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烏野一年級】或許可以開始期待

*用了作弊伎倆讓文章看起來有準時發(乾

*愚蠢歡樂向,沒有CP,月島好像太成熟了

*十五夜快樂!下一次同天又是19年之後了!

*月島螢生日快樂!

 



  「咦?咦咦咦?下禮拜天是那個月島的生日嗎?」

  「嗯、嗯,是這樣沒錯。」

  「幹嘛這麼驚訝,不就是個生日而已嗎?」

  「這你就錯了,影山くん!生日可是很重要的喔!」

  「沒錯!生日就是每個人誕生的紀念日!就算月島嘴巴很壞,但他也是烏野的重要同伴,所以應該也要幫他慶生才對!」

  「影山你一臉『為什麼我非得為了月島那傢伙做這種麻煩事不可啊?』的表情呢。」

  「嘖。」

  「山口くん,你知道月島くん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嗎?要不要我們一起送他一份當禮物呢?」

  「喔喔,這個主意不錯耶!影山你覺得呢?」

  「……勉勉強強。」

  「我想想,ツッキー他喜歡的東西嗎?啊,如果是那個的話──」

 

  總覺得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在按下山口忠家門口的門鈴前,月島螢突然這麼覺得。

  不,其實並不是突然,早在山口久違地邀請月島這週末去他家玩的當下,月島就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了。雖然他在小學和國中偶爾會去山口家作客,山口也偶爾會來他家玩,但那也只是偶爾而已。而且在上了高中之後,這樣的機會更是直接降為零。

  月島回想山口向他詢問今天有沒有空時,略帶緊張的表情,便更加篤定了自己的猜測。雖然山口和自己相處總有種慌慌張張的感覺,但卻絕對不是緊張,所以肯定是哪裡有問題。

  更何況他也不是笨蛋。就算「忘記」是故事中非常愛用的老梗,但月島並不認為會有多少人真正忘記那個日子。頂多就是像他一樣不在意,瞥了一眼日期,喔了一聲就算了。他也不是說討厭慶祝,只是覺得實在沒什麼必要,而更多的是怕麻煩。

  月島嘆了一口氣,還是按下了門鈴。

  在那時候,他還沒想到,既然怕麻煩,為什麼自己最後還是答應了邀請的這件事。

 

  「來了來了──咦?月島くん?!」

  才說著,麻煩就出現了。

  月島簡直都要懷疑自己其實有預言能力了。

  踏著輕快步伐前來開門,然後在看到月島的瞬間,臉上表情瞬間轉為驚慌失措的,並不是山口家的任何一人,而是烏野高校排球隊第一學期末才剛入部的嬌小經理,谷地仁花。

  看著眼前一下子拉裙子,一下子撥頭髮,但就是沒發現自己臉頰上沾著奶油的小小同屆,月島沒有懷疑自己走錯房子,反而還大致可以看出裡面究竟發生哪些事了。他也不戳破,只是像平常一樣地打了聲招呼。

  「下午好,谷地さん。」

  「下下下午好!月島くん!」因為月島的招呼而整個人彈了起來,谷地強撐著微笑,結結巴巴地說著。「呃那個、月島くん怎麼、怎麼那麼早就來了哈哈哈……」

  月島不說話,只是默默亮出了左腕上的錶。

  他可沒有遲到的癖好。

  「噫!居然已經這個時間了!對不起我錯怪你了月島くん!」看清楚時間,谷地發出了非常像女孩子的尖叫聲。「可可可是怎怎怎麼辦!東西才做到一半而已──」

  眨了眨眼,月島決定越過愈來愈混亂的谷地,直接脫下鞋子,踏進還算熟悉的山口家。

  「打擾了。」

  「等等!月島くん!」

  「嗯?谷地さん,是誰來了――哇!月島!」

  「能不能別一個個看到我都像是看到怪物一樣大叫?」

  從屋內深處跑出來的人有著一頭橘色短髮,和谷地同樣在看到月島後瞬間發出驚呼。

  「抱歉……可是你怎麼已經到了啦!」不只是臉,日向翔陽連衣服都黏上了看起來應該是麵團的東西,但他仍然毫無自覺地指著月島大叫。「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吧?」

