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月島廚。
主黑月黑、副赤兔赤、葦月葦。
第三體育館組可拆可逆的無節操狀態。
基本上HQ!!的CP全部通吃。
不標tag主義者,請自行避雷。
歡迎搭訕\(°∀° *)/

【HQ!!/クロ月/黑月】你其實都記得

*用了作弊伎倆(略

〈床邊的巧克力〉時隔一年又一個月才生出的後續

*聽說原本是2/14要寫結果拖到現在

*好像有點超展開的樣子,應該啦

祝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




  你其實都記得。


  不管是那個人溫柔中帶著連他自己也沒察覺的哀傷的話語,或者是他像是懺悔又像是冀求一般的細細叮囑,你全部都記得。

  一字不漏,一句不忘地記在腦中。

  無法遺忘。



  剩餘時間還有十六個小時。


  在聞到熟悉的食物香氣之後,你睜開了眼睛。眼前是與記憶中無異的天花板,並不嶄新,卻也不是老舊得發黃,是令人平靜的淡雅白色。是那個人親手刷上的顏色。

  聽見房間門把轉動的聲音,你掛上了不安和戒備的表情。

  你看見那個人向你走近,臉上是溫和的微笑。

  「早安。」他說。


  一切都跟前一天一樣。




  剩餘時間還有十三個小時。


  「請給我兩張電影票。」

  在那個人將其中一張票券跟著爆米花和可樂一起塞給你時,你露出了略顯訝異的表情。

  你確實感到了驚訝,不管經過了幾次,你還是會對那個人敏銳的觀察力感到驚訝。驚訝那個人總是能跟你做出同樣的判斷,就算那個人並不知曉你所擁有的記憶。




  剩餘時間還有十一個小時。


  「試試這個。」

  停住前進的腳步,那個人取下架上的試聽用耳機替你戴上。

  你對那個人突來的動作感到不解,但在仔細聽過音樂後,你瞬間恍然大悟。是在那個家中有著全套專輯的樂團,是你忽略了唱片行貼在外頭的新曲宣傳海報。

  音樂真是神奇的東西,你在心中偷偷感嘆著。即使你只擁有記憶,即使那只是電子訊號所組成的波動,你還是對其產生了共鳴。

  於是你淺淺地笑了,並在同時發現,那個人在看見你的笑容之後,也跟著笑了。




  剩餘時間還有十二個小時。


  「請給我一杯伯爵奶茶。」你對著店員說,含蓄地。

  「一杯焦糖卡布。」那個人拉近菜單,翻過標著飲料的頁面,跟之前無數次一樣地擅自開口。「再一塊草莓蛋糕。」

  如你所料的,那個人將上桌的甜點推向了你,所以你也做出了與先前相同的反應。欲言又止似乎想問些什麼,但最後卻是理解般地眨了眨眼,收下了他的好意。


  「謝謝。」你說,由衷地。

  「不用謝。」你說,他聲音中帶著的感情波動與你相同。




  剩餘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那個……鐵朗、さん。」

  坐在床緣等待著,你用事先決定好的語氣在那個人洗完澡後出了聲。

  你將藏了整天的巧克力拿了出來,那是你趁著那個人去買晚餐材料時,偷偷跑去便利商店買的。你想著如果是他的話,大概會選擇更加高級的種類吧,但你並沒有那個餘裕。那僅僅只是常設架上的商品,然而那個人的開心程度,卻遠超出你的預料之外。

  明明只是如此平庸廉價的禮物,那個人卻用一種這是世界上最棒的珍寶的態度收下了,就因為那是從你手中接下的。你感覺到左胸口附近似乎有些刺痛,但你卻無法判斷原因。

  雖然是意料之外,幸好你的記憶中存有著的範例還足夠應對。你從中綜合出最佳的反應回覆著,然後看著那個人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吃下了巧克力。

  在那一瞬間,你看見那個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暗色的光。你知道那是稱為寂寞與哀傷的情緒,你知道,但你卻無法替那個人彌平那份傷痛,已經沒有人能做到了。

  你盡了最大的努力,才能勉強維持住現在的平衡。你不想,也不被允許打破現狀,那超出了你的能力範圍。本來你在做的就是如履薄冰的事,只要踏錯一步,就有可能全盤崩潰。所以你只能沉默著,盡可能地將傷害減到最小。

