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月/黑月月】未曾存在的你

極限挑戰60分 016

*1021字的短打

*照例花了快90分鐘的60分鐘挑戰

*月月是連載月島&讀切月島




  他從來就不是個貪心的人。

  雖然他對於屬於自己的東西,還是有著不小的佔有欲。但至少,不屬於自己的,他是不會緊緊纏著不放手的。

  他一開始確實也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去接近的,畢竟這樣的機會實在太難得。不管是那個人,或是另一個他,他都沒打算要跟其熟識過深,他原本只是打算像平常那樣,稍微捉弄一下就算了。

  用尖酸刻薄的話語去挑釁對方,讓對方發怒,進而享受對方被自己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快感……他對自己的惡劣個性還是挺有自覺的。現在仔細想想,也許在他堅持挑釁的時候,就已經有什麼落陷了吧。


   『--啊!等一下那邊那個!烏野的!戴眼鏡的!』


   如果什麼都不要知道就好了。

 

  『能不能過來幫忙攔網啊?』

 

  無知確實很可怕,但有時無知才是幸福的。

 

  『攔網的時候不要拼命地『橫著跳』!』

 

  沒有期待就不會失望。

 

  『來得及的時候先停下來站住再向上跳!』

 

  在這個世界裡,那個人並不存在。

 

  『呦!ツッキー!』

 

  他想著那個視線略高他一些、總是帶著戲謔卻讓人安心的笑容的人,將自己埋進更深的黑暗中。

 

  「為什麼、不來救我呢……?黑尾さん……」

 

 

 

  黑尾鐵朗突然打了個冷顫。

 

  「嘿嘿嘿!這一分我就收下了!」

  只是瞬間的恍神,木兔光太郎強而有力的扣球馬上從黑尾側邊落下。

  「黑尾さん?恍神什麼的真不像你啊,怎麼了嗎?」在傳球時就發現對面的人有些不對勁,赤葦京治越過球網詢問著。

  「赤葦你應該先稱讚我又拿下一分吧!」

  「是是是,木兔さん真是厲害呢。」

  「哈哈哈!我果然是最強的!」

  不理會通常運轉中的梟谷正副主將,黑尾沉默了半晌,轉頭對著場上的另外一個人開口。

  「ツッキー,你剛剛有叫我嗎?」

  突來的問題讓月島螢直接皺起眉。

  「你在說什麼啊黑尾さん,人老了聽力也不行了嗎?」

  言下之意就是我根本沒說半句話,是你耳朵有問題聽錯了吧。

  「哈哈……也是啦,我也覺得應該是聽錯。」搔著頭髮露出苦笑,但黑尾總覺得在剛剛那一瞬間,心中有什麼東西「喀咚」了一下。

  好像、有人在向他求救……?

  「黑尾さん,我就在這裡,就在你的旁邊。不管你聽到的是什麼,那些不過就是你想像出來的聲音而已。」月島直直地看著黑尾,穗黃色的眼睛有種不容分說的強硬。

  「嗯、是呢,就是這樣吧。」搖搖頭甩去心中的疙瘩,黑尾重新對月島笑了笑。「畢竟ツッキー都這麼說了呢。」

  「沒事的話就繼續打球啦!」手指拉著球網,木兔等不及地催促著。

  「好!來吧!下一球一定要徹底封死你!」

  「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啊!赤葦!傳球!」

  「是是是。」

 

  再次擺出攔網的準備姿勢,月島在沒有人看到的角度,輕輕勾了勾嘴角。

  不存在的人,自然沒有必要記得啊。


END


覺得漏活動太久了,還是應該來寫一下www

如果看不懂可以問我,但是大家也可以隨意解釋wwwwww

评论(13)
热度(2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