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目光

*2040字的短打

*答應寫給hana跟尊田的小段子

*但已經不是小段子而是變成普通短篇了

*其實不是情人節賀文,但都壓線了還是當作是情人節賀文好了,總之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咦




  黑尾鐵朗其實沒有特別喜歡做料理。

  雖然他總是能做得不錯,甚至算得上是擅長,但卻沒有特別喜歡。畢竟他最開始學著進廚房並不是因為興趣,而只是單純想要填飽肚子。

  黑尾家是雙薪家庭,而且因為父母工作性質的緣故,並不是每天都會在晚餐時間前回到家,更不要說開火做飯。由於這樣的緣故,黑尾大概從小學時期,就習慣經常跟著父母餐餐外食了。如果是雙親都不在家的日子,則是會被扔到熟識的孤爪家一起吃飯。

  而到了國中之後,採取放任主義的黑尾家長更是直接定期給兒子固定的零用錢,至於要怎麼花用全看黑尾自己分配。黑尾也是在這時——因為有想買的遊戲,所以努力在尋找省錢的方法——發現,去超市買時才回來自己煮,比天天去外頭吃飯要來得便宜多了。

  雖然一開始還只能上網查查食譜,做些簡單的料理,但畢竟烹飪技術也是熟能生巧,一段時間之後,黑尾就已經能獨自一人做出滿桌的菜餚了。從此之後,黑尾儼然成為家中的掌廚者。雖然不是特別喜歡料理,但因為名目上是幫全家做飯,所以食材的錢並不會動用到黑尾自己的零用金,所以他也樂得每天花點時間進廚房。

  黑尾並不覺得會做菜是什麼厲害的技能,頂多就是以後上大學或出社會後一個人住時,在吃的方面能多點選擇,再不然就是像鄰居的阿姨大嬸所說,有這樣的好手藝,以後找老婆會有利得多而已。

  所以他向來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他遇到了月島螢。


  在黑尾跟月島順利交往,並在月島上東京的大學開始同居之後,黑尾才發現這位戀人的飲食習慣實在是不怎麼好。

  晚餐首選從來都是超商的微波便當不說,有時候作業太忙經常隨便泡個泡麵或吃個能量棒就解決一餐,甚至不小心錯過時間就不吃了。黑尾在生氣跟擔心的同時,也直接接手包辦了月島的三餐,像高中合宿期間一樣逼著月島吃飯。

  這時黑尾才第一次覺得自己會做料理真好。尤其是在知道月島喜歡甜食之後,更加慶幸以前為了做蘋果派給孤爪,有研究過一陣子的甜品,假日偶爾做個小蛋糕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要看著月島一口一口吃下自己做的料理,雖然他沒有特別說什麼,黑尾還是感到了莫名的滿足感。更不用說是當他久違地烤一次蛋糕時,月島從等待到實際拿起叉子吃完的整個過程,眼神中滿是他自己也沒有發覺的期待。

  黑尾特別喜歡月島這時候閃閃發亮的雙眼。光是可以看到那雙琥珀色眼睛中的喜悅,他就無數次覺得以前花在料理上的時間都沒有白費。

  其實黑尾並不介意一直由他來掌廚,他也沒有掩飾地對月島說過——但他沒說出口的是,這個一直的定義是一輩子——但月島顯然覺得總是麻煩黑尾很不好意思,便主動開口說想要向黑尾學習該如何料理。所以最近黑尾在準備餐點時,月島都會在一旁學著做點簡單的準備。偶爾黑尾也會將不會太麻煩的烹飪步驟交跟月島,自己則是站在旁邊看著,以便隨時可以接手幫忙。

  ……美其名是為了幫忙,但黑尾更多時候真的只是看著月島。看著月島有些嫌棄卻又認真地處理食材、時不時困惑地轉過頭詢問料理步驟、一板一眼地執行著黑尾的指示……只是這樣無比平凡的畫面,黑尾依舊不厭其煩地看著,甚至還會因此高興起來。

  他很喜歡看著月島做菜,因為這會讓他有實感。看著自己的戀人跟自己一起在廚房做著料理,讓黑尾深刻地感覺到他擁有的不是月島一個人,而是一個有著他們兩人的家。


  「黑尾さん。」

  黑尾的胡思亂想,被月島一個呼喚叫了回來。

  「接下來是要……?」

  「接著要加調味。」

  黑尾指著剛才準備好的配料說著。

  「先加兩勺醬油,再來是鹽巴、胡椒——」

  「然後全部攪拌均勻後,再抓適當大小捏成形嗎?」

  搶先黑尾一步說出答案,月島確認一般地問著。

  「沒錯,就是這樣。」

  黑尾肯定地點了點頭。

  月島的優異學習能力,就連在這種地方都能很好的舉一反三。只要黑尾教過一次概念,基本上就只要在再重點處稍微提醒一下就行。剩下的實作部分黑尾也無法幫忙,只能靠月島自己練習了。

  「對,就這樣慢慢放到鍋子裡煎。」

  指示完下一個步驟,黑尾看著月島握著平底鍋跟鍋鏟小心翼翼的模樣,覺得只是煎東西而已,經過最近的練習後應該不會出什麼大錯,便放心地打算先去處理其他的菜餚。

  結果他正要轉身,就聽到月島慌張的聲音。

  「黑尾さん!」

  發現黑尾突然移開視線,所以現在並沒有人幫他檢查料理方法有無差錯,對自己的手藝還不是很有自信的月島下意識就喊了出來。

  「不要走掉!看著我!」

  ……天啊這個生物是什麼怎麼可以這麼可愛這樣沒有問題嗎這麼可愛真的沒有犯法嗎不對就算犯法也沒關係請跟我結婚!!!

  黑尾腦中一瞬間刷過無數彈幕,甚至覺得連鼻血都要噴出來了,但他同時也總動員最大的理性,用盡全力把各種奇怪的思緒壓了下去,才偷偷在心中喘了一大口氣。

  ツッキー實在太可愛差點就要死掉了好險。

  比起奔流的思緒,黑尾最後做出的動作只是小小跨一步,走回了月島身邊。

  「我會看著你的。」

  對著滿臉不安的戀人,黑尾伸手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背,然後有力地說著。

  「放心繼續吧。」


  我會一直看著你的,現在是,未來也是。

  直到生命的盡頭。




END


……讓我想想原本那篇情人節賀文要明天來趕趕看還是等3/14再發。


喔對了還有其實黑尾跟月島在做的是漢堡排(不重要

评论(14)
热度(89)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