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黑月+其他】《Trigger》

*只是全章節試閱,但基本上就是因為快打完了才敢放嘿嘿

*主黑月,可能有赤兔赤、岩及岩

*無間道paro

*大概是七月還八月的新刊吧




  你和他互相拿著槍向著對方。

  對方和自己的槍口都直指心臟,誰的手都沒有顫抖,這點程度的對峙對於他和他來說早就是家常便飯。心已經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下麻木了,唯有眼神出賣了情緒。

  單邊被瀏海遮住黃褐色眼睛透出沉痛的哀傷,但又有種了然的確信。鏡片下的穗黃色眼睛不可置信地閃爍,燃燒著被背叛的憤怒。

  「為什麼是你……」

  握緊貝瑞塔的槍身,月島螢對著黑尾鐵朗大吼。

  「為什麼偏偏是你……!」

 

 


《Trigger》

 



Episode 1

 

  「為什麼是我?」

  看著岩泉放在他面前的契約書,月島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剛才也說過了,因為測驗的綜合成績和身世背景--」

  岩泉聳了聳肩。

  「不過我想你要聽的應該不是這些吧。」

  他從座位上站起身,雙手撐著桌面朝月島的方向靠近,然後直直地對上年輕員警的視線。

  「因為我相信你。」

 

  在文件上簽下名字,月島螢按照計畫,被警視廳趕了出去。

 

 

  「是我。」

  「哦,徹くん!」他把手機換到左手,推開了玻璃大門。「快恭喜我吧!我成功錄取囉!」

  「那還真是恭喜了,クロちゃん!」

  剛才黑尾才在會議室信誓旦旦地對岩泉說一定會抓住的幫派首領,及川徹,現在正在電話另一頭愉快地應著黑尾的話。

  「別太快被革職啊。」

  「才不會!」

  「你就加油做吧,我等著看呢。啊啊,對了--」

  及川輕笑了一聲。

  「我會定期把垃圾拿去丟的,不用擔心。」

 

 

 

Episode 2

 

  血。是血。

  月島跪在地上,攤開的手心沾滿了鮮紅色的液體,微熱的觸感宛如人的體溫,黏稠地貼在皮膚上。帶著鐵鏽的腥味刺激著鼻腔,他突然覺得很想吐。但是不行,他甚至不能流露出任何一點異常。

  他以為他已經準備好了,但他沒有。

  他根本還沒有掠奪生命的覺悟。

 

  「換你了,月ちゃん。」

  漆黑的槍身倒著遞至他的面前,及川還是笑著,棕褐色的眼睛現在看起來彷彿閃著紅光。

  月島眨了眨眼,回過神來搖搖晃晃站起身,機械地接下了武器。

  舔掉賤到頰上的鮮血,木兔接著及川的話。

  「殺了那個人,你就可以加入我們了,ツッキー。」

 

  他還沒做好覺悟,但現在,他必須強迫自己面對。

  做了一個深呼吸,月島扳下保險——

 

 

 

Episode 3

 

  某天,在夜裡散著步的黑貓抬起頭,突然發現天上的月亮竟是如此耀眼。

 

 

  「那邊那個!メガネくん!」

  追出咖啡廳,黑尾還是喊住了那個高高瘦瘦的金色身影。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直覺告訴他必須得在這個時候叫住對方才行。如果不把握這次,他就再也沒有機會和那傢伙搭上話了。

  「我是不是曾經在哪看過你?」

 

  金髮青年停下腳步半側過臉,對著黑尾勾起了漂亮的笑,然而眼底的溫度卻冷若冰霜。

  「這樣的搭訕手法也未免太老套了,真遜。」

 

 

 

Episode 4

 

  臥底的人不只一個。

  像蛇一樣的情報販子說,笑得彎起了眼睛。

 

 

  「……光太郎?」

  赤葦瞪大了眼睛,看著站在另一邊的兒時玩伴。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動搖,但馬上又將手指放回扳機上方。

  大義滅親。那一瞬間從他腦中閃過的,就是這麼古板但卻又如此貼切的字眼。

  「這樣啊,你選擇的是那邊啊。」

  正義不容質疑。

  「等等!京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木兔搖著雙手,焦急地想要向對方解釋。

  「閉嘴。」

  赤葦毫不猶豫地扣下手指。

 

  「就叫你等一下了啊,京治。」

  等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被壓制在地上了,赤葦艱困地回過頭,瞪著跨坐在自己的腰上,只用了單手就將自己的雙手反扣在背後的傢伙。

  「你還是一樣,一旦下定決心就都不聽人說話的耶。」

  用空著的另一隻搔了搔頭,木兔露出了燦爛的笑。

  「不要這麼激動,我是警視廳的臥底喔。」

 

 

 

Episode 5

 

  「醫生,我——」

  「叫我研磨就好。」孤爪打斷了月島的話。「這是建立信任的第一步。」

  「……研磨さん。」

  懶得跟對方爭辯稱謂,他現在只想解決那個快把他壓垮的問題。

  月島縮起身子抱住頭,臉上的表情滿是痛苦。

  他無法將那些影像從腦中揮去。

  漆黑的槍身,從槍口噴出的橘黃色火焰,金銅色的子彈,鮮紅的血液,對方因為驚恐與害怕而扭曲的臉。

  「我覺得我快瘋了。」

 

 

  「クロ,你沒有在做什麼不好的事吧?」

  在黑尾正要跨出辦公室的時候,孤爪突然丟出了問題。

  黑尾握住了外套底下的手槍。

  「……當然是沒有啊。」

  頓了幾秒後才側過身,黑尾還是一如往常的嘻皮笑臉。他朝著孤爪再一次揮了揮手,旋即離開了原地。

  看著友人離去的背影,孤爪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長年的交情下來,他怎麼可能沒發現對方在說謊呢?

