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第三體育館】這見鬼的雞冠頭實在有夠難捏!

*ICE3無料配布,還有殘量CWT43會繼續發

*2569字短打

*黏土人職人パロ

*雖然標了黑月、兔赤,但嚴格來說是月島廚黑尾、木兔廚赤葦

*抱歉岩泉,雖然是同時公布但把你屏蔽了QQ

 

 


  「ああもう!這見鬼的雞冠頭實在有夠難捏!」月島霍然起身,扔下手中半成形的黏土和刮刀,抽掉橡膠手套往桌上一甩,扭頭就往工作區外走去。

  「等等啊!ツッキー!」木兔第一個反應過來,首先跟著追了出去。「你不先做完沒有人能動工啊!」

  「就是說啊,月島。」稍慢了一拍,赤葦也隨即追上兩人的腳步。「雖然千錯萬錯都是黑尾さん的錯,但如果你不先捏完這個,我的木兔さん該怎麼辦才好?」

  「我錯了!ツッキー!」先是把月島隨手扔下的黏土小心擺正,黑尾轉身才對已經快走到門口的身影喊著。「我保證我會放低製作標準的……還有赤葦你剛剛是不是在趁機罵我!」

  無視身後追著跟喊著的三人組,月島依舊頭也不回地跑著。

  到底為何會變成這樣的呢?

 

 

  幾天前。

  「終於決定啦啊啊啊啊啊!就說我這麼帥一定會出的吧!」

  「赤葦你看!有我耶!這次有我們兩個耶!總算沒有因為太晚登場而被往後擠啦!」

  「沒想到能親眼看到木兔さん的黏土人出品……我可以放心地死去了。」

  怎麼才去倒個咖啡而已,世界就整個變了。

  月島傻眼地看著工作區內鬧騰……不,鬧騰算是日常,現在這個應該叫做狂喜亂舞,總之就是三個大白天就不知道在發什麼酒瘋的前輩,月島決定還是先喝幾個口拿鐵壓壓驚,再去想該怎麼處理。

  是該拿去當廢棄物扔掉呢?還是當大型廢棄物扔掉呢?還是當大型不可燃廢棄物扔掉呢?

  「等了這麼久總算等到實體化,鐵朗さん我都感動到要哭了。」說著,黑尾還真的吸了吸鼻子,揉了揉眼角,精湛的演技宛如影帝之魂上身。「啊啊,這下子終於能夠跟ツッキー擺在一起了。」

  「嘿嘿嘿!這個世界總算能一睹木兔光太郎的英姿啦!」木兔雙手高舉,擺出了扣球成功後的習慣姿勢,然後就維持著不動了。「我決定了!第一個固定姿勢就用這個了!赤葦快畫下來!」

  「木兔さん、是黏土人的木兔さん……」也不知道是不是聽了木兔的話,赤葦抓起桌上的筆,抽過一張紙就真的開始畫了起來,口中還不時囈語似地碎碎念著。「小小的、Q版的、光是想像就覺得可愛……太可愛……」

  「就連黏土人型態都可以跟ツッキー一起攔網,想想就覺得太美好。」

  「黑尾你的口水流下來了!噁心死了!快點擦一擦啦!」

  「木兔さん,我覺得我的心臟好像不是我的了,它跳脫了我的控制在狂奔著,就像千軍萬馬踏過平原那樣。」

  「赤葦你沒事吧?總覺得你的形容聽起來不太妙耶。」

  「而且黏土人的可動性比DXF好太多了,不只可以跟ツッキー一起攔網,還可以做這樣那樣這樣那樣的事——」

  「如果是為了木兔さん,就算是死了也不足惜。」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了血壓器,赤葦看著螢幕上的數字捂住了心口。「啊……脈搏132……」

  「不!赤葦別死啊!」撐住直挺挺往後倒的赤葦,木兔悲痛地大喊著。「我還需要你托球給我啊!」

  「不不,做人應該務實一點,先從添置家具開始吧。」黑尾坐到桌前打開電腦螢幕,就開始瀏覽起了黏土人專用配件。

  終於看不下去,或者說聽不下去,或者說兩者都有,或者是終於喝完了手中的咖啡,月島嘆了大大的一口氣,然後眼鏡一推,鏡片一個反光,吐槽開關啪搭一聲彈開了。

  「赤葦さん你根本沒有實際量脈搏吧,而且那個血壓器早就壞了,上禮拜才剛報帳買了個新的而已;木兔さん對你來說赤葦さん的功能就只有托球嗎?我認為你要擔心的事應該更多,例如日常生活起居之類的;黑尾さん……」連珠炮似的話語頓了頓,月島思索了半秒,決定簡短精煉地總結。「很噁心。」

  具象化的三支箭頭狠狠地插在三人頭頂,瞬間擊沉。

  環顧變得安靜的空間和滿地的屍體,月島滿意地點了點頭,才問了最開始就該問的那個問題。

  「那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黑尾鐵朗、木兔光太郎、赤葦京治,黏土人化決定!


