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三體育館】赤葦さん,你睡昏頭了嗎?

*HQ Only限定無料配布

*1969字的短打

*木兔沒出場,有明顯黑月

*宅宅paro(?




  月島螢在上課途中突然接到了赤葦京治的電話。

 

  本來在上課時接到的電話全部都會被月島無視,好一點也是要等下課才會回撥,但這通電話卻讓他遲疑著到底該不該接。

  跟這些前輩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也半年了,四個人都大概互相知道彼此的課表。先不管木兔光太郎,至少黑尾鐵朗跟赤葦京治是知道自己今天早上有課的,就算真的有事情要聯絡,也會傳簡訊或用通訊軟體聯繫,而不會選擇他不會接的電話。

  換句話說,既然會用電話聯絡,就代表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瞥了台上背對學生正在寫黑板的老師一眼,習慣坐在中後方的月島偷偷摸出了教室。

 

  「喂?」

  「唔,HOTARU老師?」赤葦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悶悶的,有種還沒睡醒的感覺。

  「啊,我是。」反射性回答了之後才驚覺,現在並不是應該出現這種稱呼的場合,但從對方的語氣聽起來大概是沒出什麼大事,月島鬆了一口氣之後反問。「赤葦さん,現在不是場次,你睡昏頭了嗎?」

  「嗯?沒有喔,我現在超清醒的,就算沒喝Dr.Pepper也感覺到一股知性的力量。」

  怎麼覺得說話方式有哪裡不對?月島皺起眉頭。

  「對了,HOTARU老師。」也不管月島有沒有反應過來,赤葦自顧自地接著繼續說著。「由於在下錯估了己身的能力,面對明日將來襲之龐大敵人,現已自顧不暇,閣下所委託的任務亦猶如風中殘燭般搖搖欲墜,真是萬分抱歉,在下罪該萬死。」

  「呃、是說我請你畫的無料封面畫不完?」月島的眉間皺得更深了。

  現在是怎麼回事?時代劇mode?而且這種事情雖然不是不重要,但也還沒必要到特意打電話過來吧?  

  「BINGO!」突然間大喊了一聲,赤葦用緊張兮兮的語氣小聲地說著。「別告訴別人啊HOTARU老師,我覺得我被『機構』盯上了。」

  「哈?」

  「キ——カ——ン,懂嗎?是『機構』。」將拼音一節一節分開唸著,赤葦一副沒錯就是如此的樣子。「就是因為受到他們的干擾,我現在才無法專心做事。現在這通電話,也是我好不容易才躲過他們的耳目撥出的。」

  「赤葦さん,可以請你不要繼續開玩笑了好嗎?」聽著話筒對面越來越意義不明的話語,月島也有點生氣了。

  原本還以為是什麼緊急的事,現在看起來只是赤葦突發奇想的惡作劇而已。就在月島打算掛斷電話的時候,耳裡忽然傳進了赤葦的悶哼聲,讓他又緊張了起來。

  「痛!」

  「赤葦さん?」

  「唔、不要再躲起來用鎚子敲我的頭了……不,難道說這其實是某種干預腦波的精神攻擊嗎?」咬著牙,赤葦的聲音似乎就像是終於理解了什麼。「原來如此,這樣確實也是說得通。」

  「等等!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赤葦さん!你現在沒事吧!」前輩的話語越來越不知所云,月島總算驚覺事情好像真的不太妙。

  「抱歉啊HOTARU老師,看來『機構』又開始妨礙我的計畫進行了,沒想到會被他們看穿到這種地步……」透露出一絲疲倦,赤葦越說越小聲。「我只能說到這裡了,再下去連你也會被『機構』盯上的。自己多小心點啊,我會再找機會聯絡你的,El Psy Congroo.」

  「喂?喂喂?赤葦さん?」

  然後電話被赤葦單方面地掛斷了。

 

  看來真的是發生什麼事了。

  盯著跳轉回桌面的手機螢幕半晌,月島腦中快速跑過四個人今天的課表。

  扣除掉有課的自己跟正在打工的木兔さん,剩下還在家的也只剩那個人了。

  滑開通話記錄,月島點下了列表上的第一個手機號碼。

  「喂喂,這裡是三百六十五天都是螢ちゃん戀人的鐵朗さ——」 

  「黑尾さん,可以請你現在去赤葦さん的房間看看嗎?」

  「嘿、」不知道是因為剛起床還是習慣使然,黑尾的聲音有些慵懶。「一大早就叫自己的男友去找別的男人什麼的,ツッキー你還真放心呢。」

  「少說廢話了,我還有課要上,現在快去。」

  「嗯?」從月島的話中想起對方今天早上確實有課,如果沒有要緊事是不可能打電話過來的,黑尾一改先前嘻笑的語氣。「我知道了,稍微等一下。」

  從電話裡聽見棉被翻動跟開門的聲音,月島趁機探頭偷看了一眼教室,老師還在專心的講課,似乎沒有發現有人偷溜了出去。

  「嗚哇!這不是リポビタンD(提神飲料)嗎?這是有幾瓶啊?」過了一小段時間後,黑尾的聲音才再次從手機中傳來。「喂,赤葦?ツッキー剛剛叫我來找你,怎麼了嗎?」

  「唔、你是殺馬特怪人嗎?英雄協會的電話在哪……」

  「啊?你是睡昏頭了嗎?」

  電話另一頭似乎正在進行著奇怪的對話,而在黑尾得出了跟月島一樣的結論後,接著又傳來像是移動的聲音。

  「赤葦?呃、你看起來臉色超差的,沒事吧?」

  「嗯?沒,現在清醒的ダヨーン,沒喝Dr.Pepper還是一股知性的力量ダヨーン。」

  「根本不是沒事吧,語意啥的都混亂不堪了……這不是在發燒嗎啊喂!」

  「這是人體自燃。」

  「自燃你個鬼啊!」黑尾怒吼完之後才又轉向對月島說。「看來是感冒了,我會帶這傢伙去看醫生,你就先回去上課吧。」

  「那就麻煩黑尾さん了。」

  呼了一口氣,雙方又簡單交代幾句後才掛斷電話。

  看來明天的場次得全部我自己來弄了。

  收起手機,月島一邊盤算著在少了赤葦的情況有多少事情要處理,一邊避開老師的目光走進教室。

 

  那時候的他還不知道,真正麻煩的事會是燒還沒退就在下午偷跑去影印店印東西、隔天又理所當然地比他還早在攤位上出現的那個前輩。


END




這就是個私心的系列。

噗浪之前有丟過同世界觀的片段但Lofter沒有,所以我簡單解釋一下設定。

黑月、赤兔前提的三館同居,然後月島跟赤葦不只是宅宅還是腐男子(笑),還是在原創領域小有名氣的文手(HOTARU老師)跟圖手(亜かじ老師)(笑)

赤葦熬夜的原因就是在趕稿。


愉快地寫了一堆有的沒的,比較明顯的梗是《命運石之門》、《一拳超人》、《おそ松さん》,都是些有趣的作品,有空可以看看(推坑


大概真的七月會是新刊的系列,不是愚人節了,真的。

评论(19)
热度(6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