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月クロ/月黑】一切都照著他的劇本在走

*2437字的短打

*新刊〈流年四季〉三、四年前發生的故事,不過沒什麼關連

*赤葦的戲份好像比黑尾多(喂

*月黑日快樂!




  「好久不見了,黑尾さん。」

  「ツツツツツッキー?!你怎麼會在這裡?!」

  在東京某大學的學生餐廳裡,獨自坐在雙人桌一角吃著定食套餐的黑髮青年,在看到連詢問都沒有,就拿著托盤往他正對面一放的淡金髮色青年後,驚得筷子一抖,夾著的鯖魚魚肉就這麼落回陶盤上。

  「真過分呢黑尾さん,巧遇兩年不見的後輩,比起打招呼居然是先大叫啊,就算是我也會覺得很受傷的。」金髮青年把後背包掛上椅背,毫不客氣地直接坐下。他脫掉鋪棉連帽外套,整齊摺疊好後放在腿上,然後衝著黑髮青年露出刻意的假笑。

  「對、對不起!咦?等等、ツッキー你怎麼、咦?咦咦咦?」先是反射性地道了歉,黑髮青年慌亂地看著眼前後輩的動作,舉在空中的筷子動也不是放也不是。過於意料之外的衝擊讓他腦袋幾乎停止運轉,只能呆坐在位子上發出意義不明的驚呼。

  「吶,黑尾さん難道就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好、好久不見?」

  「會這麼久不見是因為黑尾さん一直躲著我吧。」

  「呃、那是、這個……不對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被金髮青年一步步逼問,黑髮青年看起來一副就是想直接轉身就跑,但懾於金發青年帶著黑色氣場的笑容,他連動都不敢動。

  「如果我今天沒有偶然看到黑尾さん在這裡吃飯的話,你還想躲多久呢?」

  「所以說你為什麼會在我讀的大學裡出現啦!」

 

  這根本不是偶然。

  坐在另一張較遠的雙人桌旁觀察著兩人的互動,赤葦京治咬了一口三角飯糰,在心中默默吐槽著。

  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遇見黑尾鐵朗並不是偶然。

  一切都是月島螢計畫好的。

 

 

 

  赤葦是在高三的夏季集訓開始參與這件事的。

  去年夏天的共同練習之後,月島和赤葦、或者說和當時一起練習的人都有保持聯絡,在這次集訓的自由時間,也常常就會自動集合在一起。

  「赤葦さん,黑尾さん也會回來指導練習嗎?」自主練習告一個段落後,月島在赤葦身邊坐下,看著正跟日向和灰羽打鬧的木兔問。

  「不知道呢。」同樣看著木兔,赤葦一邊想著「這個人就算升上大學也一點都沒變呢」,一邊反問月島。「這個應該去問研磨くん會比較清楚吧。」

  「說的也是。」

  「不過我是沒聽說他有要回來,木兔さん應該也不知道。」

  「這樣啊……真可惜。」

  「月島你還真喜歡黑尾さん呢。」

  那只是不經心的一句話。

  「是啊。」

  「嗯?」

  「我喜歡黑尾さん。」

  赤葦猛然轉頭,只見月島像平常一樣掛著很適合諷刺的淺笑,但蜜糖色的眼中卻寫滿了認真。用白皙修長的手指支著下顎,月島歪頭思索了一瞬,便說出跟他斯文外表不甚符合的粗魯話語。

  「嗯,是想上他、想操哭他的那種喜歡喔。」

  「……你是故意的?」

  「是啊,我是故意的。因為比起孤爪さん,赤葦さん感覺比較會幫我的忙呢。」

  「為什麼?」

  「因為還算挺有趣的吧?」月島露出了燦爛到有點可怕的笑。「給黑尾さん下圈套這種事。」

 

  赤葦答應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月島早在半年前就從宮城搭車來到東京,趁著黑尾畢業典禮時跟他告白了。

