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三體育館】走第一個的是誰?

*CWT42限定無料配布

*1910字的短打

*有黑月、赤兔

 



  「依我看,這裡還是由最年長的人先走吧。」板著平時表情就不多的臉,赤葦京治嚴肅地說。

  「是啊,現在這個狀況我也不想爭出頭。吶,領路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木兔。」拍了拍友人的肩膀,黑尾鐵朗沉痛地說。

  「渾蛋黑尾!你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承認我比你大嗎!你平常的競爭心哪去了!」大力揮開肩上的手,木兔光太郎哭喪著臉說。

  「我可是懂得進退的男人,不是我的舞台我才不會搶呢。」

  「這也不是我的舞台啦!」

  「請讓我看看年長者的餘裕啊,木兔さん。」

  「這種話也對黑尾說啊!赤葦!」

  「……其實我可以走第一個的。」半舉起右手,月島螢無奈地說。

  「「「不可以!」」」

  不約而同猛然回頭,三個人異口同聲地對著站在最後面的月島大喊。

  「就只有這個絕對不行!」伸手抓住月島的肩膀,黑尾語氣強硬,像是在告誡什麼禁忌一樣,異常認真地直視著後輩。

  「月島,這不是你應該介入的場合。」赤葦揉了揉月島的頭髮,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完全無視掉黑尾「赤葦你的手在幹嘛!在幹嘛!」的大喊。

  「就是說啊!放心交給前輩們就好!」拍著自己的胸口,木兔豪爽地笑著。

  「那你就快去前面帶路啊。」好不容易把赤葦的手拍掉,黑尾睨了木兔一眼。

  「不對吧,你不是最擅長防守了嗎?還不快去前面保護ツッキー!」豪不客氣地瞪回去,木兔指著前方的位置。

  「不不不,正所謂『攻擊就是最佳的防守』,所以這裡需要的是你這個全國前五的主攻手啊。」

  「黑尾さん,你剛剛說的話完全否定了音駒的信條呢。」

  「你錯了,黑尾。如果要論攻擊力,赤葦其實才是最強的。」看黑尾仍然滿頭問號,木兔才用一臉不堪回首的表情給出提示。「想想集訓時的吃飯時間。」

  「……盲點!是盲點!我居然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一個理解的擊掌之後,黑尾抱住頭誇張地仰天大喊。「傳說中的飯糰事件!」

  「食物可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為了確保食物而排除一切敵人,這只不過是身為人類的本能而已。」不以為然地哼了聲,赤葦聳了聳肩。「但是這裡又沒有食物。」

  「喂,赤葦,如果你自願走第一個,等全部結束之後我請你吃晚餐。」

  「唔,這倒是、請容我考慮考慮。」

  「等等!不要自取滅亡啊黑尾!你知道之前赤葦生日,我們請他吃飯時發生了多可怕的事嗎!」

  「……所以我說這裡就由我來——」嘆了一口氣,一直旁觀的月島第二次舉起手。

  「「「不可以!」」」

  但又馬上被回頭同步率百分之三百的三人打斷。

  「ツッキー,不是我硬要阻止你,但是這次真的不行。」再次抓住月島肩膀,黑尾沉重地搖著頭,一副「如果你要繼續往前,就得踏過我的屍體了」的樣子。

  「抱歉讓你擔心了,月島,我們可以搞定的。」又伸手想放上月島頭頂,赤葦還是掛著溫和的笑容,跟已經準備好攔截的黑尾,默默在空中展開了攻防戰。

  「沒錯!ツッキー你就安心走在最後面就好--欸?」拍胸保證到一半,木兔突然愣了愣,不是很確定地轉成了問句。「最後面好像也不是很安全?」

  「走中間!ツッキー你走中間!」成功防禦住赤葦的進擊,黑尾摟住月島的肩將人往前推,自己則是側身將赤葦卡在後面。「就這麼決定了,木兔走第一個,赤葦殿後,中間是ツッキー跟我。」

  「月島,如果你待會感覺到有人在摸你屁股,不要懷疑,就是黑尾さん。」將雙手在嘴邊圍成筒狀,赤葦痛心疾首地警告著。

  「我我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呢!我才沒有想著可以趁一片混亂對ツッキー上下其手呢!」

  「喂!黑尾你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吧!我說了我不要走第一個!」

  「那這樣好了。」彈了一個響指,赤葦從最後方走到月島前面,豎起食指題了新的方案。「換成黑尾さん殿後,往前的順序是月島、我、木兔さん,這樣如何?」

  「小心屁股啊木兔。」

  「不對吧!這樣我還是在最前面啊!」

  「不然我和月島再換一次位置?」

  「我不准!把ツッキー排在你前面太危險了!貞操上的!」

  「還是一樣啊!你到底以為我多笨啊赤葦!」

  「……我說我可以——」第三次,月島舉起了手。

  「「「不可以!」」」

  然後跟預計一樣地被打斷了。

  但似乎因為月島被反駁而抓到了插話的時機,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站在一旁的女性工作人員,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詢問。

  「那、那個,請問幾位決定好要怎麼入場了嗎?」

  四個人……不,只有其中三個人站著爭論的地方,是鬼屋的入口處。這間以恐怖聞名的鬼屋,一直都是暑期的熱門景點,平常就總是大排長龍,現在更因為遲遲決定不了進展順序的三人,後面排起了比以往更長的人龍。

  「等等!再給我們幾分鐘!」

  「感覺就快討論出來了。」

  「所以說我不要第一個啦!」

  看著身後越來越誇張的排隊隊伍,月島壓著有點抽痛的額頭,在其他人跳出來阻止之前,果斷地抽出工作人員手中的手電筒。

  「……我先走了。」

  無視後方跟著慌亂的腳步聲同時響起,那些「危險啊ツッキー!」、「月島冷靜一點!」、「不要死啊ツッキー!」的吵鬧聲,月島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早知道就不要跟這些膽小得要死的前輩來玩鬼屋了。

 

END




這次就是愉快的笨蛋故事啦(欸

评论(11)
热度(23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