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新社員/雷東】花的名字

極限挑戰60分 008

*1806字的短打

*沒有仔細算,但加上查資料的時間絕對超過60分好幾倍www

*有捏了一點點點冬之章




  你在這一生中,總共收到了那個品種的花三次。

 

 

  第一次是在高中畢業的時候。

 

  那時的你們已經很久沒有說上話了。他知道你對他的感情,你也終於知道了他對你亦是同樣的心緒,然而你們還是失去了交集。在那個你以為你總算得到他的夜晚之後,他重新開始躲著你,你們再次形同陌路。

  你獨自一人想了很久很久,關於理想與現實、關於這個標籤化的社會、關於這個不合理的世界、關於你和他即將面對的未來。然後你發現,不管他再怎麼避著你,你還是無法討厭他、無法離開他,你無法放棄他。

  不想要就這樣畢業。你暗自下定了決心,你願意為他賭上一切,你想再次擁抱他,你想要擁有他,因為你愛他。

 

  畢業典禮那天,就在你要出聲喊他的時候,意料之外地,他先向你搭話了。

  你愣愣地聽著他喊了你的名,清雅的聲音還是跟記憶中一樣。你愣愣地看著他遞給你的黃色花朵,亮黃色的花瓣在艷陽的照射下有點刺眼。你愣愣地接過單支包裝的花,同時下意識地抓緊了他的手。

  如果這時候放開,就再也抓不住了。你突然這麼覺得。然而,你最後還是沒有抓住他,這一失手,就是幾年的分別。

  你永遠忘不了他在抽回手時,寂寥疲憊的笑容,還有那句直接把你震在原地無法動彈的話。

  「小雷,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他垂下眼簾。

  「畢業快樂。」

 

  顫抖著手指,你之後在網路上查了資料,才知道了那是朵什麼樣的花,以及隱藏在那朵花背後的花語。

  離別。

  這是他留給你的畢業禮物。

 

 

  第二次是在你和他的婚禮上。

 

  那時候的你和他已經遷居到了美國,即將在法律的保護下步入禮堂。

  而在婚禮正式開場前,一身正裝的他捧著整束的花踏入休息室,微笑著朝你走近。你報以同樣的笑,然而待你定睛一看,手一抖,差點就將拿著的玻璃水杯摔下。

  那曾經成為你好幾年夢靨的黃色花朵,就這樣一大把的被他捧在手中,你不敢想像其中的含意,你不覺得自己能再一次承受得而復失。但你還是決定相信他,相信他不會再一次放開手,所以你強撐著笑,問他那些花是做什麼用的。

  「小雷,這是給你的。」

  得到回答的那一瞬間,你幾乎聽見了世界崩毀的聲音。

 

  在開始發黑的視野中,他嘴邊的弧度依舊,輕輕開合著的雙唇似乎在說些什麼。

  「除了離別,這種花的花語還有『盼望的幸福』。」

  回過神來,你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他將整束花塞進你手裡,就這麼抓著你的手,露出了以前根本不可能會有的、明亮的笑容。

  「我在你身上找到了幸福,希望從今以後,你也可以在我身上找到你盼望了很久的幸福。」

  他將額頭貼上你的。

  「新婚快樂。」

 

  你終於不再討厭那些黃色花朵。就像你們重新相遇的那天你說的,正是因為經過了各種困難,你們才有辦法走得這麼遠。如果沒有離別,你就不會一次次地肯定你無法離開他。

  盼望的幸福。

  你一直都知道那在哪,而如今,你終於得到了。

 

 

  第三次就是現在。

 

  這時候的你正站在空無一人的床前,白淨的床單平整地鋪開,整齊得像是全新的一樣,完全看不出來這是他住了好一陣子的地方。

  其實你不是很確定你這幾天是怎麼過的,記憶似乎從他離開之後便中斷了,直到你在床頭櫃上看見了插在花瓶裡的黃色花朵,以及放在花瓶旁的一封信。你的意識突然從遠方被拉了回來,你突然想起自己還活著的這件事。

  跟年齡無關,你顫抖地拿起那封署名給你的信,白色的信封沒有花紋。小心地拆開信,裡面只有一張小小的卡片,還有秀麗的幾行字。

  是你絕對不會認錯的,他的字跡。

 

  「雖然在西方,它有著失望和悲歡離合的意思,」

  你迷戀地看著他的字,彷彿還能親耳聽到他說話,彷彿還能親眼看到他。窗外的風吹著窗簾啪嗒作響,你繼續讀著那短短的留言。

  「然而,它在東方卻有著長壽、長春的意思,希望你還可以活著很久很久。」

  事到如今,你已經覺得那些花語怎樣都好了。你唯一覺得心痛的是,為什麼他在這種時候還要關心著你呢?明明最痛苦的人是他才對啊。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不管有多痛苦他都能壓抑著,就為了不讓你發現。

  「不要太快過來找我。」

  你已經再也碰觸不到他了。

  「再見了,小雷。」

 

  站在空無一人的醫院病房中,你無聲地哭了。

  你總是抓不住他。即使短暫地碰到了他,他也會很快地將你推開。而就在你終於擁有了他,你們一起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長到你相信你們之後也會就這樣走下去時,他再一次地離開了,而且不會再回來了。

  長壽。

  你並不需要這種東西,你想要的一直都很簡單。

 

 

  你不想要離開他,你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

 

  將小卡收進上衣口袋,收在左胸,那是最貼近心藏的位置。

 

  你不會離開他。

  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後當然也不會。

 

  因為離開他,就是離開世界。

 

 

  你轉身走出病房,徒留金盞花兀自隨風搖擺。


评论(7)
热度(10)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