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黒魔導士と人間の子

*CWT43無料配布

*FHQパロ

*及川大王的戲份怎麼那麼多啊?

*催稿無用系列(認真

 



  「おいおい,大王様,放著魔王城不管跑來這裡,你這是想做什麼啊?」

  「討厭啦クロちゃん,我才沒有想做什麼,只是無聊到處晃晃而已嘛。」

  「無聊到這種地方晃晃,還真是惡趣味。」

  「那當然,我可是大魔王及川大人啊。」

  「居然不否認……」

  看著雙手插腰,得意洋洋的魔王.及川,黑魔導士親信.黑尾嘆了一口氣,決定隨他去了。反正大王様任性妄為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而且大部分時候都還算是任性得挺有趣的,黑尾雖然義務上會念一下,但通常自己也會跟著玩得很開心。

  「快找個位置坐下吧クロちゃん!拍賣就快開始了!」

  「はいはい,大王様說得是。」

  「啊,在這邊叫我及川就好,我不想被認出來。」

  「了解。」


  兩人來到的是個像是講堂又像是劇院的地方,舞台在正中央的低地,四周排成半圓的環狀座位,樓梯一樣一階一階地向上延伸。整個空間裡的燈光都被刻意調節得相當昏暗,只有幾盞聚光燈打在中間的舞台上。舞台有將近三分之二的空間被布幕遮蔽,只能隱約聽到布幕後偶爾傳出的奇怪聲響。

  這是某個不定期舉辦的地下拍賣會會場。

  為了不被查緝,不僅是時間,就連地點也每次都會變動,只有透過特殊的管道,才有辦法得知拍賣會會在何時何地舉辦。也不知道及川是從哪弄來的情報,黑尾也懶得詢問,反正就算問了,對方大概也不會據實以告。

  這是個以商品的質量與稀有性而極具盛名的拍賣會,在裏側幾乎無人不曉,當然進不進得來是另一回事。但凡能想像得出來的東西,這裡幾乎都有可能找得到。不管是藥草或毒物、寶石或擺設、精密機械或是魔法道具、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生物,甚至連人形的物種都會販售,像是人魚或是——

  「開始了開始了!」

  及川興奮的低語拉回了黑尾的思考,他順著及川的視線,也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舞台上。


  既然是拍賣會,自然不會將壓箱商品在開場時就擺出,雖然也都是些少見的東西,但卻還不會引起兩人太大的興趣。所以兩人只是邊看邊隨口評價著推出的商品,以及川和黑尾的經歷,幾乎都可以將商品的最終拍賣價格猜得八九不離十。

  「嘿——這寶石還不錯嘛。」

  「滿滿的詛咒痕跡啊,怨靈看起來都快具象化了。」

  「哈哈哈,看來買下的是個沒發現的笨蛋,等著倒大楣了。」

  「哦呀,這把魔劍看起來是蘇格家製造的。」

  「很稀有嗎?」

  「也沒吧,我記得魔王城裡好像有個三五把來著。」

  「是喔,太久沒整理寶物庫了,不太清楚。」

  「居然連獨角獸的角都有賣啊。」

  「那個人魚之淚是假的吧。」

  「嗯,假的,那是河童的口水。」

  「河童的口水哈哈哈!你看看那個買家!居然一臉感動地喝下去了!」

  「所以說無知的人就是這樣——」

  「哎,第二階段要開始了。」

  拍著黑尾的手臂,及川興奮地說。


  所謂的第二階段,就是拍賣會正式進入到活體拍賣的部分,而這也才是在座大部分人的目標。

  在司儀剛宣布完接下來進入第二階段,整個會場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畢竟跟第二階段的起價相比,前面的商品價格都只能算是零頭而已。

  雖然及川跟黑尾都沒有養寵物或是奴隸的興趣,但只是看看的話還是足以令人興致高昂的。黑尾不得不承認,及川這次任性的外出確實也是相當有趣。

  「クロちゃん,你說我們該不該買幾個僕人幫忙打掃城堡啊?」

  「如果只是打掃,路上隨便抓幾個人回來就好了吧?」

  「也是吼。」

  「而且就算是請人來掃,也比買個人回去便宜啊。」

  「那還是算了,把錢留著買牛奶麵包比較實際。」

  就在及川和黑尾討論著奇怪層面上的民生問題時,又一個商品被推上了舞台。


  「喔哦?」及川輕輕驚呼了一聲,然後露出了某種介於賞識與看好戲之間的微笑。

  看到及川的表情,讓黑尾也不禁認真審視起新上台的商品。

  能夠引起及川的興趣,似乎是個不得了的傢伙啊。

  「起價是一百!」拉開商品上披著的白色布巾,司儀大聲宣布著。

  拍賣會的單位是以一萬為基準,起價一百的話就是一百萬,但以第二階段來說,並不算是很高的起價。

  這樣的傢伙會被及川特別注意?黑尾瞇起了眼睛。


  台上的是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人類小孩。

  小孩有著一頭香檳黃色的金髮,雖然低著頭,但光從下半部的臉龐,就可以看出那是張清秀的面孔。小孩身上除了脖子上的項圈跟手銬腳鐐之外,只穿著一件過大的長袖白色襯衫,襯衫的下白皙雙腿相當修長,以他這個年齡的小孩來說算是偏高而且有些過瘦——但會被當作商品的人通常都是偏瘦的——但身體的曲線卻相當不錯。如果有好好攝取營養,那樣有些病態的白色肌膚大概會透出淡淡的粉紅色,屆時應該會更加漂亮吧。