  「誰跟你說好。」

  「不對不對!搞錯的是我們啦!日向!」

  「欸?是嗎?」

  「你們都不看時間的是吧?」

  無視忙著解釋跟忙著聽解釋的兩人,月島瞇起眼睛望了望四周。

  既然連日向都在,那麼……

  「呆子日向!吵死了!」

  如月島所料,影山飛雄沒多久也跟著出現了。他的狀態也沒比其他兩人好到哪裡去,影山身上沾到的是東一片西一片的麵粉,就連他原本全黑的頭髮,都被粉末染白了一半。

  這三個人站在一起實在是……

  「喂!你這傢伙怎麼在這──等等你笑什麼笑!」

  「你們幾個,下次出來開門前,記得先照一照鏡子啊。」毫不客氣地大聲笑著,心情變得還不錯的月島,給了個不知道是真心還是諷刺的建議,便向愣住的三人揮了揮手,自動往客廳的方向走去。「還有,不要讓客人等太久。」

  他憑著記憶正確走到對的地方,才剛在沙發上坐下,就聽見外頭傳來慘叫聲三重奏,讓他的心情又更好了一些。

  事情雖然麻煩,但偶一為之似乎也是挺有趣的。

 

  「那個、ツッキー,請喝茶。」

  怎麼看都像是被其他人應推出來的山口,雖然看起來在過來前已經先經過了一番整理,但還是隱約看得到衣服上殘留著的一些白色粉末。

  相較於山口的戰戰兢兢,月島依舊面不改色。他接過茶杯抿了一口,是冰涼的烏龍茶。

  放下杯子,順手拿起桌上雜誌翻了起來,看了幾頁後,月島才頭也不抬地對著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山口開口。

  「你、不用去幫忙嗎?」

  「欸?可以嗎?」沒想到月島會這麼問,山口愣了一拍,才抬起頭,一臉驚訝地反問。

  月島不耐煩地搧了搧手,手上的雜誌又翻過了一頁。

  「抱歉!ツッキー!我們很快就會弄好了!」山口一個躬身,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獨自一人坐在別人家的客廳,月島也沒怎麼不自在。繼續翻著雜誌,偶爾拿起烏龍茶喝個一口,悠閒等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大概在過了幾十分鐘,月島已經把烏龍茶喝完,也把山口家客廳的所有雜誌、甚至是報紙都看完了,開始掏出自己的手機滑滑滑的時候,客廳的門終於被由外打開了。

  「讓、讓你久等了,月島。」首先探頭進來的不出意料之外是日向。

  「聽你用敬語說話總覺得有點噁心、不對,原來你會用敬語啊。」

  「你說什麼──!」

  「那麼、你們有什麼事呢?」月島收起手機,抬頭看向全塞在門口的同屆,皺起眉毛。「有事就快說,少在那邊畏畏縮縮的。」

  除了月島之外的一群人互看了幾眼,總算由日向帶頭魚貫走進了客廳。全部人的身上在剛剛的幾十分鐘內,又或多或少沾上了新的食材殘渣,而除此之外,還有另一點與方才不同的,就是谷地手上端著的「某種東西」。

  雖然因為意圖過於明顯,月島不用猜也知道這些傢伙想瞞著他做什麼。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無法將「那團東西」,與腦中的蛋糕形象連結在一起。

  「……那是什麼前衛的藝術創作嗎?」

  谷地拿著的盤子上,放著一團不規則形狀的物體,不僅歪七扭八,還東凹一塊西凸一塊。上頭的奶油明顯沒有塗勻,到處都能看見裸露出來、但顏色也是深淺不一的海綿蛋糕──月島就是藉此勉強判定那是蛋糕──但有些部分光是用看的就知道塗得太多。而在根本不是平面的蛋糕頂端,則是放著因為無法擺正,而全部擠在一邊的好幾顆草莓,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白色圓形物體。

