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黑月+兔赤】NO標題的パロ小段子集合

*藝術大學パロ

*同一個故事線下不同時間點的小段子

*腦洞、just腦洞,不是本科生如果敘述有錯抱歉

*設定嚴格來說是黑月黑+兔赤兔無差,但不知為何我挑到的片段都很黑月/兔赤,所以姑且只標這兩個w

絕讚OOC←好久沒用到這個tag了




※基本設定(其他還有但這裡沒用到我就不補了)

黑尾:大三,戲劇系,主修表演

月島:大一,戲劇系,主修劇本創作

赤葦:大二,劇場設計系,主修劇場設計

木兔:大三,音樂系,主修作曲,輔修鋼琴+小提琴

及川:大三,戲劇系,主修表演






01|

 

  他無法移開視線。

 

  只是一個小小的舞台,只有簡單的布景與服裝,沒有燈光變化跟音效,就連台詞都幾乎沒有,但台上所演繹出的氣氛卻讓人屏息。


  誇張但不浮誇的肢體動作,投入但不刻意的表情,宛如與扮演角色融為一體般的情緒表露。

  他悲慟地哭著,接著又瘋狂地笑了。上一秒還是如癡如醉的迷戀,下一秒便改為咬牙切齒的憤怒。

 

  「黑尾さん是天生的表演者。」

  赤葦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旁,跟著他一起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別看他平常一副懶散的樣子,只要一上了舞台,就會像現在這樣換了一個人一樣。」

 

  月島沒有回話,只是一直盯著黑尾。

 

  戲逐漸進入尾聲,黑尾將舞台上原先就不多的道具全部摔爛,發出了像是野獸般的嚎叫。那是即使狼狽不堪,也依舊緊抓著自尊不願放手,孤獨又高傲的野獸的怒吼。

  一聲一聲地,撞了了月島的心裡。

 

  月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場表演,那場將他拖進了這個世界的表演。

  明明是完全不一樣的戲、不一樣的演員,但他卻再次感受到了當時的衝擊。

 

 

 

  他想要找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02|

 

  「赤葦さん以前也是戲劇系的?」

  月島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啊,眼鏡くん是一年級的所以不知道呢。」

  及川用右手手掌托住臉頰,露出了似乎意有所指的笑容。

  「赤葦くん是升大二的時候才轉到劇設去的,因為成績好,加上共同科目不少,所以不需要降級,而是留在大二。」

 

  「……這樣啊。」

  月島低語著,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這樣確實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赤葦會這麼熟悉戲劇系的事了,但是——

 

  「那麼,你難道沒有什麼要問了的嗎?眼鏡くん?」

  看著及川笑瞇瞇的臉,月島突然理解為什麼黑尾會要他盡量遠離這個人了。

 

  真是惡趣味。他想,但還是隨著對方所想問了出口。

  「為什麼?既然成績那麼好、也不是沒有興趣,為什麼赤葦さん還要轉系?」


  他不懂。赤葦看著舞台的眼神,無疑是充滿熱忱的,就像他一樣,就像他們一樣,那是渴望融入舞台,將生命在舞台上燃燒的人會有的眼神。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

 

  「因為在大一的期末公演出了意外。」

  及川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收起了調笑,而是端起了正經嚴肅的表情,月島一瞬間竟有些無法適應。

 

  但及川說出口的下一句話,馬上讓他將這一點點的不適應,拋到了九霄雲外。

 

 

 

  「赤葦京治他、差一點就失手把對戲的演員殺掉了。」

 

 

 

 

 

03|

 

  「停!」

  黑尾拍了一下手,制止了月島演到一半的動作,然後皺著眉開口。

  「ツッキー,剛才那個地方——」

 

  「我知道不行。」

  打斷黑尾的話,月島退到線外,拿起地上的礦泉水灌了一大口。


  根本不用黑尾提醒,月島也知道自己剛剛的表演糟透了。這樣的話不要說公演了,根本連下一次的排練都無法上台。 

  雖然他主修的是劇作,但這並不代表他可以擺爛表演課,而且如果連這種程度的劇本他都無法入戲,那他也根本摸不到劇本最重要的靈魂。

 

  他根本不可能寫出好的劇本。

 

  「不,你只知道不行,但不知道是哪裡不行。」

  看著臉上寫滿焦躁的月島,黑尾雙手環胸,一針見血地指出。

 

