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あかぼく/赤兔】作為禮物

*用了作弊伎倆讓文章看起來有準時發(第三遍了廢物

*有些許黑月,黑尾的戲份好像比赤葦多(欸

*時間接在〈我就是在騙你〉之後,不過分開看也可以

*赤葦京治生日快樂!




  木兔光太郎最近有個煩惱。

  本來煩惱應該是個跟木兔無緣的東西,退一步來說,會讓他覺得煩惱的頂多是晚餐要吃什麼啊、練球時間總是不夠多啊、月底了錢快要花完了啊,這類日常的事情。雖然有些令人不可置信,但就算是這樣的木兔,也確確實實地有了煩惱。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期限逐漸逼近,困擾的事卻遲遲無法解決,木兔也跟著越來越焦急。就在已經快要不行的時候,木兔斷定了這不是自己能夠解決的問題,最終還是尋求了外援。

  如果那能稱之為外援的話。

 


  「那、你到底有什麼問題想找我討論?」

  假日中午,在家庭餐廳中,佔據了四人座其中一邊沙發,黑尾鐵朗喝了一口在自助吧倒的飲料,在餐點上桌後總算切入了正題。

  「黑尾!現在只有你能拯救我了!」停下撒白芝麻灑到一半的手,木兔喀一聲放下罐子,雙手合十對著黑尾低下頭。

  「我知道、從剛剛開始到現在聽你說多少次了。」俐落地挑著秋刀魚的魚刺,黑尾一臉嫌棄地對著木兔說。「有話快說。要不是我家今天沒人在沒飯吃,我才不會出來跟你吃午餐,機會難得快把握。」

  「那個、黑尾啊……」回到正坐的姿勢,說話一向大喇喇的木兔,難得吞吞吐吐了起來。

  「少廢話。」

  「問你喔、」一個咬牙,木兔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你覺得赤葦的生日禮物該送什麼好?」

  「噗!咳、咳咳咳咳!」木兔語音一落,黑尾就被可樂嗆到了。他連續咳了好幾聲,抓起白開水杯喝了一大口,才總算緩過氣來。「給我等一下!赤葦生日不是今天嗎?!你這傢伙現在還問我禮物要買什麼?!」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要送什麼啊……」木兔無精打采地低著頭,就連梳起的髮型看起來都變成了半垂著的樣子。

  「赤葦那傢伙的話,不管你送什麼詭異的東西……不,你就算只送包裝紙,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收下道謝吧。」

  「不要!我想送讓赤葦收到會覺得開心的東西啦!」

  「說起來,這種問題你要問也是問梟谷的其他人才對啊,我跟赤葦也不算是很熟啊?」吞下一口白飯,黑尾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木兔。

  「問了啊。」回想著當時的情況,木兔還是抖了一下。「結果被罵『你這現充爆炸去死吧!』,然後被暴打了一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無視家庭餐廳裡的其他人,黑尾毫不留情地大笑了起來。「不行,光想像那個畫面就覺得肚子好痛。」

  「不准笑啦黑尾!」嚼著燒肉,木兔將手中的筷子指向黑尾,生氣地大喊。「跟可以和樂相處的音駒不一樣!梟谷的食物鏈可是很殘暴的!」

  「音駒才不和樂呢!我們可是斯巴達教育跟心理戰並行的啊!」想到同屆的自由人和副主將,黑尾沉痛地反駁著。他喝了口海帶湯,點開震動的手機滑了幾下,才又重新拉回話題。「……那經理呢?你們那不是有兩位嗎?」

  「嗯,白福要我在手上綁緞帶,把自己送給赤葦。」

  「嘿!這主意不是不錯嗎?直接採用不就好了?」

  「不行啦!」木兔拍了拍桌子,用「你怎麼就不懂呢?」的表情大聲說著。「我已經是赤葦的了啊!送已經有的東西很沒誠意的耶!」

  「……讓我多和螢聊幾句再來理你。」

  啊,好閃,只再好多補充一些螢能量了。

  「你居然同時在跟ツッキー聊天喔!」看著黑尾拿起原本只是放在桌上的手機,開始光明正大地打字,木兔皺起了眉頭。「笑得好噁心。」

  「閉嘴,你這傢伙和赤葦說話時也差不多。」認真地沉浸在網路世界中,黑尾連頭都沒抬就繼續說。「欸,螢說可以送些赤葦喜歡的東西,那傢伙有什麼喜歡吃的嗎?」

  「油菜花拌芥末?」

  「那是什麼神奇的東西......喔,殘念。」又在螢幕上敲了幾下,黑尾臉上的笑容一點連遺憾的感覺都沒有。「螢說現在好像不是油菜花的季節。」

  「我也沒打算要送那個啦!我想送有形的東西!有形的!」

  「說起來,你幹嘛不直接問赤葦啊?他上次不也是直接問你嗎?」

  「問了啊,可是赤葦說送什麼都可以......」木兔抱著頭趴在桌面上。

  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這麼煩惱啊!

