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あかぼく/赤兔】週末前

*用了作弊伎倆讓文章看起來有準時發(又來

*上班族赤葦x日本國家隊木兔

赤兔日快樂!




  木兔光太郎正一邊哼著剛才從電視牆上聽來的廣告歌,一邊在自家廚房裡準備著晚餐。

 

  輕巧地淘洗完白米,瀝掉鍋裡的髒水後,再倒入乾淨的清水。浸泡的時間莫約三十分鐘,等到米飯吸入足夠的水分,便將其放進電飯鍋中,按下開關。

  在等待白飯煮好的同時,木兔從超市塑膠袋中拿出稍早買的食材,開始了下一步的料理動作。

  如果國家隊的隊友們看到眼前的光景,大概會一個個揉著眼睛張大嘴巴、直呼不可思議吧。誰能想像得到那個看起來除了打排球之外,什麼技能都不具備的木兔,在家居然會捲起袖子、繫上圍裙,熟練俐落地做著料理呢?

  拆開包裝盒,將牛五花肉放進碗中,撒上些許黑胡椒和鹽巴後,便先換成處理醬汁的部分。把切好的洋蔥加入少量奶油爆香,再倒入醬油、砂糖等調味料燉煮。趁著洋蔥還在吸取醬汁,用另一個鍋子快速煎過五花肉表面,再將肉片全部放入醬汁裡,均勻地拌勻所有食材。

  木兔的動作豪邁卻俐落,雖然肉片、洋蔥跟調味料都是大把大把地加,火候跟翻炒卻都是抓得精準且熟練。他拿起小湯匙舀起醬汁嚐了一口,滿意地嗯了一聲。

  拌鬆煮好的白飯,把兩個陶瓷大碗都填得滿滿的,再一口氣淋上大量的肉片與醬汁,最後再放上小巧的生蛋黃、灑上海苔和蔥花,燒肉飯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而跟著燒肉飯一起,熱騰騰的海帶豆腐味噌湯也被端了上桌。木兔解下圍裙,往書房的方向叫了一聲。

  「京治!已經可以吃飯了!」

  「我馬上來。」

  將電腦裡的檔案悉數存檔,赤葦京治轉了轉長時間固定姿勢而有點僵硬的脖子,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抱歉,明明你才剛回國而已,卻還麻煩你準備晚餐。」

  赤葦在落座的同時說著,但臉上神情卻比心情好到哼歌的木兔疲憊得多。

  偏偏挑在木兔要回來的時候,這一兩個禮拜工作上的事情突然多了起來。算上上週,他最近已經加了七天的班了,今天也是放棄原本請的假回公司幫忙,一直忙到下午,才被上司塞了最後一疊文件後趕回家,要他下星期一再繳上就好。

  「晚餐什麼的小事一樁啦,而且我早上已經補過眠了,現在精神好得很!」

  把筷子遞給赤葦,木兔笑嘻嘻地說。

  「嘿嘿嘿,今天的晚餐可是光太郎特製的燒肉飯喔!」

  「下午一起去超市買食材的時候就知道了呢。」

  赤葦邊攪拌著碗中的食材,邊平靜地說著。

  「而且光太郎會做的料理本來也就幾樣而已吧。」

  「不要戳破我!」

  「但是我很喜歡。」

  「哈哈哈,我就知道赤葦最喜歡我了!」

  「是啊,我最喜歡你了,光太郎。」

  「呀,聽京治くん這麼說,光太郎我好害羞喔。」

  木兔放下筷子捧起臉頰,裝出扭捏的樣子,看得赤葦忍不住輕笑出聲。

  「啊,眉頭的皺紋不見了。」

  「有皺起來嗎?」

  聽見木兔的話,赤葦伸手摸了摸眉間。

  「有喔,工作還很多嗎?」

  扒了一大口飯,木兔鼓著臉頰歪了歪頭。

  「你大概要做多久啊?」

  「嗯……估計還要兩三個小時。」

  「哇好久!你們老闆也未免太欺負人了!」

  「畢竟本來是要加班的,讓我帶回來做就很好了。」

  「其實你留到明天後天再做也可以的。」

  「不,已經約好這個周末是要給光太郎的。」

  喝下最後一口味噌湯,赤葦滿足地雙手合十。

  「我吃飽了。」

  「是嘛。」

  知道赤葦一旦決定的事就難以更動,木兔也沒打算說什麼,只是主動收走對方的碗筷。

  「那碗也我來洗吧,工作加油。」

  「謝謝。」

  赤葦有些抱歉地說著,但也接受了木兔的好意,走回書房繼續作業。

  「我去忙了。」

 

  又翻過一頁資料,赤葦來回比對著電子檔和書面的文字,在另外一個視窗打上新的結論。按下迴車鍵,一個段落又結束了。

  赤葦動了動肩膀,伸手拿過下一份資料。

  從吃完晚飯到現在過了多久呢?光太郎現在又在做什麼呢?