  所以你只能編織謊言,假裝時間從來沒有前進。


  「真的很謝謝你,我非常喜歡喔,螢。」

  那個人說,帶著非常幸福的笑容。

  你對此感到了些許的罪惡感,或者說判斷出這個場面應該要產生罪惡感。那不是對你展開的笑容,以前不是、現在不是、當然未來也不會是。你因為獨佔了這樣的表情而產生了罪惡感,連帶著左胸口的刺痛也劇烈了起來。

  你認識這個笑容。在你的記憶之中,在你醒來之後見過了無數次的笑容。

  那是只為了他而展開的笑容。



  「對不起,因為我的自私將你創造了出來。」

  那是你剛擁有意識時,他對你說的第一句話。


  嚴格說起來,你和他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就只是不到一個月的短短時間,但他卻在這段時間裡,把一切都交給了你。他將關於他的一切,全部鉅細靡遺地託付給你了。

  你肯定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他的記憶、他的感情、他的意識,全都化成電子數據儲存在你的腦海裡。你接收的並不只是他的外表跟聲音,不只是他的知識,還包括了他的心。

  你完全複製了他,或者說他將自己複製成了你。

  他創造了你是為了取代他自己,為了讓他在死後能繼續陪在那個人身邊。

  他為此道歉了無數次,你不確定他是在對你說話,或是透過你對著那個人說。但你認為——你用從他那裡複製過來的邏輯思考著——他的判斷是正確的,那個人不能沒有他,如果想要避免那個人在他死後跟著追從而去,除了製造他沒有死的假象之外別無他法。

  所以他創造了你代替他,代替他繼續愛著那個人,同時也被那個人所愛著。

  但我能複製的只有現在。他垂下了眼簾。鐵朗さん的洞察力太高了,未來的未定數太多,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吧。

  如何讓時間停在現在?他想出的方法就是將記憶消除。不是真的消除,為了確保變化維持在容許範圍內,不能真的消除,而是假裝一天過後記憶就會歸零。

  週而復始的謊言。

  讓你做這麼殘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他看著螢幕調整著數據,沒有回頭。我唯一能替你做的,就是把你的感情系統關掉。

  所以你不存在著感情。你能夠判斷、能夠模仿,但卻感知不到。

  你擁有愛,卻感覺不到愛。

  你是這樣被設定的。


  「這是最後一樣東西了。」他輕輕說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了,『月島螢』。」

  你沒有回話,只是看著跟你一模一樣的臉龐陷入了沉睡,然後再也沒有醒過來。


  從那天開始,身為機器人的你取代了身為人類的他。

  用他給的名字與記憶,代替他活在那個人身邊。

  


  剩餘時間還有十六個小時。


  在聞到熟悉的食物香氣之後,你睜開了眼睛。眼前是與記憶中無異的天花板,並不嶄新,卻也不是老舊得發黃,是令人平靜的淡雅白色。在他給你的記憶之中,這篇白色是他和那個人搬到這裡之後,由他親手刷上的顏色。

  聽見房間門把轉動的聲音,你掛上了不安和戒備的表情。必須得演出第一次見到的樣子,而你對此早就熟稔不已。

  你看見那個人向你走近,臉上是溫和的微笑。

  「早安。」那個人說。

  「你是誰?」你聽見自己問,殘忍地。

  一切都跟前一天一樣。


  「……這裡怎麼會有沒吃完的巧克力?」結束了與往常無異的對話,你瞥見了昨天放在床頭櫃上的巧克力,不小心脫口而出。

  「別在意,那就只是個、普通的巧克力而已。」那個人回過頭,又是那種盈滿了悲傷的溫柔笑容。

  左胸口再次抽痛了起來,你差點想要將一切都對那個人坦白。你其實都記得,你記得那是昨天你親手交給他的,你記得這幾年來跟他相處的一切細節,就算想忘也忘不掉,永遠清晰地儲存在腦袋的硬碟中。

  你不確定那是你的意識或是複製的他的意識,又或是兩個都有。你分不出來你跟他的差異,卻又知道你不是真正的他,就像你知道那個人從來不是在對你笑一樣。

  但即使你再怎麼想將一切攤牌,你仍然不被允許這麼做,因為你就是這麼被設定的。更何況代替邏輯的電子運算,也不會讓你做出這樣的舉動。

  所以你只是冷淡地說了句「這樣啊。」,就結束了跟那個人的對話。


  沒關係,不要緊的。

  目送他離開房間,你抓著似乎出現了故障的左胸口,喃喃地對著自己說。

  你並不存在著感情,所以不要緊的。




END


吃太多糖會蛀牙的喔:)

评论(5)
热度(53)
© YU | Powered by LOFTER