  「那不然、現在再問一次如何?」按熄手機螢幕,黑尾露出惡作劇得趁的笑,伸出手指了指木兔身後。

  「午安。」

  隨著木兔轉過頭,與熟悉聲音一起映入眼簾的,正是自家的二傳手兼副主將。

  「赤赤赤赤赤葦?!」木兔驚訝地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選手交換啦。」抽起自己那份帳單,黑尾起身拍了拍來人的肩膀,隨即揮了揮手,轉身離去。「剩下就交給你了。」

  「好。」對黑尾點了點頭後,赤葦京治直接落座在離開的人原先的位置。「木兔さん。」

  「是!」反射性地端正坐姿,木兔緊張地看著眼前的戀人。

  與之相對,赤葦只是一如往常地平靜說著,然後拿起了桌邊的菜單。

  「我還沒吃午餐,能先點些東西嗎?」

 


  「木兔さん。」在吃下最後一盤加點的副餐後,赤葦才開口打破持續了幾十分鐘的沉默。

  「在!」在赤葦吃下一盤又一盤食物的期間一直都目不轉睛地望著,木兔馬上回應了對方的呼聲。

  「你在煩惱要送我什麼生日禮物對吧?」拿起紙巾擦了擦嘴,赤葦單刀直入地問。

  「呃......沒、沒有啊!對!我已經準備好了!只是還沒拿出來!」

  「木兔さん,說謊是不好的喔。」

  「對不起啦赤葦!」將額頭貼在桌面上道歉,木兔完全進入了消極模式。「我不知道要送你什麼你才會開心。」

  「我說過送什麼都沒關係的吧,就算沒送也沒關係。」

  「可是......」

  「不然這頓飯就給木兔さん請了,能省一筆錢的話我會很開心的。」將桌邊的帳單往前推,赤葦聳了聳肩。

  「也是可以啦!但是!」雖然順勢接過帳單,但木兔還是糾結地在沙發上扭來扭曲。「我想要給赤葦可以用的東西啊!」

  「『像是黑尾收到的圍巾那樣,我也想讓赤葦拿著我送的東西到處跟人炫耀啊!』」模仿著木兔的語氣說,赤葦眨了眨眼。「你指的有用是這樣的意思沒錯吧?木兔さん。」

  「嚇!赤葦你是超能力者嗎?為什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你每天都在抱怨黑尾さん在炫耀他的紅色圍巾啊。赤葦想著。

  「木兔さん。」敲了敲桌子拉回木兔的注意力,赤葦勾起了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其實呢,我也有點看不慣黑尾さん一天到晚都在炫耀的行為。」

  「是吧是吧!那個傢伙超討人厭!」

  「所以我想請木兔さん給我一個可以把黑尾さん比下去的禮物。」

  「當然好!你要什麼盡管說!」木兔拍了拍胸脯,但氣勢隨即又低了下去。「啊,不過太貴的東西不行。」

  「不,這個禮物不需要錢。」赤葦搖了搖頭。

  「不用錢?」哪來不用錢的禮物?木兔困惑了,但赤葦接下來說的話,更讓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想請木兔さん把名字送給我。」

  「欸?」

  「作為交換,我也會把我的名字給木兔さん。」

  直勾勾地看著木兔,赤葦的眼睛裡寫滿了認真。

  「等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赤葦--」但繞口令般的話語,讓木兔陷入了混亂之中。

  「京治。」赤葦打斷了木兔的話,雙眼微微彎起,用清亮的嗓音說著。「從現在開始,請這樣叫我,就是這樣的意思。」

  「咦?所以說--」突然間懂了什麼,木兔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光太郎。」

  傾身向前,赤葦在木兔耳邊說著,語氣裡滿是笑意。

 

  「而作為生日禮物,從今以後,這個名字就是我的了。」


END


评论(2)
热度(129)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