

  「咦?咦咦?真的耶!」木兔滑著手機,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是剛剛你們不是還幫我慶生嗎?」

  「簡單來說,」赤葦還是淡淡地笑著。「我請梟谷球隊的各位陪我演了一場戲,假裝今天、不,假裝昨天是木兔さん的生日。」

  「所以黑尾說的小計策就是這個嗎?」木兔拍著床墊。「等等我不懂!為什麼要故意把時間往前調了一天!」

  「木兔さん還記得嗎?我在大概一個月前,問過你想要什麼。」

  「好像有這麼回事......」

  「然後那時候木兔さん說了,想要一直跟我在一起。」赤葦頓了頓,白淨的臉上有點微紅。他正對木兔的眼睛,認真地、一字一句地說。「所以、我就把這一天空下來了。」

  「這麼說--」

  「從現在開始的二十四個小時,不管學校、不管球隊、不管其他所有事情與身分,今天這一天,那些東西都與我無關。今天這一天,我僅僅只是屬於木兔光太郎一個人的。這就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赤葦漾開笑容。「光太郎,生日快樂。你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讓我能夠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這份禮物我就收下了,京治。」木兔也同樣露出燦爛的笑。「我啊,也覺得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跟你在一起,實在是太好了。」

  能誕生在這個有你的世界上,就是最棒的禮物了。




  「赤葦、赤葦,那今晚可以做嗎?」

  「......」

  「反正明天是假日嘛,又不用早起。」

  「......」

  「可以嗎?可以嗎?」

  「......我說過,我今天都是木兔さん的了吧?」

  「耶!那明天可以繼續做嗎?可以做一整天嗎?」

  「......不,那個、請務必、還是克制一下。」


END

评论(7)
热度(10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