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三體育館】キスの日

*一如往常地遲到又作弊

*有黑月、赤兔,可能還有一點葦月

キスの日快樂!




  「月島。」

  自主練習結束到一個段落,月島一如往常地靠坐在牆邊喝著水,旁觀著還有多餘精力在球場中央打鬧的木兔跟黑尾。但這樣的狀況沒維持多久,便被突然向他走來的赤葦,以及對方的一聲招呼所打斷。

  月島轉過視線看向赤葦,眼中透出詢問的神色。

  直面月島的目光,赤葦卻什麼都沒說,只是彎起淡淡的笑,用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

 

  「嗯?」

  忍不住疑問出聲,月島不解地歪了歪頭。

  他是真的不懂這個前輩想做什麼。雖然比起另外經常一時興起的兩位,赤葦做的事情通常都是有理由的,但在相處久了之後月島卻發現,赤葦偶爾也會突然做出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事。

  而現在的狀況似乎就是那個偶爾。

 

  看著歪著頭的後輩,赤葦笑著又往前走了幾步,而後在月島面前蹲了下來。

  「月島,你知道嗎?」

  像是要說悄悄話一樣,赤葦舉起右手遮住嘴邊,卻用著比平常說話還大的音量丟下一枚炸彈。

 

  「今天是キスの日喔。」

 

  「なぁ……!」

  瞬間明白這個單詞裡所包含的意義,月島整個人僵住了。

  而如此簡明的告知與大聲的宣布,讓除了月島以外的人,也理解了赤葦想做的事是什麼。

 

  「赤葦!!!你給我滾開!!!!!」

  黑尾馬上丟下木兔,三步併兩步衝過來試圖把赤葦推開。

 

  「真小氣啊黑尾さん,讓月島親一下也不肯?」

  「就算要親也是我來!我才是ツッキー的男朋友!你給我找你家貓頭鷹隊長去!」

  「木兔さん的話那是日課呢,晚一些沒關係的。」

  「你是故意的吧!你是知道我跟ツッキー難得見一次面還故意曬我的吧!」

  「キスの日?是比賽誰親親的次數比較多的日子嗎?」

  跟著湊過來的木兔瞥了赤葦一眼,像是懂了什麼似地一個擊掌。

  「雖然完全不是那樣,但木兔你來得正好,快把你家副隊長架走,之後要怎麼親都隨便你!」

  「嗯……我跟赤葦本來就每天都會親親啊?」

  「你滾!」

  「不要難過嘛黑尾,機會難得要不要跟我試試看啊?」

  「你腦子沒問題吧?!我才不要這種機會難得!」

 

  趁著木兔跟黑尾打成一團,赤葦掙脫了黑尾的箝制,單手撐著牆,往月島更靠近了。

  「月島,既然機會難得,還是選我如何?」

  「赤葦啊啊啊啊啊!ツッキー千萬別答應他啊啊啊啊啊!」

  「不要亂動啦黑尾,這樣我很難親耶。」

  「誰管你啊木兔!口水!口水沾到我臉上了!」

 

  ……真吵。

  默默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月島略顯無奈地做出了行動。

  他扶住赤葦的肩膀,微微傾身,接著與對方一個擦肩便站了起來,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往體育館外走去。

  被留下的三個人瞬間凝固,過了好幾秒之後,赤葦才第一個反應過來。

  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赤葦哭了,感動地哭了。

  「被月島親了喔喔喔喔喔……」

  他捂著左臉頰,在地上毫無形象地打起滾來。

  「我這輩子都不要洗臉了……」

  「可惡!黑尾!我們也不要輸給赤葦跟ツッキー!」

  「ツッキー等等!喂!等等我啊!」

  不管陷入了恍惚的月島boy狀態的赤葦,還有不知道在跟什麼比較的木兔,黑尾追著月島跑了出去。



  「等一下啊ツッキー!」

  「等著呢。」

  沒跑多久,黑尾就看到月島站在體育館不遠的轉角處,雙手交握在前,一臉平靜地等著他。

  「剛剛、赤葦、你……」

  追上了月島,黑尾反而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了。

  指責ツッキー親了赤葦?但只是親了臉頰,這樣就吃醋好像太小氣了一點……可是親了就是親了啊!作為男朋友不為這種事抱怨才比較奇怪吧?但要是ツッキー把我當作氣量狹小的人怎麼辦……

  「黑尾さん。」

  聽到月島的聲音,黑尾反射性地抬起頭,接著便感覺到某種柔軟的東西貼上自己的嘴唇。

  跟給赤葦的輕輕擦過的一吻不同,這一次,是連舌頭都相互交纏起來的深吻。

  清晰的水聲刺激著耳膜,一直過了許久,兩人才分開來。

  「キスの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月島輕聲說著,半垂著眼偷看著黑尾的表情。

  對面的黑尾似乎還是板著一張臉,沒有什麼變化。

  「剛剛那個、赤葦さん、如果不那麼做的話,就沒辦法離開,不是因為、呃……」

  月島以為他還在意著剛剛的事,有些慌張地解釋了起來。

  「雖然赤葦さん也是個好前輩,但是、那個、黑尾さん還是不一樣的……」

  這個可愛的極點的生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著手忙腳亂的月島,只有黑尾知道自己的心臟已經跳到快要爆炸了。

  月島、主動的吻……!

  黑尾吞了一口口水,打斷了月島的話。

  「月島。」

  「はい?」

  面對歪著頭的戀人,黑尾舔了舔嘴唇,方才不屬於他的溫度還留在上面。

  意猶未竟。

 

  「剛剛的吻,再來一次吧。」

  「……はい。」







  另一側。

 

  「木兔さん?」

  「……」

  「木兔さん,你在吃醋嗎?」

  「……」

  「因為我說想親月島所以吃醋了吧。」

  「……」

  「所以才想藉著親黑尾さん,讓我也吃醋對吧。」

  「……」

  「木兔さん?」

  「……」

  「光太郎?」

  「……京治的男朋友明明就是我啊,雖然ツッキー很可愛,但是京治的男朋友是我啊……」

  「對不起呢,光太郎。只顧著玩弄黑尾さん,沒有顧慮到你的心情。」

  「我不要道歉。」

  「嗯?」

  「我要親親!今天是キスの日,當然要親親!」

  「好好好,都聽你的。不過,為了補償,也來做點其他事如何?」

  「不、不要啦!明天還要練球!」

  「可是光太郎的小光太郎可不是這麼說的喔?嗯?」

  「等一下啦!不要弄那邊、唔!」

  木兔說到一半的話語,全部被赤葦的吻堵了回去。

 

  「放心,我會剛剛好做到還可以下床的程度的。」

 

END




字數爆炸了所以又沒趕上……!(牽拖


晚上突然看到今天是キスの日就臨時寫了,久久沒寫三館總覺得有些飄掉。

原本是想寫三館都是月島boy的,但偶爾也想寫寫吃醋的木兔,所以就變成這樣一半一半的微妙感(沉思

接下來大概要忙著寫七八月的本子了,不知道監禁15題跟60鐘挑戰還會不會有空寫,不過最近應該還會有一兩篇小短文吧。

嗯。

评论(8)
热度(79)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