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傷

*CWT44無料配布

*1818字的短打

*月島不管到哪裡都是弟屬性

*通篇沒什麼實質內容,就是日常




  「嘁、」

  排球隊練習賽進行到一半,月島螢突然握住右手,嘖了一聲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怎麼了?」

  「學弟沒事吧?」

  發現月島的異樣,教練馬上喊了暫停,其他隊員也紛紛圍了上去關切。

  畢竟這個二年級的學弟可是他們隊上的攔網主力,一年級後半就成為一年級裡唯一一個正選隊員,二年級的現在更是掌握了整個攔網關鍵的司令塔,要是因為受傷導致之後的正式比賽無法上場,對球隊的損失可是難以估量。

  另一方面,雖然月島乍看之下是個個性其實不太討喜的學弟,但相處久了大概知道該怎麼應對之後,交流上就變得簡單了許多。隊員們也慢慢發現一些這個學弟的可愛之處,例如只要要求合理其實很聽學長的話、有著像是女孩子一樣的食量和飲食喜好、不知道為何總會想把他當成家裡正在反抗期的弟弟照顧……等等。

  就算有時候從月島口中說出的話還是可以氣死人,但已經不會像最開始時那麼讓人不爽,基本上都會被當作月島獨特的與人交流方式理解了。

  所以圍上去的隊員們半是擔心比賽,另一半也是真的擔心月島的狀況。


  「沒什麼。」

  瞥了一眼靠過來的隊友們,月島攤開了右手手掌。

  「只是手指被球戳到了。」

  雖然語氣跟表情都相當輕描淡寫,但月島右手無名指的前兩個指節,明顯紅腫了起來。

  「這才不算沒什麼吧喂。」

  「光看就覺得痛。」

  「快、快去包紮!」

  「等、我還可以繼續、等等!」

  圍觀的隊員們一點都不顧月島的抵抗,半推半拉硬是把月島帶了下場。

  「月島,都已經是最後一局了,你就直接休息到比賽結束吧。」

  最後連教練都開口這麼說了,月島也只好乖乖坐到板凳上,讓球隊經理拿急救箱來幫自己包紮手指。

  他就這樣坐在場邊看完整場練習賽,直到比賽結束後才跟著列隊行禮。而在這之間,對面球網的那道視線一直牢牢地盯著他看,甚至比平時還要更加明顯。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下場的啊……

  月島邊鞠躬邊想著,在抬頭的那一瞬,剛好對上了那道視線。

  黃褐色的眼睛眨了眨,視線的主人對了月島露出笑,然後馬上轉頭對的自己的隊友大喊。

  「喂!比完賽我就先回去了啊!」

  「是、是!謝謝黑尾さん抽空回來指導!」

  得到現任主將的同意和教練的點頭,黑尾鐵朗繞過球網,在眾人錯愕的神情中,一把抓住月島的手,不分由說地就把人往體育館外拖走。

  「等、黑尾さん……!」

  有點窘迫地跟著黑尾,月島回過頭使了個眼神向自家主將求救。

  「喂黑尾!不要總是誘拐我們家的學弟啊!」

  招架不了學弟小動物般求救的眼神,雖然知道說了大概也沒什麼用,主將還是朝著黑尾大喊。

  「少囉嗦!都受傷了就不用收拾了吧!」

  當了四年的對手彼此都很熟了,黑尾也不客氣地直接吼了回去。

  「再說了,我認識ツッキー的時間可是比你早了整整三年,哪用得著誘拐啊!」

  給了月島一個「我盡力了但你也看到結果如何」的眼神,馬上收到月島一個皺眉表示「主將真是沒用」。面對學弟的指控,主將也只能苦笑地看著月島就這樣被黑尾架走。


  月島入隊快要兩年,大家都明瞭要是在跟某大的練習賽中發生什麼事,最關心他的狀況的不是自家隊友,而一直都是對方隊伍裡的黑尾。

  不是指他們自己不關心,而是對面那個雞冠頭關心過度了。

  幾乎不用打聽,兩校球隊的人自然而然就都知道,黑尾跟月島高中時就認識了,也知道兩人現在共租一間公寓一起住。平日有事沒事就會看到黑尾跑來找月島的大學照人,假日也常常看到兩人同時出沒在學校周邊的店家,總之看起來感情還不錯的樣子。

  但詳細情形沒人敢問,也沒人打算去問。畢竟有些事大家自己猜測也能摸到個七八分,倒也沒有必要去特意戳破。

  問了也只是白挨一顆閃光彈而已。



  「抱歉ツッキー!我剛剛打得太大力了!」

  離開體育館走在校園中,黑尾一臉自責地對月島說著,但月島只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不、這又不是黑尾さん的錯,排球本來就是這種運動。」

  「可是很痛吧?」

  抓著月島的手又反覆翻看了幾次,黑尾簡直想給半小時前的自己一拳。

  ツッキー這麼漂亮的手指居然被你這渾蛋給打傷了啊!

  「倒也不是特別痛……」

  面對黑尾的問句,月島悄悄轉開了視線。

  說實話其實蠻痛的,但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讓黑尾這麼擔心,畢竟這真的是很常見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了月島的想法,黑尾也沒在這點上多說什麼,只是又心疼地輕握住月島的手。

  而被黑尾輕輕握著,月島竟覺得手指上的疼痛似乎因為黑尾傳來的熱度,而削減了許多。

  「總之回家先冰敷,晚上我再一邊熱敷一邊幫你按摩。」

  「好。」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了,要好好保養才行。」

  「嗯。」

  「待會要不要順路去買個蛋糕?」

  「要。」


  轉頭看向月島,黑尾咧開了大大了笑容。

  「那、就回家吧。」

  於是月島也跟著笑了。

  「好,回家。」


END




原本是上禮拜就要發的,結果我忘記了XDDDD

後記沒什麼想說的,本來這篇就只是因為CWT44沒看到任何黑月新刊,覺得「怎麼可以這樣!」,臨時跟CC要了題目壓線寫出來的,並沒有經過太多的深思熟慮wwwwwww

硬要說的話,大概是兩校的隊員都辛苦了(欸

順帶一提個不太重要的,這篇的世界線跟生日系列是同一條www




同場加映一下。




  「主將,月島さん跟那個、黑、黑、」

  「黑尾さん嗎?」

  「對對,月島さん跟黑尾さん是什麼關係呢?」

  「……不要問。」

  「主將?」

  「不要問,乖乖看著,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開玩笑,他們這些跟黑尾同屆的大四可是被糊弄了兩年,接著疑神疑鬼了一年,最後總算模模糊糊搞懂後又被閃了整整一年啊!不要以為你是大一學弟就可以躲避掉學長們的辛酸血淚史!


END

评论(6)
热度(9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