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愛情的模樣

〈後來的我們〉之前的故事

*因為大家好像都沒看到問題,所以我把預計要用的字數全部集中寫啦

* @尊田系 同學不小心中獎了wwwww

*同樣跟歌詞本身不是100%有關&我流解釋




後篇(月島SIDE)→〈嘿!我要走了〉




BGM:五月天〈愛情的模樣〉






  對於要不要成為職業排球選手這件事,黑尾鐵朗其實有過一段很迷惘的時期。

 

  跟好友木兔光太郎不同,他並沒有那麼突出的排球才華,也不是非得將打排球作為畢生志業不可。

  這不代表他對排球熱愛的程度會輸給任何人。他當然是愛著排球的,不然也不會將成為排球選手這樣的未來,作為一個選擇來考慮。

  只是他的人生道路上,不是只有排球一個選擇。

 

  黑尾經常做出各式各樣的選擇。

  也許是因為受人信賴吧。他曾經有些不要臉地這麼評價過自己。因為信賴,所以將決定權交到了他的手上,所以他才總是擔當著領導者的角色。

  但只有黑尾自己知道,他對自己的選擇並不總是這麼有自信。

 

  這樣的選擇真的是對的嗎?會不會太冒險了?會不會給別人添麻煩呢?如果失敗了該怎麼辦?如果辜負了大家的期待該如何是好?

  就這麼決定下去、真的好嗎?

 

  他獨自煩惱了很久,結果卻被一個連他在煩惱什麼都不清楚的人給點醒了。

 

  「有什麼不好的,想做就去做啊。」

  月島螢頭也沒抬,淡淡地說。宛若天經地義一般。

 




星星在夜空中閃亮 星空下我不停流浪

此生我無知的奔忙 因為你眼光 都化成了光亮



 


  黑尾鐵朗並不能很正確地指出,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愛上月島螢的。

 

  是月島偶然說出那句話的瞬間嗎?

 

  黑尾其實不認為月島是偶然說出那句話的。月島確實不知道他在煩惱什麼,但黑尾總覺得對方應該是知道自己當時正在苦惱的。

  而那句話確實推動了他向前,甚至說是他人生裡最大的轉捩點都不為過。

  至少雜誌採訪時,他是這麼回答記者的。

 

  但他真的是因為這句話而喜歡上月島的嗎?

 

  不,怎麼想都不可能這麼簡單吧。

  他大概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歡著月島了。也許是從月島來到東京就讀大學,也許是從夏天的社團合宿,也許是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就已經喜歡上這個人了。喜歡上那樣彆扭的、孤僻的、不坦率的小學弟。

  這時的喜歡大概還只是感興趣的程度。但黑尾從此開始在意起月島,進而主動接近,從自主練習體育館到手機通訊軟體,從三百公里的宮城與東京到一牆之隔的合租處,由各種小細節一點一滴累積,逐漸習慣了生活中有對方的存在。

  而直到月島說出那句話時,黑尾才察覺到他不只是喜歡著月島。

 

  不只是喜歡,而是愛。

 

  他愛上了月島。

 

  倒也不是轟轟烈烈、愛得死去活來的感情——但他也不否認月島在床上的那副神情,幾乎每次都讓他把持不住——而是在放學時多繞一段路去買草莓蛋糕,假日午後在客廳一邊做事一邊聽著同一首歌,接對方打工下班後前往關東煮攤吃消夜,看電影時偶然交疊就沒再鬆開的雙手,每天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是對方的臉龐。

  黑尾覺得這樣很好,這樣日常而普通的日子比什麼都好。

 

  原本黑尾是那種喜歡生活多些刺激與挑戰的人,但在與月島相遇了之後,他卻開始珍惜了以前總覺得無趣的日常。

  如果是自己一人的話,那些以前曾喜歡過的東西現在卻都失色了,但只要能跟月島在一起,不管多無趣的東西都會顯得有趣起來。

  只要是在他身邊。




  黑尾並不能很正確地指出,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愛上月島的。

  但不論如何,他愛上了月島就是個事實。

  不但是那一瞬間,這個事實至今仍延續著。

 

  「黑尾さん,你又在想什麼下流的事了嗎?笑得好噁心。」

  眼前的人抬起頭,手上的銀色小叉都還沒放下,落在黑尾身上的眼神涼涼的,臉上還掛著鄙視的表情,但黑尾卻只注意到月島唇邊不小心沾上的鮮奶油。

  啊啊,好可愛。

 

  例如現在的這一刻,他也愛著月島螢。

 




這世界全部的漂亮 不過你的可愛模樣

你讓我舉雙手投降 跨出了城牆 長出了翅膀

 


 


  雖然黑尾一直挺不想承認,但他家裡確實是偏於保守的家庭。

 

  在他追求了好一段時間,終於跟月島正式開始交往之後,他曾經旁敲側擊地問過家裡,對同性戀的看法是什麼,結果差一點就大吵了一架。

  黑尾在最後一刻才想起,他並不是真的在對父母出櫃,而只是在試探而已。所以他勉強維持住理智閉上了嘴,沒有跟家人當場吵起來,也好一陣子都沒再提起相似的話題。

  他為此鬱悶了很久。

 

  「別人是同性戀我沒有意見,但你不要是就好了。」

  父親的理所當然似的話語、母親認同的神情,至今仍在黑尾腦中重複播放著。

 

  他不想因為感情的問題跟家裡鬧不合,但也不打算因此而放棄月島。

 

