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葦月】02、歌聲

*用了作弊伎倆讓文章看起來有準時發(玩不膩

*監禁十五題之二

*作者自(慾)我(望)滿(抒)足(發)系列,大概

*挑戰用詞上的擦邊邊邊

葦月日快樂!




←前篇




02、歌聲

 



DAY 1

 

  他被戴上了耳機。

 

 

  那個人意外地聽過不少音樂。

  他以為在同世代的人裡,他聽過的音樂已經算是很多了,但每次他隨機放出音樂給那個人聽時,那個人幾乎都能將曲目猜個八九不離十。不管是搖滾樂或是爵士樂,就連古典樂跟輕音樂,甚至到非主流的音樂,那個人似乎都有涉獵。

 

  赤葦さん,有什麼特別喜歡的音樂類型嗎?

  嗯,沒有呢,我都只是隨便聽聽而已。

 

  那個人總是這樣回答。

  直到現在,他還是不知道那個人對於音樂的了解有多深,就像即使他和那個人已經認識了多年,他還是不知道那個人的想法有多深。

 

 

  耳機是全罩式的。

  從耳邊的熟悉觸感判斷,應該和他平常用的那個是同樣或是類似的款式。

  或者根本、那就是他的耳機。

 

 

  他現在在用的耳機,是那個人去年送他的聖誕禮物。

  那時他剛好正在找一副新的耳機。他當時在用的那副似乎因為使用時間過多,而導致導線和插頭的部分出現接觸不良的情況,播放音樂時開始出現了些許雜音。雖然還可以使用,但聽著總會令人感到焦躁。

  所以那段時間他一直都有在物色新的耳機,卻也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他對耳機其實也沒什麼刁鑽的要求,只要功能有到、價格合理、樣式看著順心就行。但他找了幾個禮拜,試了各家廠牌和型號,總是會挑到一兩個不滿意的小地方,讓他遲遲無法決定該買哪副。

  然而,那個人所選的耳機卻是剛剛好。

  沒有事先問過他的喜好與習慣,卻比他先前試用過的任何一副耳機都還要來得合適。

  簡直就像是清楚知道與他有關的所有事情一樣。

 

 

  播放鍵被按下。

  由遠而近、由小漸大,耳機播放的聲音逐漸清晰了起來。

 

 

  他喜歡聽歌,卻不是很擅長唱歌。

  雖說如此,但他也不至於唱得五音不全,反倒因為長期聽音樂的習慣,培養了不錯的音感,抓音準對他來說並不困難。與其說他不擅長唱歌,不如說他是不擅長在他人面前展現自己。

  他不覺得自己的聲音有特別好聽,當然厲害的唱歌技巧也是沒有,更重要的是,他沒有表演的慾望,他只想要當個安靜的聽眾。

 

  但是我很喜歡你的聲音,很好聽呢。

 

  那個人卻曾經這麼說過。

  他原本以為那是恭維或是愛屋及烏,不過在相處久了之後,他才發現那其實是真話。

 

 

  無法拒絕的聲音一下一下敲進耳裡,他的呼吸愈發急促了起來。

  他一直努力維持著理智,不想讓自己輕易陷入那種狀態,但熟悉的感覺不斷侵蝕著他的思考,耳邊被放大的聲音更是加速了他的混亂。

  那是他的耳機,沒有人比他更熟悉那副耳機的功能。如果單純戴著可能還好,但在聲音播放著的現在,是不可能聽見外頭的聲音的。

  明明知道聽不見,但他卻覺得每一種聲音聽來都是那麼清晰。

  耳機裡的聲音跟耳機外的聲音重疊了。

  金屬碰撞聲,布料摩擦聲,震動聲,水聲,他的聲音,那個人的聲音。

  他開始無法分辨現實與錯覺。

  不,真要說的話,大概兩邊都是現實吧。只是一個是過去,一個是現在。

  他無意識地掙扎著,但卻只有小幅度的晃動。所有動作都被束縛,就連視覺也被遮蔽,只有耳邊的聲音清晰地在腦中迴盪,宛如惡魔的囈語。

  世界混淆了。

  他終究還是將觸覺與聽覺重疊,無法無視的聲音支配了他的意識,強制將他拖進迷亂的世界。他被聲音一步一步引誘,全身都緊繃了起來。

  堆疊的感覺逐漸來到巔峰,已經模糊了界線,又不停地被刺激著感官,他幾乎喪失了抵抗的意圖,沒多久就釋放了出來。

 

  恍惚之間,他發現耳機被摘掉了,耳邊取而代之的是人的氣息。

  沒有緣由,他直覺現在在他旁邊的是那個人。

  或者說,只可能是那個人。

 

  「我說過的吧?月島的聲音很好聽呢。」

  那個人輕輕笑著,像是在敘述真理般說。

 

  還在高潮過後的餘韻中茫然,月島螢聽見自己的喘息聲,就和摘下放在頸邊的耳機,所傳出的聲音一樣。


END




又、又寫得太長了(跪地

评论(8)
热度(31)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