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ぼくあか/兔赤】咖啡因中毒

*使西不小心點到的,tag就是咖啡因中毒

*玩了肖想已久的結尾方式

*不論如何,選擇都是很重要的(認真





  咖啡因中毒。

  看著辦公桌上幾乎可以堆成一座小山的空咖啡罐,赤葦腦中突然突然浮現了這個名詞。

  以前偶然看過的解釋是怎麼說的來著……咖啡因中毒的症狀是煩躁、緊張、失眠和消化道不適,有點類似恐慌症和全面化焦慮症。

  想到這裡,赤葦苦笑著搖了搖頭。

  如果是這樣的症狀,大概也不需要繼續喝咖啡,只要再多來幾個案子、多加幾天班,就會得到相同的效果了。但他本來就是要逃避這些症狀,才會把自己埋進工作之中,在這樣下去的話,就要本末倒置了。

  今天就先做到這裡吧。

  將桌上的電腦關機,收起參考用的書面資料放進公事包,赤葦抓起西裝外套掛在手上,接著關掉檯燈,離開了一片漆黑的辦公室。

 

  末班車早就已經開走了,赤葦斟酌著這個時間地點不好叫計程車,或者說光等待的時間就不知道要花上多久,反正租屋處就算用走的也大概不到一小時的路程,就沒有停留地邁開了步伐。

  即使已經入秋好一陣子了,深夜的氣溫卻也只是微涼而已,赤葦一邊想著還好沒有穿上外套,一邊將本來就調鬆的領帶拉得更開。

  看來環保團體整天宣導的全球暖化不是叫假的啊。

  反手拉住一位差點在他旁邊直面跌倒的上班族,赤葦在對方身上聞到了濃濃的酒味。抓著對方的手臂,把人扶去路旁坐下,輕聲詢問了有沒有人能來接你?需不需要幫忙?卻只得到幾下搖頭。

  也不強求,赤葦重新拿起公事包,往回家的方向走去,只是眼角餘光瞄見,那個上班族似乎撐著矮花壇吐了起來。

  啊啊,以前也經歷過那樣的情況呢。

  赤葦感慨著,正因為是那樣狼狽的模樣,才更不想要向熟人請求協助,不想要讓自己這般軟弱、無力的一面被熟人看到。

  但即使如此、即使他都傳了會自己回家的訊息過去,那個人總還是會找到半夜癱坐在路邊的他。那個人會問他還站得起來嗎?然後拍著他的背,遞給他一罐礦泉水,最後再背著他走回去。

  明明最希望能在那個人面前保持最完美的形象,卻偏偏每個最糟的一面都讓他看見了。但意外地,並沒有太大的排斥。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不管是怎樣的他,也許都會一概被包容的吧。赤葦知道自己其實暗自這麼期待著。就像是現在,他也覺得那個人也許下一秒就會出現在轉角一樣。

  ……哈、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嘆了一口氣,赤葦突然覺得有些冷了起來。

 

  跟估計的差不多,赤葦在莫約四十多分鐘後抵達了租屋處。因為就業後也還會定期運動的關係,赤葦並不覺得特別累或喘,只是被皮鞋緊緊包覆的腳尖有點痛,襯衫背後也濕了一小塊。

  他將公事包換到另一隻手,從外套口袋掏出鑰匙,打開了面前的大門,然後習慣性地朝裡頭喊了一句。

  「我回來了。」




TBC

 

想看、木兔さん沒有出現的故事→往這邊走

想看、木兔さん出現的故事→往這邊走






我終於!玩了雙結局!

 

在pixiv上看到有人這麼玩之後就一直想試一次,只是沒想到會先用在兔赤上而已wwwwww

怕有人先拉下來被劇透就不說太多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選到自己喜歡的結局呢?(笑)




PS:被莫名其妙的詞判定為敏感詞,嘗試了快一個小時才找到我現在有點腦充血,有點忘記原本要打什麼了(倒

评论(17)
热度(42)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