  月島並不是黑尾第一個交往對象。

  在月島之前,黑尾曾有過好幾任的女友,也認為自己是對待每一段感情都是認真的。然而在遇見月島之後,黑尾突然覺得以前的交往簡直就像是扮家家酒一般。這並不代表他不重視那些過去,但在那些女孩與月島之間,卻有著巨大到無法比較的差異。

  這不是單純的性別上的差異,真要說起來,黑尾也是直到與月島相遇,才知道自己原來對男人也會有感覺。不,也許不是對男人有感覺,而是因為對象是月島,才能夠讓他如此沉迷其中無可自拔。

  不是因為性別,而是因為月島螢是月島螢。

 

  所以他也說不上來具體來說究竟是怎麼的不同,可是他能感覺得到。

  這一段感情上所背負的重量是不同的。




  「クロ,反正不論說什麼你都不會改變想法的不是嗎?」

  青梅竹馬的手指在手機螢幕上快速移動,語氣卻是與之相反的有些懶散。

  「是啊。」

  「那問題就不是問題了吧。」

  「是啊。」

  黑尾回答,笑得坦然。

 

  「如果真的有問題……」

  在黑尾離開他的房間之後,孤爪眼睛還是沒離開手機,只是自言自語般小聲嘟噥著。

  「那也是另一邊的問題。」




  「螢,別放在心上。」

  所以黑尾在又一次以爭吵最為結尾,掛掉與家裡的通話時,看見月島站在房間門邊,一臉什麼都聽到的樣子,才會這麼對他說。

  「我會解決的。」

 

  有了答案的問題不是問題,而只是需要證明答案是正確的。

 




你是誰 叫我狂戀

教我勇敢的挑戰全世界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

一樣有愛與被愛的感覺

 


 


  作為與月島交往五周年的紀念禮物,黑尾買了一組簡單的對戒。

  什麼花紋都沒有的、樸素的銀色戒指。

 

  黑尾下定了決心。

  雖然未來的路還很長,雖然將要面對的問題還很多,但正因為如此,他才想要給月島一個承諾。

  具體的、不變的承諾。

  就像刻在戒指內側的字母一般。




  「所以你總算要坦承了嗎?黑尾。」

  電話另一頭的木兔問著,驚訝的語氣卻沒帶著太多的驚訝。

  「我覺得也差不多到這時候了。」

  轉著手中黑色的戒指盒,黑尾將手機換到另一邊肩膀夾著。

  「不過你家不是一直都很反對嗎?不再多瞞一陣子?」

  「瞞得過一時,瞞不過一世啊。」

  「要是你爸媽真的無法接受該怎麼辦?」

  「怎麼辦啊……」

 

  黑尾笑了笑。

  還能怎麼辦呢?是男人又怎樣?誰叫他就是喜歡上了啊,就是愛上了啊。

 

  「大不了就跪個三五天或一個禮拜吧,老人家總是心軟的。」

  「哇,真夠嗆的。」

  「是啊。」

 

  是啊,但是他願意啊。

  只要是為了月島、為了他們兩人的未來,就算跪上一輩子他也願意。

 




我愛誰 已無所謂

沒有誰能將愛情劃界限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

謎樣的魔力卻是更強烈

 


 


  如果問一百個人愛情究竟是什麼,大概會得到一百種答案吧。如果問的是一千人,就會是一千種答案。

  沒有人能正確指出愛情是什麼,或者說每個人所尋找的、所抓住的愛情都是不同的。有些人追求的是確實的幸福,有些人追求的是對於現況的踏實,有些人追求的是燃盡生命的瘋狂。

  而正因為沒有正確答案,才讓人更想找尋屬於自己的那份、唯一的愛情。

 

  在和前一任女友分手時,黑尾曾思考過自己想要尋找的愛情是什麼?究竟是什麼模樣?

  在他發現自己愛上月島後,他總算找到了答案。

 

  黑尾想找的,是可以不用言語也能相互理解的人。

  宛如自己與他融為一體那樣。

 


 


你是巨大的海洋 我是雨下在你身上

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狀 我看到遠方 愛情的模樣



 


  對黑尾鐵朗來說,愛情的模樣就是月島螢。

  或者說,他在月島的身上看見了愛情的模樣。

 

  對於未來,黑尾其實還是挺不安的。

  不管是球隊越來越嚴苛的訓練、房租水電的開銷、不認同同性戀的父母……將來肯定還有許多許多的困難與苦惱需要解決吧。黑尾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走得多遠,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多久。

  但只有一點他很清楚,在他所描繪的未來裡,只有這是唯一不變的事實。

 

  黑尾鐵朗將會永遠走在月島螢的身邊。

 

  他在月島身上看到的不僅僅是愛情的模樣,而是一整個未來的藍圖。

  如果能夠跟著他一起的話——

 


  有月島螢的地方,就是未來所在的地方。

 



END




這是個前菜的概念。


上星期天跑去場外聽了LIVE(沒買到票),就一個字,爽!(無關文章

不過沒唱到這首,倒是有聽到〈後來的我們〉。


因為在〈後來的我們〉那篇唯一有回答我喜歡哪首歌曲的就是尊田!所以不小心被強迫中獎了狗咩哈哈哈哈哈

對的,我原本是打算選個三首左右分別寫個1~2000字左右的短篇而已,結果只有兩首,然後解析完歌曲之後發現剛好可以用上,順勢就變成這樣了。

不然我原本是沒打算寫前情提要或後續的wwwwww


還有一篇月島SIDE!

本來想等兩篇都寫完再一起發,但最近懶癌發作,而且還有別的東西要寫,所以想想還是先丟了這篇。

另一首歌應該挺好猜的,可以猜猜劇情XDDDD


每次都在半夜發文我也是……剩五小時可以睡惹QQ

评论(6)
热度(5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