  「不然你倒是說說看我該怎麼做啊!」

  手上一使力,月島用力將捏爛的空寶特瓶砸在地上。

  「我跟你不一樣,我做不到真正意義上的融入角色!在明知道是扮演的前提之下,我無法做到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來演戲!」

 

  激動的顏色染上了他的臉頰,汗水從額上沿著頸子滑進領口,胸膛也因為快速說話而劇烈起伏著。就像是被情緒感染一樣,平常只是模模糊糊的想法,現在卻自然而然地溜了出口。

 

  不是他不想做,他已經試著努力過了,但卻還是——

 

  「我跟你不一樣!我不是天才!」

 

  看著激動起來的月島,黑尾先是愣了一下。

  然後愉快地、笑了。

 

  「剛剛這段就不錯。」

 

  「啊?」

  還沒從情緒中回過神,月島只是茫然地看著似乎笑得很開心的黑尾。

 

  「你看得太清楚了,月島。表演並不是需要這麼一板一眼的東西。」

  拿起自己肩上的毛巾替後輩精緻的臉龐擦了擦汗,黑尾拿掉了月島鼻樑上的眼鏡,輕輕將他推回舞台線內。


  「記住剛剛的感覺,不要總想著讓自己成為角色,而是要讓角色成為你。」

 

 


  「再演一次吧。」

 

 

 

 

 

04|

 

  ——我的立場已經堅決,為了復仇我可以做出任何事!除了我自己的意志以外,全世界誰也不能阻止我!

 

  「……かーし!……放開……!」

 

  ——我要叫他匐匍在我的腳下,讓他幽深黑暗不見天日的靈魂永墮地獄!

 

  「快點住手!あかーし!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赤葦!」

 

  ——我要親手捏碎他的喉嚨!

 

  「赤葦京治!」

 

 

  他感覺到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後拖去,離他的仇人越來越遠。

  他拼命掙扎著,抵抗著困住他四肢的束縛,發出了不成句的咆哮。


  身邊的那團黑霧還在,還包圍著他,而且越來越濃,逐漸吞噬掉他的身體、他的理智,將一切都捲入毀滅的漩渦之中。

 

  還不夠,還要再更深入才行,要是沒有阻礙的話……

  為什麼要阻止他?明明只差一步而已、就只差一步他就可以親手復仇——

 

  「看著我!赤葦京治!」

 

  突然間,一道強而有力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在那瞬間看到了像是幻覺一樣的光景。

  他正往某個深不見底的坑洞快速墜落,眼前所及盡是一片漆黑,但那道陽光就這麼突然地闖了進來,不分由說地將他從濃烈的黑暗中拉出。

 

  他總算看清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壓住他的人,那個人有著一頭向上梳起的誇張髮型,金黃色的眼瞳直直地盯著他,明亮的顏色就像剛才幻覺中看見的陽光一樣。

 

  那個人在確認他的眼中出現了自己的身影之後,用著不適合他的正經表情問著。

  「看著我的眼睛,然後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誰……?」

  他茫然地跟著附述,聲音沙啞得像是喉嚨裡沒有一絲水分。

 

  他是誰?眼前的人又是誰?

  他應該要知道的才對,明明不可能會忘記的才對,但是、頭好痛……

 

  「你是赤葦、赤葦京治!」

  在想出來之前,那個人就已經大聲說出了答案。

 

  肯定地、確定地、篤定地,彷彿就算他無數次地忘記自己是誰,那個人一定也會比任何人、甚至比他自己都還要確信地告訴他。

 

  他就是赤葦京治。

  除此之外誰都不是。

 

  「你已經不在舞台上了,你已經不是劇本裡的角色了。」

  那個人說著,然後鬆開了壓著他的手,將他扶了起來。

 

  被對方厚實的手掌撐著背,赤葦半坐在地上,眨了眨還是沒有聚焦的雙眼。

  眼前的景象還是模模糊糊的,就連記憶也是。


  赤葦不是很確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直覺地叫了眼前的人的名字。

  「木兔、さん?」

 

  「是的,我是木兔光太郎。」

  木兔像是終於放下心來鬆了一大口氣,然後伸手抱住了赤葦。

  用力地,像是害怕他會就此消失一樣。

 

  「是你的木兔さん。」

 

 

 

 

 

05|

 

  「總之,先坐下來吧,赤葦。」

  木兔笑著,拍了拍屁股底下還有一半空位的鋼琴椅。


  那裡一直都是屬於赤葦的特等席。

 

