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陽炎/伸文】歡迎回來。

極限挑戰60分 039

*1982字的短打

*花了好幾倍時間60分鐘挑戰

*劇情以歌曲為主,含大量自我解釋




目まぐるしくもない そんな毎日を

何処かがもう 狂ってしまったかもしれない

 

連眼花撩亂都沒有的每一天

已經有某處 開始混亂起來了也說不定

 

 

  他左邊的座位被擺上了鮮花。

  白色的花瓶,白色的百合。

  就像她的領巾一樣。

 

 

  第一天。

  白色花瓣沾著刻意噴上的水珠,隨著從窗口吹來的風滑落。

  透明的液體宛如重現了記憶,在桌面上摔得粉碎。

 

  人能在另一個人的記憶裡留存多久的時間呢?

  他想著。

  世界上似乎有人主張,只要還被記憶著,人就不會真正的死去。但是記憶不過是人的腦袋擅自記錄下來,又會擅自排除的東西。就算班上那些人現在看起來悲痛萬分地哭著,但在哭過之後,在日子繼續向前走之後,還有多少人會記得此時此刻的悲傷呢?

  他不懂得悲傷,他不懂得感情,但他知道那是會被時間沖淡的東西。

  當下是不會留下的,會留下的只有成為記憶的過去,而記憶則會被時間忘卻。

  那樣會逐漸模糊的記憶還能夠被稱為記憶嗎?比起在殘缺的記憶中殘缺地活著,難道不是完全死亡才更能獲得安寧嗎?

  他想著,但他終究只是想著。

 

  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忘記了,他也不可能會忘記。

  他沒辦法忘記。

 

 

  第二天。

  水珠已經全部都蒸發了。

  失去水分的花瓣看起來有些無精打采,白色似乎不是那麼純粹了。

 

  發回來的考卷上,依舊寫著三位的數字。

  一如往常,輕而易舉,並沒有隨著周遭的變化而改變。也就代表,那三個數字不過就是這點程度的東西而已。

  一成不變的東西並不重要。

  不會改變,就不需要追求。那些總會直接浮現的答案,那些被稱為社會齒輪的人們,漂浮著無法融入世界的他自己。

  不變的每一天。因為不變,所以就算有什麼消失了,一定也會有什麼會將其代替。

  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他困惑著,為了自己究竟是為什麼而困惑感到困惑。

 

  「伸太郎果然很厲害呢。」

  原本一成不變的話語,已經再也不會出現了。

 

 

  第三天。

  本來就有些弧度的花瓣更加蜷曲,花脈也變得明顯可見。

  像是相片放久而變質一般,白色變成了鵝黃的顏色。

 

  窗外的景色突然變得陌生了起來。

  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明明是看膩的太陽,看膩的白雲,看膩的天空,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一樣。風景沒有改變,但看起來卻不一樣了。

  不,也許不只是窗外。

  午休時間的頂樓,打掃時間的教室,放學途中的路上。他看著同樣的景色,卻處處感覺到了違和感。

  是哪裡不同了呢?

  但他畢竟是他,在略為思索後便得出了答案。

 

  風景確實沒有改變,只是回歸了原樣。之所以會感到違和,只是因為他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這樣的事實而已。

  就像他從來沒有了解過那抹紅色一樣。

 

 

  第四天。

  花開始凋謝了。

  黃棕色的花瓣零散落下,啪答一聲,宛若生命墜落的聲響。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連按掉鈴聲都覺得麻煩。

  他不明白人和人之間為什麼得有非必要的交流。在教室裡,他總是獨自一人坐在座位上,遠遠看著分別聚集的人群。

  人類是群聚的動物,也是社會的動物,因此需要彼此關心與關懷。因為書上這麼寫著,所以他也就這麼理解了。雖然理解,卻還是不明白。他從來不認為自己需要這樣的東西,也不認為別人可以從自己這裡尋求到。

  於是他安靜、被動過著腳踩不到地面的漂浮般的生活,如果能讓大家認為自己是個冷淡的人就好了,因為他就是個冷淡的人沒錯。

  他是這麼想的。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打亂了他的思緒。

  會在這種時候打來的一向都只有一個人。因為思緒被打斷而難得有些焦躁,他第一次想要憑藉著自己的意識按熄鈴聲。

  但在他伸出手之後,才發現那只不過是錯覺而已。

 

 

  第五天。

  花徹底枯死了。

  褐色花瓣全部散落在桌上,只剩同樣乾枯的莖,插在沒有水的花瓶中。

  值日生將花連帶著花瓶清走,桌面乾淨得彷彿不曾有東西存在過。

 

  那天他早退了。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上學,一如往常地獨自一人待在位置上,一如往常地領回了打上三位數的紙張,一如往常地望向窗外。明明只是一如往常的舉動,記憶卻一口氣浮現了出來。

        他動搖了,他第一次被情緒澈底攪亂了思考,他捏緊手上的紙張,衝出教室奔上頂樓。

  然後他看到了,先前被他不經意撕成碎片的考卷已經重新黏合,被折成了鶴的形狀。就像她總是將自己不及格的考卷折成的樣貌。

  紙鶴幸福的象徵喔。

  她曾經的話語似乎隨著風傳進了耳裡。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淚水已經滑下了眼眶。

  他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流淚,就像他不明白感情,就像他不明白她。但他卻明白,這時候不這麼做是不行的。

  如果不這麼做,他將會連自己都失去。

 

  他後來沒有回到教室,而是直接走回家裡,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回床上。接著他閉上眼睛,像嬰兒一樣蜷起身子,進入了夢鄉。

  他早退了,然後再也沒有去過學校。

 

 

  他往她理當存在的左方望去。

  紅色的夕陽,紅色的眼瞳。

  就像她的圍巾一樣。

 

 

叶わない夢を願うのならいっそ掠れた過去を抱いて 

覚めない夢を見よう 当然の様に閉じ篭って

 

與其祈求無法實現的夢想成真

不如懷抱殘破的過去 做不會醒來的夢吧

理所當然似地 自我封閉

 

 

  他睜開了眼睛。

  從記憶深處提取的景象完美地呈現在眼前,一如往常。

 

  「歡迎回來。」

  她說,然後一如往常地笑了。

  「我回來了。」

  他說,然後學著她扭曲了嘴角。


END




完全是一時興起決定寫的,上次寫陽炎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吧。

對我來說這真是一部又愛又恨的作品(百感交集


時間太晚了校稿跟其餘感想等我睡醒再說。

评论
热度(2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