  看著雜誌上加粗的字體,造模師.月島螢毫不掩飾地皺起眉頭。

  「怎麼樣!是超讚的情報吧!」品管師.黑尾鐵朗握緊了拳頭。

  「第三體育館稱霸世界的時候來啦!」翻模師.木兔光太郎朝空中輝了幾拳。

  「可以動的木兔さん……呼呼、呼呼呼……」上色.赤葦京治露出了危險的笑容。

  無視面前三雙閃閃發亮的眼睛,月島想著三個人的造型,眉頭又皺得更深了。

  「又是一件麻煩透頂的作業。」


 

  如預料的一般,光是第一隻的黑尾就讓月島捏到崩潰跑走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要是在造模時,有個一直在身邊念著「頭髮這邊的弧度要俐落一點」、「這邊還不夠有型」、「這樣還不能凸顯我的帥氣之處」的煩人傢伙,要不想跑還比較難。

  不過才跑了沒幾步路,月島馬上就被木兔抓了回來。

  「木兔さん放開我!我要辭職!」月島掙扎著,兩眼無神地望著虛空。「我一定是瘋了才會在這裡捏這什麼蠢髮型……別攔我,我要回鄉下種田去了。」

  「冷靜點啊ツッキー!」黑尾接手木兔壓著月島。「雖然宮城是有點鄉村風,但你家根本不是種田的吧?」

  「ツッキー,不想捏黑尾的話先捏我的吧!」塞了一塊新黏土到月島手上,木兔指了指自己。

  「說的是,別管什麼黑尾さん了,先捏木兔さん吧。」雙手都抓起噴漆,赤葦一臉的蓄勢待發。

  「喂!你們兩個!」

  雖然還在半茫半醒的狀態,月島依舊下意識地捏出了一個大概的形狀,接著握住被塞過來的刮刀開始雕了起來。隨著各樣細節逐漸成形,月島的眼神也慢慢轉回清明,木兔獨特的髮型就這麼一點一滴地被刻出了雛形。

  「大概這種感覺?」呼了一口氣,月島將半成品遞給身旁的赤葦。

  「喔喔,是木兔さん的頭髮……!」赤葦戰戰兢兢地接過,還沒等黏土乾燥,就先嘗試般地噴上了底漆,接著拿起水彩筆輕輕塗上顏色。

  銀白的底色,中間再參雜一些黑色的髮絲,看似只有兩種的顏色,其實是由好幾種相近色加疊而成。其他三人在一旁屏息看著,就在看起來快要完成時,赤葦突然咂了一聲,放下了手上所有的東西。

  「赤葦さん?」

  「不行啊月島。」赤葦搖了搖頭,眼神裡透出了恨鐵不成鋼的惋惜。「雖然還沒加工跟打磨,但是這個不行,這種程度還不足以顯現出木兔さん的完美。我知道木兔さん桀傲的靈魂並非區區模型可以呈現的,所以我也不想過分要求,但好歹也要做到十分、不,百分之一的程度啊。」

  於是月島再次眼神死了。

 

  「讓我回老家,我要回去種田……」

  「所以說你家根本沒有田——不對,ツッキー你要走也先捏完我的啊!」

  「赤葦,是哪裡不行啊?我覺得ツッキー捏的還不錯啊?」

  「不不不,木兔さん請您不要自貶身價。」

 

 

  因為廠商特約的首席造模師才開工了一天就請辭回老家,而之後找來的其他造模師們更是連半天都撐不下去,在經過廠商高層招開了緊急會議之後,得出了一個新的指令。

 

  黑尾鐵朗、木兔光太郎、赤葦京治,三隻黏土人無限期停工。

 



END






前一篇虐完來點歡樂的!

這次趁著黏土人製作決定的消息,寫了這篇根本就是角色崩壞的蠢故事。不,對三館組來說也許這個才是日常?(不


然後不小心順口答應了朋友,等拿到月島黏土人之後,要用這個パロ再寫一篇月島的製作過程,所以大概八月底九月中會再有一篇wwwww

不過我還沒想要寫什麼就是了wwwwww


是說如果照這個步驟,歡樂完了接下來就會是……誰知道呢XD

评论(12)
热度(61)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