  赤葦猶豫了一會,還是敵不過木兔閃亮亮的眼神,而背靠著背坐下了。

  感受到身後傳來的體溫,木兔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轉過頭,將雙手放上琴鍵,先像確認音準一般壓了幾個鍵,接著才輕巧地彈了起來。

 

  木兔彈的是他最近正在寫的曲子。

  作為決定及格與否的期末作業,木兔這一個禮拜都一直在思索曲子的結尾,在宿舍裡彈奏的次數多到赤葦光是聽見第一個小節,就知道是這首了。

 

  聽著熟悉的旋律,赤葦突然很想說些什麼,但真的張開了嘴巴之後,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而木兔看起來更是沒有要說話的打算,彈著彈著甚至還哼了起來。

 

  低沉的鼻音平穩地在客廳迴響著,連帶著赤葦的內心也逐漸安定了下來,不再像先前那樣躁動不安。

  就像是某種魔咒一樣。赤葦想,然後閉上了眼睛。

 

  木兔的音樂就像他的人一樣,宛如照耀世間的陽光,即使是慢板的曲子,也充滿了蓬勃的生命力,但其中又有種說不出的溫柔。

 

  這樣的旋律深深吸引著赤葦,從最初相遇的時候,直到現在仍舊如此。

 

  就在赤葦因為以為這樣平靜的時光,會一直持續下去時,木兔突然開口了。

 

  「我說赤葦啊。」

  木兔說著,彈琴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我呢,因為不是很聰明,有時候並不太懂赤葦在想什麼,或者是煩惱什麼。但赤葦是因為真心喜歡表演,所以才會進入戲劇系,這點程度的事我還是知道的。」

 

  赤葦沒有回話,只是默默地握緊了放在腿上的手。

 

  「因為我也是這樣啊。因為喜歡音樂,所以才會來到這裡。」

  木兔繼續說著,語氣裡帶著淺淺的笑意。

  「因為喜歡,所以不管中間過程有多痛苦,像是怎麼都彈不出想要的感覺啦,就是沒有辦法把腦中的旋律實際寫出來啦——不管失敗了多少次,灰心了多少次,只要在最後一次能成功,那瞬間感受到的成就感和暢快感就能敵過一切。」

 

  赤葦不用回頭,就想像得出木兔的臉上,現在掛著的是什麼樣的表情。

 

  那肯定是十分愉快的笑容吧。

 

  「赤葦啊,我是因為開心才會寫曲的,赤葦也是這樣的吧?」

  聽到木兔的問句,赤葦抿緊嘴唇,低下了頭,雙手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在舞台上做出那樣的事,他哪裡還有資格談喜不喜歡呢。

 

  但木兔接著說出的話,讓赤葦瞪大了眼睛。

 

  「所以啊,要是赤葦哪天覺得害怕了、恐懼了、不開心了,那麼逃走也是可以的喔。」

 

  「咦?」

  赤葦猛然回過頭,然後一眼撞進了金黃色的世界裡。

 

  鋼琴的旋律仍舊迴盪著,就和面前的雙眼一樣滿溢著溫柔。

 

  「逃避不是錯誤,而是正正當當的一種解決方式。」

 

 

 

 

 

06|

 

  「黑尾さん,稍微借一步說話。」

 

  在旁邊看著整齣戲的排練,赤葦的表情隨著劇情進行而越來越嚴肅,在最後一幕結束後,終於忍不住拉了拉黑尾的衣襬。

 

  黑尾看了赤葦一眼,又將視線轉回舞台上的身影,似乎還沒完全從角色中走出,月島跪在木地板上喘著氣,雙眼的焦距還渙散無法集中著。

 

  「木兔さん。」

  「はい。」

 

  赤葦輕輕喊了一聲,木兔馬上理解地奪下黑尾手上的毛巾跟水壺,雙手撐地直接翻上舞台,大步走到月島身邊。

 

  「ツッキー,辛苦了!剛剛演得超棒的!先喝點水休息一下。」

  確認月島在木兔的引導下,開始小口小口喝起水,黑尾才跟著赤葦走到觀眾席中間附近的位置。

 

  從眼角的餘光瞄去,赤葦看到月島已經從入戲的狀態回復過來,正被木兔拉著抓去舞台邊的鋼琴,抵抗無效之後一臉嫌麻煩的模樣。

  將月島壓下強迫他坐在鋼琴椅上,木兔接著又無視月島的抗議,從後面抓著月島的雙手,放到琴鍵上彈了起來。

 

