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葦月】01、犯罪者

*監禁十五題之一

*作者自(慾)我(望)滿(抒)足(發)系列,大概

*也許是這個的衍伸,也許不是

*赤葦在我心中絕對是壞掉了




後篇→




01、犯罪者

 



DAY -1


As He Came Into The Window
當他從窗戶潛入時
It Was The Sound Of A Crescendo
聲音漸漸加強
He Came Into Her Apartment
他進入她的公寓
He Left The Bloodstains On The Carpet
他留下血跡在地毯上

 

 

  他輕聲哼著歌。

  並不是原曲的Moderato(中板),而是稍慢一點的,像是Andantino(小行板)或是Andante(行板)的感覺。倒不是說跟不上原版的速度,但如果要配合手邊的動作,還是慢一些感覺較為適當。

  他的鼻音聽起來並不特別愉快,也不如歌詞裡的急促。他不是特意選了這首歌來哼,這只是湊巧而已。他只是湊巧在這個時間點,湊巧在這樣的地方,湊巧在做著這種事的時候,湊巧想起了這首旋律,所以也就湊巧哼起來了。

  啊,這麼說起來,他也並沒有特別喜歡Michael Jackson,大概就是知道那幾首全世界都知道的名曲的程度。這首也是,偶然聽到了,也偶然記住了,然後現在偶然在腦中浮現了出來。

  他的音準不是特別好也不是特別差,大概是哼著哼著偶爾會偏個幾拍,但沒多久就又能拉回原調。反正本來就只是隨口哼哼,也沒有其他人會聽見,根本沒必要在意音準什麼的。不,就算會有人聽見,他大概也不會在意的吧。

  他一向不在意他人眼光,固執地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就像現在這樣。  

 


She Ran Underneath The Table
她躲到桌底
He Could See She Was Unable
他知道她無處可逃
So She Ran Into The Bedroom
她又逃進臥室
She Was Struck Down, It Was Her Doom
卻被擊倒,這是她命中註定

 

 

  繼續哼著歌,他準備著待會可能會用到的東西。

  為此他還特意去登山用品店買了大登山包,就為了盡可能把會用到的工具全裝進去。醫用乙醚、白手帕、安眠藥、罐裝礦泉水、醫用針筒與針、醫藥箱、橡膠手套、工作手套、薄被、防水塑膠布、榔頭、麻繩、尼龍繩、黑色絕緣膠帶、手銬、皮製口銜……就像是在玩立體拼圖一般,一樣一樣地被收進背包中,卡滿了空隙。

  其實真正會用到的東西大概就只有幾樣而已,但他還是將第三第四、甚至第五備案的工具也一起收了進去。有備而無患,他向來不會只準備一個計畫,狀況是瞬息萬變的,所以應對方式也得有著相應的數量才行。

  就算再怎麼清楚獵物的行動模式,優秀的獵人依舊不會只拘泥於一種狩獵方法。所以他花了長久的時間準備,包括他現在身處的房間,包括他現在清點的工具,包括他先前一步一步設下的陷阱。

  他耐心、沉穩布置著,就像蜘蛛織網一般。每一條絲線都經過精密運算,從水平到垂直,由內而外,緩慢且精細地織著。一道一道,一圈一圈。等獵物發現時,已經緊緊被收束其中,再也無法掙脫。

  他哼著歌,編織著最後一道圓圈。

  為了讓所有一切萬無一失。

 

 

Annie Are You OK?

安妮,妳還好吧?

So, Annie Are You OK?

安妮,妳還好吧?

Are You OK, Annie?

沒事吧,安妮?

 

 

  他知道自己正準備做的事是犯罪。

  他當然知道。

  為此他還查過不少法條,刑法的不少章節他幾乎都快倒背如流了,但也只是這樣而已。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行為所背負的風險,也知道要是被發現得付出怎樣的代價,所以他是做好了覺悟才行動的。不,這點程度的事對他而言,大概連覺悟都還不需要。

  他不會逃避,不會辯解,不會否認,他會抬頭挺胸大方承認。

  雖然如此,他倒也不會想要大聲宣揚自己的價值觀。他還是會盡全力隱藏,畢竟曝光了的話只會讓事情變得更麻煩,而這就違背他的本意了。更何況,將其當作僅只自己一人知道的祕密,反而更令人興奮不是嗎?

  他知道這種事在社會眼中就是犯罪,但他卻從來不認為自己做的事是錯的。那也許是罪,但絕不是錯誤。就算日本的法律比現在還要嚴厲一百倍,他還是會做出同樣的事。也許手段、方法會變得更加嚴謹,但他絕對不會因此放棄。

  他還是會抓住他,將他緊緊握在手掌心。

  而這大概也是對方所希望的。

 

 

You've Been Hit By

妳被襲擊

You've Been Hit By -v A Smooth Criminal

被一個從容的犯罪高手襲擊

 

 

  關上房間的門,他毫不留戀地回過頭。

  反正馬上會再來的,帶著他的獵物。

 

  用手指轉了轉車鑰匙,赤葦京治在嘴角勾起笑。

 

 

Okay, I Want Everybody To Clear The AreaRight Now! 

好吧!我希望大家馬上將現場清理乾淨!

 

END




這其實是一直想寫卻一直被行程往後擠的故事。

現在總算弄出個開頭了,而且還比預計的長(扶額


雖然大概全部都會是第三人稱,但是大概會分成偏赤葦視角、偏月島視角、假文青(?)視角三種下去寫,有些篇章會長一點,有些可能會在五百字以內解決。不過也只是大概而已,之後會變成怎樣我也不知道。


是說其實我跟Michael不熟,光是歌跟歌詞就查資料查了頗久……到底為何沒事想塞首歌進去啊我。想到下一題也是跟歌有關我就頭痛,還是先去寫其他東西好了(欸


嘛,總之希望可以順利寫完整個系列。

评论(10)
热度(33)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