  「抱歉!ツッキー!」率先雙手合十道歉的是山口。「大家原本是想一起做一個草莓蛋糕的,但沒想到這麼難……」

  「月島くん對不起!」放下盤子,谷地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都是我說要做蛋糕的錯!要罵就罵我吧!」

  「不是谷地さん的錯啦!是我和影山太笨手笨腳了,對不起喔!月島!」日向用手肘撞了撞身邊的人。「影山你也快跟著道歉啊!」

  「……抱歉。」雖然臉上很不情願的樣子,但影山還是老實地道了歉。

  其實並不是很在意眼前幾個人把蛋糕搞砸的事,應該說月島在走進山口家時,就已經有這樣的預感了,只是沒想到這些傢伙會搞砸得這麼徹底。間接確定了那團奇形怪狀的東西是蛋糕,月島唯一剩下的問題就只有──

  「我想問一下,那些白色球狀不明物體是什麼?」

  總覺得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但又覺得那應該不是會在蛋糕上出現的東西才對。

  「是月見糰子!」

  「因為在蛋糕做到一半的時候,谷地さん突然提到今天是十五夜、」

  「然後影山就說那要不要在蛋糕上放幾個月見糰子!」

  「是我說要放的你有意見嗎?」

  想也知道糰子跟蛋糕根本不合啊。

  聽著四個人一搭一唱地說著,月島也懶得吐槽了。他只是默默拿起叉子,切下一小塊蛋糕放進嘴裡,在四人瞪大眼睛的注視下把口中的東西嚥下。

  「好鹹。」放下叉子,月島誠實地說出感想。

  「咦咦?怎麼可能!」拿起另一隻叉子挖了一口,日向少見地哭喪著臉。「真的好鹹喔!」

  「我我我試試!唔!這種如大海一般深奧的鹹味!」

  「可惡!真的超鹹!」

  「抱歉!ツッキー!」

  跟著試吃的其他三人也紛紛露出微妙的表情。

  「大概是把糖和鹽搞反了吧。」雙手環胸,月島咂著嘴,不自然地撇過頭去。「還有,你們是不是忘了說什麼?」

  「啊!」

  日向先叫了一聲,其他人也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又對望了幾眼後,重新x立正站好。

  「三、」同樣由日向負責倒數。「二、一──」

  「「「「月島生日快樂!」」」」

  明亮的祝賀聲,傳遍了客廳的每個角落。

  「連祝賀都要壽星本人提醒,你們真的是很失敗耶。」露出熟悉的壞笑,月島一如往常地發揮毒舌本色,接著才微紅著耳朵,小小聲地補上一句。「不過還是、謝謝了。」

  「欸?!那、那個月島剛剛道謝了?!」

  「媽媽!月島くん居然主動道謝了!」

  「喂、你、腦子沒壞吧?」

  「怎怎怎麼辦!ツッキー要去看醫生嗎?」

  「放心吧,我沒病。」冷眼看著開始驚慌失措的四個人,月島重新勾起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只是身為壽星,有些事想讓你們幫忙而已。」

  「欸?」

  「我說啊,浪費食物是不好的對吧?」月島優雅地將食指交扣,對眼前的同學們露出燦爛到可怕的笑容。「所以就請你們,把自己製造出來的『食物』給吃掉吧。」

  「惡魔!月島你這個惡魔!」

  「這個吃下去之後,明天還有辦法上場打球嗎……」

  「嗚嗚,對不起,我不該浪費食物,這一定是食物之神在懲罰我們……」

  「那個、谷地さん妳可以吃少一點沒關係。」

  聽著此起彼落的哀號聲,月島偷偷地、再次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雖然一直他都不是很在意生日這件事,認為那不過只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裡的其中一天。但是、可能、或許,在過了今天之後,他也可以、對生日再多一點點的期待吧。


END




哇哈哈哈哈肯定沒有人猜到我會寫這些傢伙對吧哈哈哈哈哈(被打

评论(17)
热度(8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