  斷斷續續的旋律也傳到了赤葦和黑尾站著的地方。

 

  「就像是兩隻小動物在打鬧一樣。」

  黑尾代替赤葦說出了感想,他的目光不知何時也移向舞台上的兩人。

  「想吃醋都吃不起來呢。」

 

  「是啊。」

  赤葦知道那是木兔在用他的方式引導月島放鬆,就像他以前對自己做的事一樣,他還不至於為了這點事幼稚地跟月島計較。

 

  「不過ツッキー平常除了練戲之外都不太讓我碰,真羨慕木兔那傢伙。」

  他聽見黑尾咂了咂嘴,然後還嘀咕著等到晚上ツッキー你就知道了。

 

  「是啊。」

  他還不至於為了這點事幼稚地跟月島計較,不過該有的補償還是要有才行。

 

  「那麼,說吧。」

  重新將視線轉回來,黑尾將身體半靠在椅背上,露出某種介於失笑與調笑間的表情。但相處了快兩年的時光,赤葦一眼就看出,黑尾眼中根本沒有笑意。

 

  然而就像赤葦能看穿他的偽裝,黑尾也同樣看得出赤葦的猶豫,所以又接著補上了一句。


  「我大概猜得到你想說什麼。」

 

  在這一點上,黑尾也是個不輸木兔的溫柔前輩。

  赤葦有點感概,而這也正是他無法理解的地方。

 

  明明黑尾應該比他還更清楚的才對啊。

 

  「黑尾さん。」

  赤葦頓了頓,像是在思考著用詞,但最後還是決定直白地說了。

 

  「我想你應該、不,你肯定是知道的,月島和我是同一類的人。」

  雖然那件事已經快過去一年了,聽著從自己口中說出的話,赤葦還是覺得自己的聲音幾不可聞地顫抖了起來。

 

  「我們沒辦法像你跟木兔さん,清楚分割兩個世界的差別,或是單純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支配情緒,這不是努力就能解決的問題。」

  黑尾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赤葦陳述。


  「我們跟你們不一樣,一但真正意義上的入戲,就再也出不來了。」


  就像曾經的他一樣。 

  那時的他還有木兔拉回自己,但是月島呢?


  有人能夠救得了月島嗎?


  要是有的話,一定是眼前這個男人吧。


  「黑尾さん,現在還來的及,還來得及收手。」

  赤葦抬起頭,臉上寫滿了擔憂和認真。

  「不能讓月島再繼續演下去了,不能讓他變得跟我一樣。」

 

 

 

  「我不希望看到他就這麼毀掉。」




TBC……?




我原本主要是想寫黑月(或者說月島主角)的,結果後面都是兔赤的戲分,明明是類似回顧的劇情,但感覺赤葦都快變成主角了XDDD

然後木兔好蘇,怎麼會這麼蘇啊,你是誰啊你才不是木兔吧。在寫的時候一直很奇怪明明我不是木兔推,但怎麼覺得木兔這麼帥(混亂

是說黑尾好影薄喔,說好的第二男主角捏?及川的存在感都快比他強了。

月島只有前面有台詞,後面也默默淡化了XDDD因為劇情都被我省略掉了



順帶一提,時間順序是:

4(赤葦大一下期末)→

5(同上)→

1(月島入學)→

2≒3(中間隨便一段時間)→

6(月島大一下期中完一陣子)


不過其實也不用太考據啦反正我應該是不會再寫了啊哈哈(#

總之是個突然想到、不小心寫一下、字數就爆掉的小段子集,本來是堆在噗浪上的,不過看了看發現變得有夠長,就整理整理移過來了。

一開始大概設定了十幾個人的科系跟主修,但實際寫起來的主線果然還是這四隻www

不對才沒有主線我才不會繼續寫(


好啦認真說,是因為這個パロ太長,又有一大堆要查的資料,可能還要翻一堆劇本甚至自己編,而且重點是這種類型的故事寫起來很累。

要認真去寫出那種入戲感、寫那種崩潰邊緣的感覺太累了。


所以就這樣(欸

不過有興趣的可以來單純聊聊劇情哈哈哈,或是來討論設定什麼的都可以如果要接過去寫就更好了


PS:第五段裡赤葦說的台詞,是我從哈姆雷特裡面隨便拼出來+改寫的w

评论(15)
热度(7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