  「京--治--」

  隨著突然冒出的聲音,赤葦感覺到有東西輕輕抵到了自己的頭頂上,大概是木兔的下巴吧。

  「嗯?」

  「電影看完了好無聊。」

  木兔懶懶地說著話。

  嘴巴的開闔導致抵在赤葦頭上的下顎也跟著微微上下移動,感覺有些癢癢的。

  「我最近有買了新書,在櫃子上可以拿去看。」

  「不了。」

  木兔移開下巴,往連著赤葦的自己那張書桌前一坐,用手掌托住臉,直勾勾地看著赤葦的側臉。

  「我看你就好。」

  嗯,我男朋友果然超帥,完全看不膩。

  「……好。」

  赤葦無奈地說著,但嘴角卻勾起了微微的弧度。

 

  赤葦繼續默默地打著字,木兔則是默默地看著打字的赤葦。一直到長針的轉過不少刻度之後,木兔才再次開口。

  「要幫你弄什麼飲料嗎?」

  「……咖啡,麻煩了。」

  從作業中回神,赤葦稍微愣了一拍才說需求,而在他正打算要補充時,木兔早已從椅子上跳起來,兩三步走到書房門口,剛好回過頭搶在他之前說。

  「加奶精不加糖,我還記得!」

  右手比出勝利手勢,木兔得意地笑著,露出了牙齒。

  「謝謝,光太郎。」

  沒過多久,赤葦的馬克杯跟杯墊便被放至他的右手邊。撐在赤葦椅背上,木兔單手拿同款不同色的另一個馬克杯,越過赤葦的肩膀看著電腦螢幕。

  唔,完全看不懂。

  「還要很久嗎?」

  吹著熱巧克力,木兔隨口問著。

  「快好了,你可以先去洗澡。」

  只喝了一口咖啡之後便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赤葦打算一股作氣把剩下的部分全部解決。

  「OK。」

  不想打擾赤葦的專注,木兔沒多說什麼就乖乖離開了房間。

 

  「京治,鮮奶沒有了--」

  邊拉長音喊著邊走進書房,洗完澡的木兔半裸著上身,只在肩上搭著一條毛巾,頭髮也半乾地塌著,滴落的水珠順著肌肉紋理滑下。他走到赤葦身邊,打算查看一下對方的進度,順便叫赤葦在熱水涼掉之前快去洗澡。

  「我明天出門的時候順便去買--唔!」

  但木兔的第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就被突來的吻堵住了聲音。

  赤葦的舌頭一上來就直接探進木兔嘴裡,極具侵略性地攪動著,嘖嘖作響的水聲在兩人耳邊迴盪,就這麼相互交纏了許久,赤葦才又主動離開。

  「光太郎今天很乖呢。」

  舔掉兩人間拉開的銀線,赤葦還是抓著木兔肩上的毛巾,硬生生帶著木兔轉了方向,把他壓上已經清空的書桌。

  「呼耶?」

  發出了有點蠢的聲音,木兔呆呆地看著赤葦,而對方則是彎起了有些危險的微笑,墨綠色的眼瞳閃著奇異的光芒。

  我認得這個表情。木兔想,本能地興奮了起來。上次看到、已經是半年前了吧?

  「晚餐和咖啡多謝了。」

  「不、不客氣?」

  「吶,光太郎。」

  赤葦將臉更近地貼向木兔,說話的氣息一個字一個字地呼在木兔耳邊。

  「你剛剛說鮮奶沒有了,對吧?」

  「是、是啊。」

  聽見木兔的回答,赤葦滿意地加深了笑容。

  伸出右腳頂在木兔雙膝之間,單手解開西裝褲的皮帶,另一隻手則是不安分地在木兔小腹遊走。刻意緩慢地一顆顆鬆開襯衫扣子,感覺到木兔逐漸加粗的呼吸,赤葦笑得更加愉快了。

  好不容易搞定工作,不好好獎勵自己怎麼行呢?

  赤葦笑著,咬住了木兔的耳垂。

 

  「想喝的話,我給你吧?」

 

END




太久沒單獨寫赤兔了卡好久啊啊啊啊啊。


總之是個平凡的日子的平凡故事,這次試著寫了成熟的大人木兔,雖然感覺平常都是赤葦在照顧他,但其實反過來也是可以的!這樣的感覺。

後續什麼的沒有呢。

评论(4)
热度(41)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