  是個美人胚子的潛在股。黑尾下了定論。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怎麼?及川,這是你喜歡的類型嗎?」瞥了及川一眼,黑尾搖了搖頭,露出了訕笑。「雖然確實是個很漂亮的孩子,但沒想到你居然有戀童癖啊。」

  「什麼嘛クロちゃん。」沒有因為黑尾的態度而生氣,及川只是哼哼了幾聲,彎起跟黑尾相仿的笑。「你居然看不出來那東西的價值嗎?作為我的親信來說真是失格啊失格。」

  東西……

  聽見及川把小孩稱為東西,黑尾有些無奈,但他馬上被最後一句話轉移注意力,又重新把小孩從頭到腳打量的一番。

  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不過就是個人類小孩——啊。」黑尾試圖反駁著,但空氣中輕微的異變,讓他瞬間明白了為何及川會有這樣的反應。

  「看出來了?大概連主辦方都沒發現吧。」看著黑尾的反應,及川開心地笑著。「那可是上好的容器呢。」

  「要買嗎?」明白了小孩的價值,黑尾也稍微嚴肅了起來。

  那可不是底價只有一百萬的東西啊。

  「嗯——還是不了。」及川沉思了一會,還是搖了搖頭。「雖然是挺稀有的,但也沒到要特地花錢的地步。」

  「說得也是啊。」黑尾點了點頭。

  雖然就這樣被暴殄天物蠻可惜的,但這也不關他們的事。


  「這位先生喊了兩千三!還有人要加價嗎?」喊價已經告了一段落,司儀抓起來桌上的木槌。「兩千三一次——」

  兩千三啊……以不明白價值的人來說算是喊高了,畢竟扣除容器這點,小孩本身長得就相當漂亮,大概是會買回去當作寵物或玩具養吧。

  黑尾想著,突然覺得心中有塊地方堵堵的。

  「兩千三兩次——」


  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了自己的往後的命運即將被決定,一直呆立的不動的小孩終於抬起了頭,而且就這麼剛剛好對上了黑尾向下望去的視線。

  好漂亮。

  對上小孩眼睛的瞬間,黑尾心中只有這個念頭。

  那是一雙毫無雜質的琥珀色雙眼,在黑色的會場中,站在最底端的位階上,但卻像是高掛夜空的月亮,清澈得不可思議。

  無比美麗,但是卻也無比空虛。小孩的眼睛乾淨得什麼都沒有。

  宛如空洞一般。

  如果能在那之中填上自己的色彩的話——


  「五千!」

  等黑尾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喊出價了。

  「……好的!這邊這位先生出價五千!還有人要加價嗎?」突然的出價就連司儀都有些驚訝,但他只愣了一瞬,就又回到了拍賣流程。「五千一次!五千兩次——」

  「クロちゃん,我是不會借你錢的喔。」看著不自覺站起身的黑尾,及川只是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放心吧,我本來也沒要跟你借。」黑尾聳了聳肩。

  雖然一時衝動把小孩買了下來,而且還是過高的價錢,但他也沒打算反悔。

  買了後悔總比沒買後悔好。

  「五千三次!」木槌大力地敲上桌面。「成交!」

  禮貌性的掌聲在場中響起。

  「這位先生!他是你的了!」司儀大聲對著黑尾說。


  他是我的了。

  黑尾看著小孩,小孩也還是看著黑尾。

  小孩長長的睫毛抖動著,然後重新垂下了視線,將整片月色斂入眼簾。

  那時似乎感覺過了許久,但黑尾事後回想,大概也就只是幾秒的事。

  就是這麼一對眼,決定了兩人之後的命運。

 

 

 

  これは、黒魔導士.黒尾鉄朗と人間の子.月島蛍——出会いの物語。




END




沒錯,這是包著FHQ皮的黑尾源氏計畫。

原本是不想被官方打臉,所以一直不想用FHQ設定下去寫黑月的。但這篇最開始在思考劇情的時候,覺得跟FHQ的世界觀實在很合,比起重新架空一個新世界,不如直接套官方設定下去還來得好理解。

當然如果有要繼續寫下去的話,還是會出現我流設定就是了。


再來解釋下前言的催稿無用。

簡單來說,就是這篇根本沒有大綱!換言之就是我根本沒決定故事走向,所以我也不知道後面要寫什麼,就算催稿我也還是不會知道!

這篇並不是先決定了整體故事再決定開頭,而是單純基於「我想寫魔法師黑尾在拍賣會上把人類月島買回家的場景」這樣的念頭而寫的,所以目前完全沒有後續wwwwwww

不,其實有大概足以再寫兩三篇的想法啦。但長遠來看並沒有可以稱為結尾的段落,所以目前沒打算真的把它寫成長篇。

不過難保哪天又像這次一樣突然想寫某個段落,到時候可能就會再次碰這個パロ了吧。

然而也只是可能而已wwwww

评论
热度(39)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