 

 

 

Episode 6

 

  「去跟蹤岩泉。」

  從沉思中睜開眼,黑尾的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可是黑尾--」

  最先回過神,夜久皺起眉頭試圖反駁黑尾,但馬上又被對方比冰還要冷的視線噤了聲。

  「你們的直屬上司是誰?」

  這一次,黑尾沒有笑。

  「去跟蹤岩泉。這是不是提案,是命令。」

 

 

  「好久不見了,岩ちゃん。」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啊,及川。」

  迎面走來的兩人誰也沒避開誰,雙雙在橋的正中間停下了腳步。

 

  「你這次還是抓不到我的。」

  「我這次一定會抓到你的!」

 

 

 

Episode 7

 

  交易的地點是在北町三丁目23-6。

  月島單手插在外套口袋,將聽來的資訊打成訊息傳出。

 

 

  「--還有北町三丁目23-6。」

  「所以這些地址到底……」

  看著抄了整整一張紙的地址,黑尾放下筆。

  「那些都是假的交易地點。」

  及川冷酷地笑著。

  「警視廳收到的情報是哪個,代表跑去那個地點的人就是警方的臥底。」

 

 

  「可惡!」

  黑尾洩憤地踢了一腳路邊的垃圾桶。

  情報上的時間到了,北町三丁目23-6依舊沒有任何人出現。

 

 

  北町三丁目23-6。

  月島從大樓之後的陰影探出頭,瞇起眼想看清遠方的人影。

  他是故意給出那個情報的。

  所以,會在這個地點出現的人就是幫派的臥底。

 

 

 

Episode 8

 

  「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輕啜了一口調酒,將玻璃杯放至吧檯上,月島嘆息似地說著。

  「為什麼?」

  差點打翻手上的GIN&IT(琴苦艾),但黑尾馬上又故作鎮定地詢問。

  「我們並不適合。」

  「我倒是覺得像我們一樣這麼合得來的人幾乎沒有。」

  「就是因為太適合了,所以才不適合。」

  「但是你跟你點的酒並不是這樣說的。」

  扳過月島的肩頭,黑尾傾身吻了下去。

 

  沒有感覺到月島有抗拒的反應,黑尾便更加深入地探去。先用舌尖輕扣貝齒,輕撫過牙齦的軟肉,等對方微微鬆開防備後再一舉深入。黑尾伸手撐住月島的後腦,另一手則是不安分地撫上對方的細腰。

  甜,太甜了,甜得讓人想一嘗再嘗。

  對上月島蜜糖一般的金色眸子,黑尾放任自己沉醉在其中。

  舌與舌在唇齒之間繾綣交纏,辛與甜的酒味融合為一。

 

  月島點的那杯調酒,是KISS ME QUICK(快吻我)。

 

 

 

Episode 9

 

  臥底的人不只一個。

  大將笑著,露出了看好戲的神情。

  但我也沒說只有兩個啊。

 

 

  「不要這麼激動,我是警視廳的臥底喔。」

 

  「我知道,光太郎。」

  揉著被木兔抓住而掐出紅痕的手腕,赤葦淡淡地說著。

  「欸?那你為什麼還--」

  背對著赤葦的木兔皺著眉回過頭,然後失了聲。

  「京、治……?」

  壓著從腹部不停冒出來的鮮血,木兔眼中沒有怨恨,他只是不解地望著兒時玩伴。

  「為什麼……」

 

  「因為我也是臥底。」

  赤葦抽出埋進木兔左側腹的小刀,向右揮去畫了個半圓。沾在刀刃上的血液,也跟著在地上濺出了弧形。

  「只是我是幫派那邊的。」

 

 

 

Episode 10

 

  「為什麼是你……」

  握緊貝瑞塔的槍身,月島螢對著黑尾鐵朗大吼。

  「為什麼偏偏是你……!」

 

  「我也是這麼想的啊,為什麼偏偏就是你呢?螢。」

  黑尾的語氣淡然,但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快要哭出來了一樣。

  「不要叫我的名字。」

  月島搖著頭,彷彿只要這樣就能把多餘的情緒也跟著搖掉。

  「我跟你現在的關係就只是殺與被殺而已。」

  「……」

  「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我們今天是第一次相遇。」

  「螢!」

  「我說過不要叫我的名字!」

  「……我明白了。」

 

  既然這是你的希望的話。

  黑尾伸出左手托住槍身,重新對準了目標。

  ……謝謝你,鐵朗。

  月島也學著他的動作,改成用兩隻手持槍。

 

  沒有倒數,沒有暗示,兩個人同時說出了同樣的話語。

 

  「「永別了。」」

 

  手指扣下了板機。

 

 

  鳴擊的槍響,只有一聲。




……

………

…………




沒惹。

快寫完什麼的當然是騙人的,真的只有這樣而已。

這根本不是預定的故事,我從來都沒打算要寫喔哈哈哈哈哈。


大家愚人節快樂啊。

還好這次的一日興起極限趕稿有趕上。

评论(10)
热度(2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