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撒嬌

*1277字的短打

*看到這篇就代表原本想寫的那篇窗掉了

*因為是臨時趕工的小段子,大概八成都是對話

黑月日快樂!!!




  在月島手中的書被翻過三分之二左右的時候,從玄關傳來了用鑰匙開門的聲音。

  黑尾さん回來了?月島有些意外地想著,順勢瞥了一眼手錶,才發現時針已經默默走到了九的位置。

  最近黑尾的小組突然被丟了一個急件企劃,導致整個小組的成員都在連夜加班趕工,前幾天黑尾甚至是忙到月島睡了才回來,今天已經算是比較早的了。

  聽到開門聲之後,月島並沒有馬上起身,而是慢條斯理地將書看到一個段落,才夾進書籤收好往門口移動。


  一走到客廳,眼前的景象讓月島愣住了一瞬。

  終於回來的黑尾不知為何正面朝下趴著,一大個人賴在客廳地板動也不動,看不見他的表情。

  看著連鞋子都沒脫,公事包也隨便扔在一旁,就黏在地上裝死的黑尾,月島眨了眨眼走到對方身旁,悄悄地嗅了嗅周遭的空氣。

  嗯,沒有酒味。

  從腦海中刪除掉喝醉的可能性,月島在黑尾面前蹲下,然後伸出了右手。


  戳。

  沒有反應。

  戳、戳。

  還是沒有反應。

  戳、戳、戳。

  啊,動了。


  被月島戳了幾下後,眼前的人形雞冠頭微微蠕動著,接著突然大力向前撲去,將月島抱著推倒在地。

  「痛……黑尾さん?」

  不小的重量朝著自己壓過來,月島直接被推得仰躺到了地上。他感覺著轉為掛在他身上的熱度、像是溺水者抓住浮木般的擁抱,還有蹭在肩窩的有些剛直的頭髮,輕輕吁了一口氣。

  如果是黑尾さん的話,這時候會做些什麼呢?

  月島回想著,然後付諸了行動。他一隻手回抱黑尾後背,另一隻手撫上黑尾的頭,輕輕揉著掌下有些扎手的頭髮。


  「黑尾さん已經很努力了呢。」

  月島和聲說著,語氣中帶著連自己都有些訝異的溫柔。

  過了半晌,才聽到懷中傳了一聲彷若鼻音的回應。

  「……嗯。」

  「工作辛苦了。」

  「嗯。」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嗯。」

  「真的有好好努力過了呢。」

  「嗯。」

  「現在已經回到了家。」

  「嗯。」

  「所以可以休息了喔。」


  「……螢。」

  動了動腦袋,黑尾沒有抬頭,只是又往月島懷中鑽了鑽。

  「はい。」

  「我想要吃螢煮的宵夜。」

  「はい,待會幫你煮麵。」

  「晚點可以掏耳朵嗎?」

  「はい。」

  「膝枕的方式喔?」

  「はい。」

  「那一起洗澡?」

  「はい。」

  「幫螢擦頭髮?」

  「はい。」

  「螢。」

  「はい?」


  黑尾總算抬起了頭,看著眼前似乎帶著淡淡微笑的戀人,半是感歎半是困惑地詢問。

  「你今天特別溫柔呢。」

  「這個啊。」

  月島加深了唇邊的弧度,像是因為惡作劇成功而開心的小孩一樣。

  「因為難得看到黑尾さん示弱的樣子呢。」

  面對這樣的月島,黑尾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是的……」


  然後下一秒馬上又回復了本性,勾起了壞心的笑。

  「那、可以SEX嗎?」

  「這個不行,我明天有早課。」

  「欸——」

  「我可不想要因為奇怪的原因而遲到。」

  「那、晚上一起睡覺?」

  「はい。」

  「最後一個。」

  「請說。」

  「再維持一下子、這樣的。」

  「はい。」


  月島抱著黑尾,繼續輕撫著黑尾的頭髮,就像黑尾總是對他做的一樣。

  然後,他聽見了他的戀人一如既往的話語。


  「ただいま,螢。」

  「おかえりなさい,黑尾さん。」




END




這一兩周我過得就跟黑尾一樣,只能寫出這樣超級短的東西,好想要有一隻月島在家裡等我,還會在我回家時給我抱抱喔。・゚・(ノД`)・゚・。(醒醒


其他等我忙完再來改(躺

评论(12)
热度(11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