  「結果?」

  「從那之後就一直被躲著了,電話也不接,訊息也不回,只有在群組裡會稍微講上幾句而已。」

  「這樣啊。但在我來看,我覺得黑尾さん也是喜歡著月島的喔,至少好感度絕對不低。」

  「我也這麼覺得。」

  「所以到底為什麼會躲著你啊……」

  「因為他害怕吧,怕我只是一時興起,怕我從此走上不歸路。黑尾さん在這種地方總是會想太多呢。」月島瞇起眼睛,臉上的表情是他自己也沒發現的溫柔。「但是我會等的,不管多久都會等下去的。」

 

  而月島這一等,就是兩年過去了。

  雖然月島和黑尾中間還隔著交通這個阻礙,但除了後來也越來越沒在使用的群組,月島居然真的整整兩年都沒有和黑尾連絡過。這份強大的自制力,讓赤葦不由得佩服了起來,同時也隱隱感到擔心。

  萬一哪天這份自制力被擊碎,襲捲而來的反噬想必也非同小可。幸好至目前為止,都還沒發生過這樣的狀況。

  在月島沒跟黑尾聯絡的這兩年,就是赤葦在負責收集情報給月島。從孤爪那裡要來的,從木兔那裡套來的,或是他自己去開口問的。不管是大事或是小事,月島都毫不介意地全盤收下。

  黑尾加入了學校的球隊,球隊練習的時間,這一學期的課表,空堂時常待著的地方,參加了系學會擔當了幹部,喜歡吃學校附近的哪些店家,平常假日都在做些什麼,從學校宿舍搬出去後租了哪裡的房子……赤葦都快覺得自己以後可以去徵信社找工作了。

  最後,在眾多情報堆積之下出現的,就是現在這個狀況。

 

 

 

  「哎呀,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遇到黑尾さん呢,沒想到前輩的腦袋意外地好使啊。」優雅地吃下一口咖哩,月島的毒舌模式今天也全力全開。

  其實根本是知道黑尾讀這裡才特意考進來的。赤葦繼續邊看戲邊想著。雖然兩人的科系分數還是有落差。

  「我也是有在讀書的好嗎!欸?!所以ツッキー也是這裡的學生嗎?!」黑尾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是喔,從這禮拜起正式就讀呢。」月島動作突然一頓,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啊了一聲。「對了,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出租的房子嗎?」

  「你要租房子?大一不是有保障住宿嗎?」黑尾不解地問。

  「太小太髒了,本能上有點接受不了。」

  然而那只是半真半假的藉口。

  「確實你看起來就像是有潔癖的人啊。唔,這附近的租屋處嗎……」

  「不然,黑尾さん你不是缺室友嗎?」

  「欸?你怎麼知道?」

  「我隨便說的,沒想到真的缺啊。」

  好一個誘導問答。赤葦嚼著第三顆飯糰。根據調查,黑尾さん的原室友是大四的前輩,不久前才因為畢業搬了出去,現在正缺可以分攤租金的合夥人。

  「呃、雖然缺是缺啦……」黑尾為難地左右張望著。

  「唉,我果然是被黑尾さん討厭了吧。」月島刻意地嘆了一口氣。「想想也是,都被躲了兩年,怎麼可能還會想讓我一起合租房子呢?其實你現在也是希望我快點離開的吧?放心,我馬上就走。」

  「等等!不是這樣啦!」

  「嗯?所以黑尾さん你是答應了嗎?」

  「不對!這邏輯是怎麼回事!」

  「抱歉,我還是離開吧。」

  「是的!我現在正缺室友!請幫我分擔房子租金!」

  「謝謝,幫大忙了呢,黑尾さん。」

  「為什麼我總覺得被你騙了……」

  「那是錯覺吧。」

  「是這樣嗎……」

  不是錯覺,你是被騙了沒錯啊。清空盤子裡所有食物,赤葦決定先回去了,反正他本來就只是穿線人而已,他相信接下來的事月島會自己搞定的。

 

  畢竟,包括請求赤葦幫忙在內,至今所發生的一切,都照著月島螢的劇本在走啊。


END

评论(4)
热度(53)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